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當做雜役》[我在武當做雜役] - 第7章 姐姐幫你檢查身體

「嗯…啊…」

撐了一個懶腰,這一覺睡得舒服啊,好久沒有睡得這麼踏實了!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推開房門,一縷陽光射進來,溫柔的風吹在臉上,狠狠的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啊!這也太爽了吧!

庭院里,兩道靚麗的身影在樹底下的石凳子上坐着,有說有笑的交談着!時不時的發出一陣陣酥笑聲,簡直讓人浮想聯翩啊!!!

「兩位漂亮的小姐姐,早啊!你們在聊啥呢?笑得這麼開心!」我走到她們後面,手勾搭在她們肩上!

「還早啊?都日上三竿了!」姐姐轉過身來,一把打掉我搭在她肩膀上的手繼續說道:「去洗漱一下,青青姐陪我們回去!」

「小蓉,不着急,我先給小鴻做點吃的去」青青姐笑着說道,那笑容比今天的陽光還溫暖,暖到我心窩裏面去了!

「看看人家青青姐,對你弟多好!」看着青青姐忙碌的背影,拍了拍我姐肩膀說道!

姐立馬站起來,擰着我的耳朵

「我對你小子還不夠好嗎?你今天就說說,我哪裡對你不好了?」姐姐咆哮着!

「啊…痛…痛…我的好姐姐,你對我最好了,你是全天下對我最好的,沒有之一,我錯了,是我錯了!」

「這還差不多!哼!下次我可不是擰着耳朵這麼便宜你了!」姐姐說完,滿臉得意的看着我!

「女孩子家家的,就不會溫柔一點,以後誰敢娶你,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氣啊!」摸了摸耳朵,我小聲的說著!

「你說什麼?」

姐姐剛剛放下的手,作勢又要擰耳朵!

「沒有…沒有…那個姐,你喝茶不?我去給你泡茶去!」我哪裡還敢待,一溜煙的跑走了!

「今天看你能跑到哪裡去?嘿嘿!」後面傳來的笑聲,怎麼讓我產生了恐懼!

庭院里,我在前面跑,姐姐在後面追的畫面,雖然帶點暴力傾向,但是卻那麼的唯美,那麼的平凡而其樂融融!

……

同一時間,在六福樓的雅間里!

皮笑肉不笑的田同武輕輕地搖着手中摺扇,滿臉奸笑的看着坐在對面的兩位黑衣人!

「田大少爺,這次買賣的風險有點大,這個價格似乎太低了一點!」

其中一個黑衣人,看着桌子**的袋子,打破了雅間的安靜,對着田同武拱手說著!

「你們別不知好歹,就這個價錢,隨便放出點風聲,這雅間的門都擠破,而且比你們厲害得多,你們不打聽行情的嗎?你們……」

「放肆,跟你主子說話,哪裡輪得到你這狗奴才插嘴!」

只見另一個黑衣人,站起身來,打斷其說話,帶着內勁的一掌朝田同武身後站着的護衛拍去!一言不合就開干!

此時的護衛,話還沒說完,還沒有反應過來什麼情況,眼睜睜的看着一掌朝自己攻來!就憑這一掌的氣勢,護衛知道,自己肯定躲不過去,驚恐的閉上了雙眼!

護衛本能的用手去抵擋,過了許久,也不見那一掌拍下來,慢慢睜開眼,只見一把摺扇擋在了自己面前,與那手掌對峙着!

「朋友,打狗也得看主人吧!都是道上混的,有話好說!」

沒錯,田同武擋下了,依舊非常平靜的面帶奸笑,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黑衣人!

「哈哈,不愧是武當弟子,能夠輕易擋下這一掌,很好!」

「白焱,還不退下?」

那坐着的黑衣人,大笑一聲,然後對那出手的黑衣人——白焱說道!

田同武收了扇子,對着身後的護衛說道:「還不快給賠罪!」

護衛擦了擦額頭上不斷冒出的冷汗!趕緊對出手的那個黑衣人低着頭說道「感謝大人手下留情,小人冒犯了,請大人原諒!」

「哼…」

那叫白焱的黑衣人甩了一下衣袖,坐了下來!

「哈哈……好!我們是不打不相識,你們這朋友我田某交了!」田同武大笑一聲,打開摺扇,走到桌子旁,從腰間又拿出一個袋子扔到桌子上!

「這兩袋是定金,事成之後,餘下的田某雙手奉上,不知兩位朋友意下如何?」

「哈哈,早就聽聞十里鎮田大少爺是個爽快人,今日得以遇見,果然名不虛傳!」

黑衣男子拿着兩個布袋在手裡惦了惦,收進了黑衣里,然後對那個白焱的黑衣人點點頭,兩人站起來朝門外走去!

「田大少爺,準備好餘下的,到時候十里鎮商會會長的女兒,自然送到您府上!」

聲落!門關!

「哈哈……哈哈……蘇青青,這次看你怎麼逃出我的手掌心!處處對你忍讓,在武當有師兄師姐顧你,有師傅護你,這次沒有回武當,我倒要看看你有多能耐……」

田同武放下手中的摺扇,一口喝了杯中酒,滿臉猙獰,眼神里充滿了貪婪的光芒!

與其說是田同武綁架蘇青青,倒不如說是報復蘇青青!其中更多的是想佔有蘇青青!

一場密謀行動拉開了序幕!!!

……

此時的蘇青青自然不知道有人在算計她!

「小鴻,你不要走走停停好不好?還一步三回頭,怎麼,捨不得你姐姐啊!放心,又不是把你軟禁在我家,你隨時都可以回來看看你娘跟你姐姐的!」

青青姐走在前面,停了下來,擦了擦額頭上的香汗,望着在後面的慢吞吞的我!

「呃……那個,青青姐不是這樣的!」

「是不是有點累了,要不我們休息一下,來…包袱給我背,你休息一下!」

青青姐走到我面前,正要拿我肩膀上的包袱!

「青青姐,謝謝你,這點路程沒事的,我不累!」

「那你怎麼啦?慢吞吞的,還一副緊張的表情!」青青姐關心的問道!

「青青姐,你……你有沒有感覺到後面一直有人跟着我們!我總感覺後面有人跟着我們!」

青青姐皺了皺眉頭,看着我一臉緊張的神情,問道:「小鴻,你為什麼有這樣的感覺?我怎麼感覺不到?」青青姐說完,抬頭向四周觀望起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昨天醒來後,我感覺耳朵跟眼睛,靈活了很多一樣,就算很遠的響動,我也能夠感覺到!」

蘇青青看了看四周許久,然後看着我,疑惑的問道:「小鴻,你是不是感覺錯了,還是這幾天你沒有休息好?」

「嗯……青青姐,也許是我感覺錯了,我們走吧!」

「放心吧!有青青姐在這裡,不用怕,我也好久沒有活動筋骨了!我倒要看看誰來倒個霉!」青青姐說完,把手裡的佩劍在我面前耍了一個漂亮的劍花!

「我當然不怕,有青青姐你罩着我,我都可以在十里鎮橫着走!」

「他們也不想想,我青青姐是誰?瞧瞧這容顏,這身段,這氣質!十里鎮最漂亮的小姐姐,一身武功出神入化,鋒利的劍影舞到哪裡,哪裡就得見紅,往他們面前一站,多少男人都要腿軟,那雙迷人的大眼睛眨幾下,都要眩暈一大片,那白潔的裙擺飄幾下,都要拜倒一大群……」

「哎呀……痛…痛…痛…」忽然感覺腰間傳來一陣痛感!

「那個,青青姐,你…放手,痛!」

「好小子!你從哪裡學來的這些啊?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