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當做雜役》[我在武當做雜役] - 第9章 姐帶你出去浪

窗外的夜色很朦朧,星空也很壓抑!房間里的燭光閃爍着,點點柔光顯得有點孤獨!

看着擺在眼前的兩本秘籍,我的心怎麼就激動不起來呢?以前不是一直憧憬能夠修得一身好武功,行俠仗義,除暴安良嗎?可是現在機會就在眼前,唯獨我沒有那份勇氣!

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站起來,朝房間外面走去!自從青青姐跟我說了那麼多,解開了我心底的種種疑惑,突然之間覺得反而更加心事重重!

坐在庭院里的石凳上,看着天上淡淡的星光,從來沒有這麼迷茫過的我,此時此刻,心裏的心結,油然而生,而我卻渾然不知!

「怎麼?睡不着啊,有心事?」

一道溫柔的聲音從身後響起,肩膀上感覺到一隻溫暖的手掌輕輕的放了上來!

「青青姐,這麼晚,你還沒有睡啊?」

「你怎麼知道是我?哎~我跟你一樣睡不着,也有心事!」青青姐坐了下來,嘆了口氣說著!

「你身上獨有的香味,我可是早聞到了!那香味簡直是讓人心曠神怡啊!再說,你有什麼心事啊?」

「貧嘴,我發現你這小子越來越會說話了,不知道以後哪個姑娘要被你禍害了!」青青姐拍了拍我,臉上微不可查的泛起一絲羞紅!

「哎~有哪位人家的姑娘能看得上我哦!啥都沒有?」低着頭,不再說話!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你願意聽嗎?」青青姐岔開話題,期待的看着我!

「願意,願意聽,在家裡,我最喜歡我老姐講故事了!」我興奮的快蹦起來!

「還老姐,哪天我告訴你姐去,說你在我面前叫她老姐,還不知道你在別人面前有沒有叫我老姐!哼……」

「青青姐,別介啊!你們都不老,個個年輕貌美如花的……你快點給我講故事吧!」看着青青姐故意生氣的樣子,我趕緊說道!

青青姐點了點頭,臉上帶着微笑的表情,清了清嗓子,緩緩道來!

「從我懂事以來,我就沒有見過我的娘親!我爹說,我娘生蘇虎的時候難產,最後撒手人寰,我爹爹為了我們兩姐弟,也沒有再娶,我們兩姐弟可以說是爹爹一手帶大的,在爹爹心裏,我們兩姐弟可以說,是我爹爹的全世界,爹爹在我們心裏又何嘗不是唯一的親人!」

「在我還沒有去武當山的時候,有些事情小鴻你也知道,我從小就身體不好,經常生病,爹爹更是為了我,找遍天下郎中,可是依舊不樂觀,直到有一次,機緣巧合下,碰到一位武當山的歷練弟子,也就是我現在的師傅,我爹爹得知武當山能夠把我醫治好,爹爹哪裡會錯過這樣的機會,不管什麼代價,我爹爹一定要把我送去武當山!」

「經過千辛萬苦,我爹爹如願以償的把我送到武當山,在我進入武當山後,在所有的外門弟子中,我就屬於一個另類,體弱多病,沒有誰願意接納我,更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而我,每天除了修鍊,就是修鍊,不管風吹雨打,日晒雨淋,我都毫不鬆懈,我不能辜負我爹爹的良苦用心,更不能讓爹爹為了我而再勞累奔波!低聲下氣的去求這個,求那個!」

「那個時候,除了我師父,沒有人搭理我,更沒有人教導我,什麼都是靠自己,日復一日,月過一月,漸漸的,我身體好了,靠着自己的勤奮好學,通過考核成為了內門弟子!」

「那個時候,我也很怕,也很擔心,怕自己笨,怕自己悟性不好,擔心自己身體,擔心考核不通過,內心深處滿是彷徨!」

青青姐說完看着我,拉着我的手,滿臉關懷的繼續說道:「小鴻,我知道你現在的感受,這突如其來的一切是那麼的遙不可及而卻這麼真實,你心裏也在擔心,也在害怕,擔心自己學而不成,害怕辜負別人求之不得的一切,害怕辜負別人對你布施的期望!所以你得放開心裏的束縛,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好這來之不易的機緣!這樣你才能不會讓他們失望!你明白嗎?」

「姐姐也會盡我所知,盡我所能,幫助你的,讓我們攜手並進,一起踏上這條路,踏上這征程,向自己證明,我們要在人世間轟轟烈烈的走一遭!你說好不好?」

「好……」

我站起身來大聲一叫!聽姐姐的一席話,頓時讓我熱血沸騰,更驚訝姐姐看穿我那心思,知我內心所感!

「看誰不爽,就弄誰!誰敢欺負我們,讓他們自己做好準備,承擔一切後果!打不過就跑,跑不過就拼!刻苦修鍊,勇攀巔峰,孰是孰非,拳頭解決!爭強好勝,強者為尊!」我一反手握着青青姐的手,舉過頭頂,大聲在庭院裏面慷慨激昂的大叫着!

青青姐微笑着搖了搖頭,另一隻手拍着額頭,似乎在說:「我又不是要你打架,欺負人!只是要你安心修鍊,不要背負思想包袱!不過……貌似跟我有幾分相似之處,能用暴力解決的盡量別吵吵……」

「誰……是誰敢來我蘇家鬧事,護院……護院……給我拿下!」只見一側房門打開,一隻腳穿着鞋子,另一隻腳直接踩在地上,手忙腳亂的穿着衣服的蘇虎,怒氣沖沖的跑過來!

而從四面八方跑過來的十幾名護院,把我們保護在中間!蘇虎快步來到我們身邊,對着我們開口詢問起來!

「你小子沒睡傻吧?」

「握草,你睡傻了吧!」

我和青青姐,看着一臉凶神惡煞,但又十分懵逼的蘇虎!

「什……什麼……什麼情況?我剛聽見這裡又是打的,又是拼的,叫得那麼大聲,我以為黑衣人又來送死的!」

「原來是你們在這裡聊天,半夜三更不睡覺就算了,還在這裡約會,約會就算了,還大聲嚷嚷打啊,拼的!不懂得浪漫……」

蘇虎一邊說一邊往房間快步跑去!

不跑能行嗎?他姐姐已經快揍到他了!

旁邊的護院和我,此時此刻卻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滿臉的尷尬!

「你們都下去吧!」蘇青青對着護院吩咐道!

「是,小姐!」護院畢恭畢敬的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