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盲人院劍斬鬼神》[我在盲人院劍斬鬼神] - 第8章 雷鳳

轟隆…轟隆…

隨着轟隆聲越來越響,大地的震動越來越劇烈,各色的圓點在黑夜裡浮現,原來是或紅或紫或綠的眼睛,各種妖獸瘋狂地奔來。

蘇明的月輪劍斬引來的不只是白鬍子老道,還有這驚人的獸群。

面對這震耳欲聾的獸襲聲以及如海般數不盡的妖獸,老道卻極其淡定,他提着人不急不慢地前進。等到獸潮距離他不到十米的時候,他出手了。

白鬍子老道背後的道劍衝天而起,一道寒光貫穿天地,一串音爆聲響起。道劍飛到天空的至高處,一道閃電被牽引而來,劍光帶着雷電從上而下。

老道低語道:雷鳳!

劍氣將地上砸出了一個深超二米並帶雷電的巨坑,雷電與劍氣以巨坑為中心向四周肆虐,所到之處妖獸灰飛煙滅,大地一片漆黑。調轉方向的妖獸壓根跑不了,雷電的速度太快了,它們在途中便消失了。

老道的雷鳳劍招以巨坑為中心屠戮了半徑三十米的妖獸,僅剩的妖獸視黑色的邊緣為不可逾越的天塹。

「你們還不打算出手嗎?再不出來,老道要走了,老道沒時間和你們耗。」

白鬍子老道的聲音響徹方圓幾公里的天地,但久久未得到回應,他只能冷笑一聲:

「藏頭露尾的鼠輩!」

此時一雙綠油油且大如燈籠的眼睛正站在不遠處的小山上遙遙看着老道離開,這是一隻身長超過五米的巨大雪狼,它渾身銀白色的皮毛在月光下如同一副銀色巨甲,如同小山般的身體上全是健碩的肌肉,它的眼睛充滿了人性。

巨狼的身邊站着一個身穿紅艷衣服的女子,她撐着一把血紅的傘,傘下是一副異常蒼白的女性面孔。

「狼主,咱們就這麼看着這白鬍子老道帶人走?」

「不然呢?你去?你看不出來那個老道是龍虎山的,這手精妙的雷法和劍術至少也得是將級的強者,說不定已經摸到了王級的門檻。就憑我們兩個將級中期的一妖一鬼和這些衛、士、兵級別的廢物能幹什麼,去送死嗎?

再說了,城西那邊傳來消息了,肅清軍那邊也來人了,至少也有將級高手帶領。」

巨狼如同人類一般開口說話。

「狼主,怎麼攻打個小小的白水城會來這麼多的高手?」

「呵呵,你忘記我們來幹什麼的?」

「你是指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來尋找那位的?」

「我猜是這樣,那位既然叛出我們的陣營還受傷了,人類至少要爭取一下。那位雖然受傷跌下了王級,但它的潛力可是驚人的。放心吧,接下來上面還會來人的,我們只需等待就行。」

巨狼對着圓月呼嘯,下面的獸潮頓時如潮水般後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