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當做雜役》[我在武當做雜役] - 第8章 解開疑惑

「青青姐快跑……青青姐快跑……不要……」

猛的一把坐了起來!看了看四周!原來是我做了一個夢!

不是在跟黑衣人打架嗎?不是被黑衣人偷襲了一掌,打得我難受的連呼吸都困難了嗎?現在怎麼會,會在一個姑娘的房間里!躺在一陣陣香氣撲鼻的床上?

掐了掐手腕,傳來的疼痛感讓我知道,我沒有被那黑衣人一掌拍死呀!

「小鴻,你終於醒啦!」床邊趴着睡著了的青青姐此時滿眼朦朧的看着我!

「蘇虎,蘇虎,小鴻醒了!」青青姐朝房間中同樣趴在桌子上睡着的蘇虎叫道!

「你能醒過來,真是太好了,現在感覺怎麼樣?」青青姐滿臉關心的問着傻愣愣的我!

「我……」

「啊!姐快讓開,讓我看看,有沒有被別人打傻!」蘇虎大叫的跑過來!

「握草,你個傢伙,我被別人打傻了,你有什麼好處?」我看着蘇虎罵道,心裏還是很高興的,至少還能見到他們!

「握草,好像沒有!」蘇虎抓了抓頭,傻傻的說道!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文明一點!」青青姐站在旁邊,兩手叉着腰,看着我們說道!

「不行……」

「不行……」

我跟蘇虎異口同聲的說道!

「再說一遍不行,試一試!」青青姐抬起手掌,看着自己的手掌,『溫柔』的說著!

「呃……嘿嘿那個……那個,姐,小鴻身體沒事了吧!」蘇虎慌張的向青青問道!同時蘇虎對我猛的眨眼睛示意!

「哦……哦…青青姐,我們…我們不是被人偷襲了嗎?怎麼到家裡了?」我看了看蘇虎,立**意,忙問青青姐!

見青青姐放下手掌,我們同時暗暗的呼出一口氣,看蘇虎那表情,似乎這一招,幫他逃過不少挨揍!

青青姐看着我,表情也嚴肅了起來!看着我問道:「小鴻,那天你怎麼那麼傻,不顧一切的衝上來為我擋那一掌,你不要命了,你知道不知道,就憑那一掌就能把你當場斃命!」

蘇虎:「對!」

「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我怎麼向你姐姐交代?我怎麼向那你口中的壞老頭交代?」

蘇虎:「對!」

「還好當初我下山的時候,師傅給了我一顆培元丹,再加上我幫你引導,你才沒有被那黑衣人的內勁傷到!」

蘇虎:「對!」

青青姐轉過身,對着蘇虎頭上一巴掌拍去,「閉嘴!對什麼對,你說還是我說!」

「姐,你說,你說……我這不是襯托一下你!好讓鴻哥這傻帽長點記性!」蘇虎摸着頭,委屈的說道,滿臉的怒氣似乎要撒我身上一樣,連傻帽都給我扣上了!

「我要你襯托什麼?」

「襯托一下你的關心呀!」

……

看着這兩姐弟你一言我一語,看着他們那滿臉擔憂的神情,看着他們日以繼夜的守護,看着他們那疲憊的身形!

「謝謝你,青青姐!」

「謝謝你,兄弟!」

內心的感動無以言表,我們一家本就是外來搬遷戶,從我記事以來,青青姐一家對我們就跟自己的親人一樣!一次次的幫助,一次次的守護!此時此刻,對他們卻只有謝謝兩個字!

現場一片寂靜,那兩姐弟一動不動的看着我,也不再爭辯什麼!青青姐打破有點尷尬的場面說道:

「要說謝,是姐應該謝謝你,要不是你奮不顧身為姐擋下那偷襲的一掌,估計我們都不能在這裡說著輕鬆的話,那個偷襲的人武功不在我之下!」

「姐,我可以說句話嗎?」

「閉嘴……」

青青姐瞪了一眼蘇虎,然後繼續問道:「小鴻,你現在怎麼樣了?身體有沒有感覺好一點!」

「青青姐,我沒事了,沒有那種感覺氣流一樣的東西在身體亂跑了!」我很欣慰,心裏很清楚,都是青青姐又一次幫助了我!

旁邊忍無可忍的蘇虎,這時候怎麼也憋不住了,情願挨揍也要說話?

「鴻哥!你知道不知道,我們兩姐弟守了你兩天兩夜了,你是不是上輩子沒有睡過好覺,現在倒好,隨便一睡就是幾天,你要我們擔心你,你太不夠意思了!」蘇虎一口氣說完,擔心又讓他閉嘴一樣!朝我肩膀上來了一拳!

「哎呦,痛……痛……」我故意往床上躺去,臉上故意露出很難受的表情!

「小鴻,你怎麼啦?……」

「蘇虎,你幹嘛?你找死啊,你不知道小鴻才醒過來啊?你怎麼能出手不知輕重?」青青姐滿臉怒氣的對着蘇虎吼道!那手掌又朝蘇虎頭上拍去!

「姐,我……我……我不是聽鴻哥說沒事了,我……我高興還來不及了,我真不知道,會……會這樣!」蘇虎頭上挨着暴力輸出,嘴裏結結巴巴的說著,滿臉像做錯了事的孩子那表情看着我,我都快裝不下去了!

「小鴻,怎麼啦?是不是身體又不舒服了?」青青姐一臉關心的問道,作勢又要幫我治療!

「哈哈……哈哈……我沒事了,我逗蘇虎的,你們看,我現在精神得很!」說完,我拉開被子,跳下床!兩隻拳頭朝他們秀了一波!

「喂!你們怎麼啦?蘇虎,你嘴巴張開那麼大幹嘛?青青姐,你的臉怎麼那麼紅?」我疑惑的看着他們一動不動的傻站在那裡!

「啊……」

「哈哈……我鴻哥就是鴻哥!夠威風,夠叼!」

只聽見青青姐啊的一聲叫,紅着臉轉過身去,那羞紅的臉蛋就像一個成熟紅透的蘋果!嬌滴滴的!

蘇虎則一副得意的笑着,眼神上下打量着我全身!猶如看猴子一樣!

這兩姐弟到底是怎麼啦?一個個都這麼反常,我身上怎麼啦?我低下頭看了下去!

「握草……握草……我……我……我咋就一絲不掛了……那個……那個……」傻子一樣的我,轉了半圈,然後直接往床上被窩裡衝去!被子把頭都蓋了。

丟人!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哈哈……」

被子外面的蘇虎,笑得把房子都顫抖了,笑得直不起腰來了,眼淚都出來了,勞資第一次聽見蘇虎笑得這麼猥瑣,噁心!

青青姐則說了一句去做飯了,低着頭跑了出去,臉上的紅潤更加嬌艷……

而我在被窩裡,我的那個心啊,真想找個洞爬進去!這都是個啥事啊!

「哈哈!鴻哥,那個……哈哈,我姐出去了,你可以出來透透氣不?哈哈」蘇虎一邊說一邊拉扯我的被子!

「你還笑,不怕笑得岔氣啊?」我慢慢的探出腦袋,在外面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