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唐當財閥》[我在大唐當財閥] - 第1章

千年風月,夢回大唐。
…… 武德九年,正月。
春寒料峭,萬物復蘇,咸陽城中一派繁華富庶的景象。
楊府,歷經幾個月的動蕩,亂成一鍋粥的內訌,以大房的失敗而告終。
「好傢夥!
洞房花燭夜猝死,然後莫名其妙的穿越,還成了楊家的上門女婿,我算是運氣好,還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卧房裡,蘇羽發獃半天,還是有些難以接受穿越的事實。
尤其是想到前任乾的那些破事兒,以及自身面臨的處境,就有種恨不得一頭撞死的衝動。
這時代,當贅婿是一件很低賤的事情。
寄人籬下,地位卑微,被楊家人冷眼相待,最終前身忍無可忍的爆發了,為了出人頭地,跟二房暗中勾結,謀奪楊家產業。
現在得逞了,此蘇羽卻很不合時宜的穿越奪舍,面對如此尷尬的境地。
「楊金鶴一家子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狠角色,前身個傻帽只是被他們利用了而已,現在他們陰謀得逞,肯定會卸磨……呸!
過河拆橋的。」
蘇羽想到關鍵。
相較於前身,他更加聰明冷靜。
「砰!」
房門忽然被人暴力的推開。
蘇羽抬頭一看,發現是自家娘子——楊慧君。
她穿着一襲月白長裙,身姿高挑,清麗出塵,卻一副怒極的表情,甚至雙眼因為過於憤怒而泛着一抹紅暈。
「娘……娘子。」
蘇羽手足無措的起身站着,心虛的喊了聲。
楊慧君咬牙切齒的說道:「蘇大少爺,這下你該滿意了,出氣出的夠徹底了吧!

!」
「娘子,我……我只是被他們利用了,你要相信我。」
蘇羽硬着頭皮解釋。
「哼,桌子上擺着銀票,你還有臉跟我喊冤,我算是看透你了,你就是個恬不知恥的齷齪小人!」
楊慧君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似乎覺得不解氣,還不忘抽了蘇羽一巴掌。
被自家夫君坑的傾家蕩產,可想而知楊慧君會有多憤怒,恨不得把眼前的臭男人扒皮抽筋,挫骨揚灰。
「啪!」
蘇羽捂着火辣辣疼的臉龐,沒有反抗,他知道純屬自己咎由自取。
儘管自己已經煥然新生,但換不掉滿身罪孽。
過了片刻,楊慧君衝著蘇羽一股腦地宣洩完所有的憤怒,留下一句「恩斷義絕」,便含淚跑開。
「娘子!」
蘇羽正要追過去,轉念一想,又停下腳步。
因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全身而退,接下來不管是福是禍,他都得面對。
現在的楊府已被二房,也就是楊金鶴一家徹底掌控。
楊慧君所在的長房一脈二十多口人,只得像喪家之犬一般,被狼狽不堪的轟了出去。
「真是造孽啊!」
「好好地當個人不行嗎?
非得干這種吃力不討好的蠢事,害得我背負一身罵名。」
「不過問題不大,就以我的專業能力,只要不死,絕對能混出頭!」
想到這,他略感心安。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他想了想,立馬拿起桌上的一沓銀票,抽出三張塞進懷裡,其他大部分銀票拿在手裡。
轉眼間,來人進門。
帶頭的人,赫然是二房之主楊金鶴,屁股後面跟着幾個狗腿子。
見蘇羽拿着銀票杵在那兒,楊金鶴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怎麼著?
你還有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