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 第2章 死亡降臨突生異變

牧珩不敢想下去了,在這種萬分危急,生死攸關的情況下,他反而鎮定了下來,目光看向手機,輕聲道,「求救。」

這是手機廠商應官方要求,在這兩天最新添加的功能,就是為了應對這種突發情況。

雖然不一定來得及救援,但好歹也給了受害者生命中最後的希望。

信號發出,手機輕輕一震,沒有點亮屏幕,但信息已經發了出去。

卧室外,空骨碰撞地面,發出空空空的走路聲。

聲音自廚房而來,越發地近了。

牧珩竭盡所能地把眼睛瞥向門口,卻因為角度的原因,只能看見模糊的身影。

離得近了,牧珩發現,烤鴨的雙翅已然變成人手的模樣,而它的手上,除了一把水果刀外,竟還有一摞白布!

不!

離得近了,那熟悉的面香鑽入鼻孔,牧珩這才反應過來,那烤鴨手上拿着的,竟是一摞大到誇張的荷葉餅!

這什麼情況,難不成這鴨子還趁我睡着的時候和麵攤餅了?

牧珩的呼吸變得急促,不待牧珩喊叫出聲,那烤鴨竟把手中的荷葉餅像鋪床單一樣,蓋在了牧珩的身上!

「咕咚…」

寂靜的房間里,除了牧珩急促的呼吸聲外,一聲聲輕輕的咽口水聲音清晰可聞。

在荷葉餅下,本來燈光明亮的房間,在牧珩眼裡卻已經墮入黑暗。

薄薄地一層餅,卻似乎有着特殊的能力和效果,封閉了牧珩的整個視野。

在這種完全黑暗的密閉環境中,周圍的一切聲音都被無限放大再放大!

「空…空…」

隨着鴨子踩地面的聲音傳出,一根硬物隔着荷葉餅,輕輕搭在了牧珩的小腿上。

要從腿開始吃嗎…

確實…我也喜歡從腿開始。

在這一瞬間,牧珩心中平靜,只覺得一切都是因果報應。

往日高高在上的人類,也淪為了曾經手下的食物。

牧珩很平靜,但不代表他心中沒有求生的**。

不知救援什麼時候到來,牧珩覺得自己只能先拖延時間。

想了一瞬間,牧珩便立刻開口道,「大哥,你哪鴨?」

在牧珩看來,求救肯定是沒用的,就好像人類不會看到食物祈求憐憫的眼神。

但是,如果人類看到一隻想跟你握手的食物,第一時間肯定會發愣,好奇,甚至最有可能拍個視頻。

果不其然,牧珩此話一出,那在腿上輕輕移動的冰涼利刃猛然一頓。

牧珩感受到了這一幕,心中一喜,急忙繼續說道,「鴨哥,讓我臨死前再看一眼你帥氣的真容吧,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您這樣的鴨子,也可能是最後一次了,您能給個機會嗎,我聽說心情好的食物,肉質會更鮮美!」

牧珩也是死馬當活馬醫,不知道那鴨子能不能聽懂,就稀里糊塗地說了一通。

但讓牧珩沒有想到的是,小腿上利刃鋒芒導致的刺痛感竟然逐漸遠離。

「成功引起它的好奇了嗎?」

牧珩心裏仍舊惴惴不安,但怪鴨把刀具拿開…似乎是一個好的徵兆。

如果…它不是為了蓄力。

下一刻,牧珩耳邊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怪鴨走到了牧珩身邊,身上腐臭的血肉氣味如同海浪一般一股腦地湧入了牧珩的鼻腔。

腦袋被熏得有些發矇,但隨之映入眼帘的淡黃色夜光燈卻給了牧珩一絲難言的安全感。

怪鴨掀開了荷葉餅,把牧珩的頭露了出來。

這一次,牧珩更冷靜地近看到了那隻怪鴨的眼睛。

那是一雙充滿了怨毒和貪慾,被屬於邪惡的黑暗淹沒的純黑色眼珠!

但牧珩敏銳的發現,那純黑色的眼珠里,有着不停流動的紅色血絲!

這些血絲,便是讓那純黑色的邪惡眼珠,有了怨毒和貪慾這種情緒的根源!

牧珩心中有些猜測,很可能這些血絲,來源於怪鴨之前分屍的那些人!

一瞬間的目光對視,讓牧珩渾身汗毛顫慄,牧珩不敢再多想,立馬帶着勉強的微笑,道,「鴨哥,你的眼睛太霸道了,絕對是鴨中霸王,小弟很是敬佩,能不能有幸聽聽鴨哥你的故事,要是能聽一聽,我死而無憾!」

牧珩臉上笑嘻嘻,心中不斷mmp,信號才發出去一兩分鐘,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到救援到來。

怪鴨看着牧珩,臉上的皮肉詭異的抖動,牧珩突然有一種感覺,它是在嘲笑自己。

「啪嗒…」

一塊模糊的血肉黏帶着黑色的血液從怪鴨臉上掉落,擦着牧珩的嘴角,落在了臉龐。

牧珩嘴角一抽,僵硬地說道,「鴨哥,您這肌膚有點鬆弛了,我家衛生間有面膜,要不我給您保養保養?」

怪鴨隨手捏起那塊不知道腐爛了多久的皮肉,想要粘在自己臉上。

「啪嗒!」

血肉似乎失去了粘性,怪鴨的臉上又多了一個可以看到後腦勺的洞口。

用那隻不熟練的手摸摸自己的臉,怪鴨渾身戾氣暴漲,用充滿**的眼神看着牧珩。

牧珩心裏一咯噔,腦海中卻傳來一道詭異恐怖的聲音。

「你的皮很好,骨頭也很好。」

這聲音如同骨頭摩擦一般,牧珩瞬間明白,這是面前這隻怪鴨發出的聲音!

但怪鴨卻沒有開口,而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