《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 - 第8章 懲罰劉貴妃

【下次簽到地點,安寧宮主殿台階前】

腦海里的提示,讓他一怔。

這不就是劉馨的房門口嗎?

聽月如玉說,這劉馨是孤月宗主的親傳弟子,實力相當不俗。

弄不好,自己還沒到房門口,便驚動了她。

但云中鶴一咬牙,還是屏住呼吸,潛了過去。

這已經是最後幾個簽到地點,按照系統的尿性,只要簽到完整個安寧宮,必定有驚天的獎勵。

緊靠着窗檐,雲中鶴一步一挪,終於來到主殿前。

但突然,一個憤怒的聲音,儘管壓得很低,但還是在房間里爆發了出來。

「師妹,我冒着生命危險才潛進來看你,為什麼不讓我碰?難道你昨晚真和皇帝奮戰到了天亮?」

「師兄,我已經解釋過了,今天不方便,希望你理解,更何況,我不是你發泄獸性的工具,請你自重!」

劉馨冷冷地聲音,也是極力壓制着,免得驚了宮女太監們。

雲中鶴心裏倒吸了口涼氣,這事要傳出去,劉貴妃深宮偷人,簡直能驚破天。

「師妹,你彆氣,我實在是太想你和孩子了,沒有不尊重你的意思。」

「最好如此。」

劉馨冷哼了一聲,怎麼看自己師兄都覺得不順眼。

論長相,論雄偉,論心機,師兄王墨離雲中鶴都差十條街。

唯一的優點,也就只剩下出身還算好了。

就他這種衝動性格,昨晚的事情絕不能透露真相,不然肯定會釀出大禍。

但云中鶴這個禍害,必須滅口!

不然這狗奴才拿着自己的把柄,天知道會讓自己幹什麼事情。

想到昨晚,劉馨忍不住臉色一紅,但還是鐵石心腸地說道:

「皇帝身邊,有個叫雲中鶴的太監,給我號過脈,已經知道我有身孕,如果你不想讓我打胎的話,最好快點想辦法除掉他。」

「雲中鶴?」

王墨揣摩着這個名字,搖了搖頭,完全沒有印象。

短短一年時間,依靠裙帶關係,他已經是禁軍的百夫長,整天巡邏,對皇宮大內非常熟悉。

只要是個人物他都認識,尤其皇帝和太后身邊的奴才,任誰都要給三分面子。

「這是哪冒出來的人物?」

王墨皺眉呢喃道。

劉馨冷着臉說:

「我白天已經調查過他,沒有背景,常年住在冷宮,昨天才被皇帝看中,想來也是個有能耐的人,你最好小心些。」

「沒背景就好說,明天我找個理由把他抓入天牢,直接打死就是了。」

「……」

窗外的雲中鶴聽得汗毛倒豎。

心裏忍不住破口大罵。

你麻麻批的大爺,真是無法無天了!

這皇宮大內,天子生活的地方,竟然骯髒到這種程度。

不問是非,面也沒見過,就要害你。

真是可惡。

雲中鶴臉色難看至極。

但他不認為自己能打得過劉馨和她這位師兄。

金剛不壞神功確實厲害,防禦無雙,神力蓋世,但自己的戰鬥經驗……趨於零。

而且也沒有身法傍身。

打起來,八成是個活靶子。

只有別人揍你的份兒,你根本摸不到人家。

「最毒婦人心。」

心裏罵了一句,雲中鶴也不敢在這安寧宮多呆了。

在門口簽到完成,聽着腦海里的提示音,下一次簽到地點,安寧宮主殿梳妝台前,雲中鶴變了臉色。

連狗系統……都欺負自己。

明知道老子進不去,還讓我去裏面簽到,作死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