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當做雜役》[我在武當做雜役] - 第1章 今日之辱,日後十倍奉還

「小蓉,快出來,快出來,快……」

「來啦,來啦!」

院子里響起一聲聲興奮及急促的喊叫,張小蓉放下手中清洗的青菜,一邊應答走出堂屋,一邊把手在衣角邊擦拭着。

來到院子,看着肩上背着兩個布袋的張德,也就是張小蓉的爹,張小蓉驚訝的問道:「爹,怎麼啦?」

張德迫不及待的把肩上的兩個布袋取下來放到木桌上:「嘿嘿,嘿嘿……快來看看,爹給你們買什麼了?」

院子中間的木桌上,放着鼓鼓的兩個布袋,張小蓉好奇的走到木桌前,用那粗糙的手摸了摸布袋。

十八歲芳齡的張小蓉本該是一雙手如柔荑、指如蔥根般的纖纖玉手。奈何要照顧體弱多病的娘,砍柴、挑水、洗衣做飯……一雙玉手硬生生的略顯粗糙!

張德看着自己二女兒左看右瞧,沒有去解開布袋的意思。他雙手就抓着布袋快速的解開,然後往裏面把東西拿出來,興奮的說道:「這是那小子愛吃的燒雞,這是你娘的葯,這是你的香囊,還有鞋子、首飾、大米……」

張小蓉目瞪口呆的看着還在往布袋外面拿東西的爹,抬起頭,挺了挺胸,看着張德問道:「爹,您哪來這麼多銀子,您不是在東街朱員外家做長工嗎?員外家還沒有到開工錢的日子呀?」

張德興奮的笑聲停頓了一下,然後結巴的說道:「這……這是那個……那個員外獎勵的」

張小蓉盯着張德的眼睛再次問道:「那個小氣的員外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爹,您是不是又去賭了?」

東街朱員外,是十里鎮出了名的小氣,張德在那裡做長工,還要自己備吃備住,工錢也是少得可憐,根本不夠養活一家人。眼前這些東西,都抵得上二年的工錢了。張小蓉自然不信。繼續問道「那個朱員外是獎……」

張德眼看自己女兒又問,於是他打斷張小蓉話,說道:「收拾一下,給你娘煎藥去,我……我去做事去了,還有這是那小子學院的恩師禮(學費),往木桌上一扔,轉身就跑了!」

「您怎麼……呃……爹……爹……」看着跑出院子的爹,張小蓉撥弄了一下秀髮,無奈的拿着東西進屋去了……

從自家快速跑出的張德,摸了摸腰間的小布袋,眼睛眯了一下,然後低着頭,往東街唯一的賭坊方向跑去……

同一時辰,位於南街後面的半山腰上的海川學院學堂里,最後一排的書案上,我們的主人公——張鴻學子,自帶飄逸的頭髮,那張痞氣的臉龐還帶着些許稚氣,耳朵聽着先生的『之乎者也』,眼神卻望着那數里之外,若隱若現的山峰……

「張鴻……張鴻……張鴻……」

直到先生的手拍在張鴻頭上,張鴻才收回思緒,我慌亂的站起身來,雙手一握,彎腰低頭道:「先生……」

先生看着我問道:「天時不如地利,下一句是什麼?」

我毫不猶豫的答道:「地利不如人和!」

先生滿意的點點頭,說道:「坐下吧!以後受教要專心。」

「是,先生!」

我剛要坐下,轉過身去的先生把頭轉過來,對着我說道:「明天記得把恩師禮帶來!!!」

「噗……哈哈……哈哈……,原來是他呀!」

「哈哈……我早就猜到是他,看看那窮酸樣……」

「哈哈,我要笑死了,交不起恩師禮來學院幹嘛?」

「……」

隨着學堂學子們哄堂大笑,我瞬間滿臉通紅,低着頭,不敢去看那大笑的同窗一眼,心裏也是五味雜陳。

我也知道,這可能是最後一次了,也許,他再不交恩師禮的話,學院不會再讓他來學院了。他也知道學院也是寬宏大量了。

「安靜,安靜,今日就學到這裡,下學!」先生看了看我,搖着頭說道!

「拜別先生……拜別先生」

接着又是一陣大笑聲傳來,還有陣陣的竊竊私語聲……我站起來,看了看那些交頭接耳的同窗,我心裏更加難受,抱着書本,直接向學院外跑去……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晃悠着腦袋,不知道怎麼跟爹娘說,尤其是我姐姐,我也知道家裡的情況,能夠供着我讀書,完全是我姐姐砍柴拿去賣了,勉強上着學堂。

我抬頭看了看天空心裏想着:「只能放棄了嗎?」

「嘿,哪個不長眼傢伙得罪了我鴻哥啊?!」

隨着肩膀上甩過來一條胳膊,我轉頭就看到他一起從小玩到大的好兄弟——蘇虎

「哎,別提了……」

「咋滴,那老傢伙又催恩師禮啦?」

「是啊!估計明天不交恩師禮,先生會趕我出學堂了」我無奈的說道!

「要不,等下我再去偷我爹的銀子,明天你去交了恩師禮!」

我趕緊搖頭說道:「不行,買葯的銀子我都沒還給你了,大不了,我不去學堂就是。」

「沒事!我不要你還了。」蘇虎拍着胸膛說道。

十里鎮蘇家村,蘇虎的爹是村裡有錢人,蘇虎的姐姐蘇青青更是武當外門弟子,蘇虎的爹是十里鎮遠近聞名的茶商,蘇虎今天也是往自己店鋪送茶葉過來的。

我也知道,他們一家是從外地搬過來的,搬到蘇家村,我姐姐砍的柴也是賣給蘇虎家,聽村裡老人說,當時我一家外姓搬到蘇家村也是處處受排擠,那時候也是蘇家幫了大忙……

「你別不好意思,我說了不要你還,到時候幫我送幾次茶葉就好了!」蘇虎拍了拍張鴻肩膀說道!

我甩了甩頭,收回了思緒,看着眼前大一歲的蘇虎,笑着說道:「真的不行,你家對我們的恩情,我們還沒有報答過,我再不能去麻煩你們家了。」

「報答個鎚子,兄弟不說這些話!今天晚上我就給你送來!」

「就這樣說定了,走去我家吃燒雞去,我知道你好這口,今天給我爹送茶葉,爹給我買了只燒雞……現在我的手還酸着了」蘇虎說完揉了揉那健壯的手臂!

「還是去我家吧,我姐今天說去山上采蘑菇」

「那我把燒雞帶去給小蓉姐嘗一嘗去,小蓉姐也是長……長身體的時候!」蘇虎嘿嘿的笑道!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心思,我姐不抽你,我可會抽你,你最好把你那心思收起來,打我姐的主意,你筋骨是不是該松一鬆了」我瞪着那笑得有點猥瑣的蘇虎,狠狠的說道!

「呃…等等我……,好久沒見到小蓉姐了,是不是又漂亮了,那不用胭脂水粉點綴的臉,那柔若無骨的手怎麼能去砍柴,那盈盈一握的腰肢怎麼挑得起水桶,那挺拔的……」蘇虎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朝張鴻追去。

「不要,你們不要打我爹,求求你們……求求你們……」

張小蓉擋着坐在地上的張德,眼淚嘩嘩的求着坐在木凳上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手拿着扇子,滿眼邪惡的盯着張小蓉上下打量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