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 - 第9章 又見皇帝女兒身

天快亮了,大殿里一片狼藉。

劉馨軟倒在床邊,全身都散架了,看雲中鶴的眼神非常複雜。

有恨、有愛、有痴……

他無法理解,這個男人,難道是鐵打的?

而雲中鶴整整兩天晚上沒睡覺,卻半點不覺疲憊。

【叮,您簽遍整個安寧宮,獎勵斗戰之王稱號】

【安寧宮已無您簽到之處,請去天牢門口簽到】

系統提示,讓雲某人頓時一愣。

這不是擺明了把自己往虎口裡送嗎?

進了天牢,你就算有金剛不壞神功傍身,也頂不住人家的歪門邪道。

這世上為難人的法子,不只是酷刑和砍頭。

還有各種語言和身體上的羞辱,足以讓你精神崩潰,不如死掉算了。

尤其……你是個假太監。

一旦暴露,就算王墨治不了你,也得被海富貴抓走,真變成閹狗。

而且,雲中鶴斷定,海富貴這兩天肯定會找自己的麻煩。

一是皇帝喝了那碗下毒的葯膳,什麼事都沒有,海富貴肯定得問清楚。

再就是,凈事房的太監親眼看見皇帝是男人,回去彙報完,海富貴懷疑的第一對象就是自己。

相比落在海公公手裡……小鶴子覺得,還是去天牢比較安全。

思考片刻,雲中鶴睨了劉馨一眼,吩咐道:

「你師兄不是要抓我進天牢嗎,正好我也想去看看,你不要多事,就讓他抓我。」

「抓進去你會沒命的!」

劉貴妃一下子急了。

且不說今晚的露水情緣,就說萬一你死掉,我沒解藥,豈不是要給你陪葬?

現在最不希望雲中鶴出事的,就屬她了。

「我給你吃的不是毒藥,只是嚇唬你的。」

雲中鶴起身張開雙臂。

劉馨滿臉不信,但還是咬牙堅持站起來,乖巧地伺候他穿衣服,忍不住勸道:

「天牢里高手如雲,連我師父都不敢亂闖,你進去真的會死。」

「你師父和海富貴相比,誰厲害一些?」

「他們都是武聖,打過,平手。」

「你師父這麼猛?」

雲中鶴詫異,皺眉詢問道:

「也就是說,海富貴去了天牢里,同樣不敢亂闖,裏面有他都惹不起的蓋世強者?」

劉馨點頭。

「天牢里都是瘋子,海富貴屬於變態,但牢里有比他還變態的存在……我師兄只要把你丟進天牢深處,武聖出手都救不回你。」

媽蛋……

這麼一說,雲中鶴確實有點怕了。

武聖強者,以武入道,可以靈魂出竅,以元神為攻擊手段。

根本不是金剛不壞神功能抵擋的。

「天牢還是要去,但不能被抓進去,得領個差事,想辦法自己去逛一圈。」

雲中鶴呢喃着,心裏有了主意,走前叮囑道:

「你休息吧,儘快把肚子里的貨處理掉,不然小心皇帝對你下毒手。」

鬼鬼祟祟的離開安寧宮,天還沒亮,一路避開巡邏的禁軍,雲中鶴裝出困意,打着哈欠來到太極宮外。

但一張冷漠的臉,卻在等他。

正是逼他進去送葯膳的那個老宮女!

「老祖宗要見你。」

「……」

雲中鶴嘴角抽了抽,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只得硬着頭皮說道:

「陛下讓我伺候他,君命難為,小的實在走不開。」

「嗯?」

老宮女目光一凝,五品氣息外泄,凶相畢露。

雲中鶴連忙說:

「小的也想去見老祖宗,只怕皇帝不同意,請嬤嬤稍等片刻,我進去找陛下請個假,立馬便出來。」

請假……

如果皇帝不準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