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當做雜役》[我在武當做雜役] - 第2章 那個姑娘愛打架

經過老爹那件事以後,我上學院的希望也是徹底破碎,雖然我也沒那心思了。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抵那2兩銀子還差十萬八千里,反而對蘇虎越欠越多了!老爹,也是被這件事影響到了,對家人說了三天好話,還是去朱員外家做長工去了!至於姐姐,就輕鬆多了,多了一個我幫忙了,至於姐姐覺得對我很虧欠,我實在跟姐姐解釋得自己都厭煩了!

「小鴻,把柴挑到蘇老闆那裡去,記得不能要銅錢!」

姐姐那恢復一點紅潤的臉蛋,在初夏的季節里,更加顯得楚楚動人了,那白皙修長的脖頸上,還流着汗珠,就像一個剛剛出浴的美人,天仙下凡一樣!

「看什麼了,姐臉上是不是有蟲子?」

姐姐在我眼前晃了晃,看着我那獃獃的眼神說道!

「姐,你真美,跟村裡蘇毛說的仙女下凡一樣,你說,你這麼漂亮,怎麼就沒有人來提親了?」我退後一步說道!

姐剛開始還陶醉前幾句中,越聽到後面那眉頭皺得越厲害!

「你小子是不是又欠揍了,你這是誇你姐呢?還是損你姐呢?」姐姐揚起的粉拳最終還是沒有落到我身上,那精緻的臉龐更添一抹緋紅……

「妖精???」

挑起柴火,迅速往茶葉商貿蘇老闆家跑去,隨後聽見身後傳來一聲姐的咆哮:「注意安全,早點回來,別去頑皮搗蛋!」

……

十里鎮位於楚北省,遠近聞名的武當山也隸屬十里鎮,大街小巷也不失一片熱鬧景象,各種商鋪,各種當地特產,琳琅滿目,商人,遊客,學子,甚至還有武當外門弟子,雖沒有大城市繁華,但也人氣爆棚,絡繹不絕!

我挑着柴,走在這熱鬧的街道,卻顯得格格不入!

很遠就看到了茶葉商貿的招牌,於是,加快腳步就往店鋪走去,剛準備進去,忽然聽見一個熟悉不過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鴻哥,快放下,跟我去看熱鬧去……」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蘇虎拉着往外面跑去!

被蘇虎拉着穿街走巷,來到人聲鼎沸的北街,北街跟南街相對較遠,但卻是別具一番風味,沒有叫賣聲,卻更多是的歡呼聲,碰撞聲!

「鴻哥,你看,那裡有人切磋…」蘇虎拍了拍我肩膀,指着前面廣場說道!

「你就是帶我來看這個熱鬧嗎?這有什麼好稀奇的?」我瞟了一眼廣場對蘇虎說道!

「4年一次的武當山招收弟子就是在下個月了,你不知道嗎?哦?你也許不知道,你上學可不關心這些事…」蘇虎目不轉睛的看着廣場!

我哪裡不知道,蘇虎的姐姐蘇青青,也就是4年前去的武當,雖然只是外圍弟子,但是在十里鎮來說,很多人還是知道的,也有很多人羨慕着!

武當山招收弟子的條件相當嚴格,除了年齡以外,在十里鎮還只設2個名額,而且還只是外圍弟子,要想成為一名內門以及核心弟子,那得挑戰招收考官……

「呦…這不是交不起恩師禮的窮書生張鴻嗎?」

「不對吧,這是十賭九輸那賭鬼的兒子吧?」

不遠處一群跟張鴻年紀相仿的富家公子哥,看在張鴻這邊,一唱一和的說著!

滿臉譏笑,一邊說,一邊跟後面的同伴介紹着:「你們知道嗎?那小子是我們學院最窮的,全靠家裡姐姐賣柴供着…」

「你是說,蘇家村,那個挑柴火的美人是他姐姐,哎呦喂,真是浪費啊!真是可憐啊!那樣的美人干那樣的粗活…」

「早知道這樣,叫我爹買來給我當丫鬟好了,我會好好照顧她的…」後面那玩着腰間玉佩的公子哥滿臉壞笑道!

「田同文,你有種再說一句……」蘇虎這時候也沒有看向廣場,指着那玩弄玉佩的公子哥!

「我說虎哥,你怎麼跟張鴻這窮酸樣待一起,你不怕掉了自己身價嗎?」

「叫你一聲虎哥,是給你家那老爺子面子,你難道會以為我怕你嗎?」

「我覺得虎哥是看上他姐姐了,小舅子,當然得帶着出來見見世面?」田同文說完,現場爆發一聲聲大笑!

那戴玉佩的公子哥,叫田同文,家裡是做寶石生意的,而且出門帶着護衛,後面那黑衣男子就是田同文的護衛!

「你們,夠了…」

蘇虎握着拳頭,一邊怒目而視喊着,一邊朝他們走去!

「怎麼,蘇…」

「啪!」

同時響起!

田同文話還沒有說完,臉上就出現了一個五指印!捂着臉,嘴角慢慢流出血來!

周圍笑聲戛然而止,安靜的可怕,幾個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是的,田同文被打了,眾目睽睽之下被打了。

而打人的居然是…是張鴻!

然後就聽見一個聲音響起:「說我可以,說我家人跟我兄弟就不行!」

半天反應過來的田同文,都快要跳起來!對着張鴻叫道

「你個狗娘養的,你居然敢…」

「啪」

又是同時響起!

田同文雙手捂着臉,然後用手擦了擦嘴角,低頭看了看手上的血漬,隨着那隻手的顫抖,額頭上更是一根根青筋暴起,臉上的五官更是擠到一起,對着張鴻怒目而視!

「護衛,給我打…往死里打,出了事,我負責…」

「你小子敢打我家公子,今天你就不要回家了」黑衣男子立馬沖了上來。

護衛一拳快速襲來,眼看一拳要打中我,一個側身躲過,然後抬起腳往護衛肚子踢去。

護衛驚訝的表情一閃而過,取而代之的是一聲冷笑!

「哼,還有兩下子,可是還遠遠不夠…」

護衛立馬化拳為掌,向我的腿拍去,一腳沒有踢中,被護衛手擋了下來,只見護衛反應夠快,又一拳襲來!

「砰…」

護衛一拳打在我肩膀上,頓時一陣麻木及疼痛感傳來,不愧是他的貼身護衛,是個練家子(笑話,不是練家子,怎麼當人家公子護衛)!

護衛冷笑一聲,又一拳襲來,頓時,胸口像被鎚子砸到了一樣!

「噗…」

一口血從我嘴裏吐出來,後退幾步,才穩住身子

「就這幾下子嗎?呵呵,那就結束吧!」

只見護衛凌空而起,一掃腿向我頭部襲來,速度之快,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