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 第7章 公平交易共同調查

「我那老閨蜜不信我,我怕她出什麼事,想現在就過去。」

王姨臉上帶着一絲無奈,對着牧珩抱歉道,「小牧啊,我是這家店的會員,你吃完直接走就行了,菜不夠再點,我就先走了。」

看到王姨站了起來背上背包,牧珩起身道,「王姨,要不你給我留個地址,我晚點過去找你,我對這件事還是挺好奇的,經過昨晚那件事,我心裏總是痒痒的。」

王姨覺得面前這個小夥子雖然心地善良,但還是有些年輕氣盛。

不過想到自己到時候會叫上好幾個保鏢,而且那會兒人也不少,心裏便稍微放心了一些,說道,「地址我手機發給你,那家要辦白事,你到時候穿身黑衣服。」

……

吃完中午飯,牧珩準備先去那家壽衣店一趟。

在路上,正在步行去公交站的牧珩卻被人攔了下來。

陳寅開着一輛麵包車停在了牧珩身邊,搖下窗戶對着牧珩招了招手。

「牧珩,上車。」

一天見了三次,牧珩心裏也是一陣無語。

「陳隊長,咱們不一定順路啊。」

陳寅道,「你去哪,我送你,白天事少。」

語氣不容拒絕,牧珩坐在副駕駛上,無奈道,「陳隊長,你這是盯上我了啊。」

陳寅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聽到牧珩的話,陳隊長勉強露出一個核善的笑容,淡淡道,「沒辦法,你這傢伙兩次出現在了有異物的地方,我不上心也不行。」

「陳隊長,這真是意外,我哪知道調查那隻鴨子能遇到其他東西。

話說回來,世界這才變異了幾天,怎麼就出現了這麼多的異物。」

陳寅揚起嘴角,頗為神秘地說道,「誰說才幾天。」

說罷,陳寅發動車輛,臉上又恢復了那副高深莫測的模樣,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

牧珩張了張嘴,卻沒有多問。

這種事情肯定是機密,他已經想到了問出口會有什麼後果,到時候陳寅威脅自己,那自己還不得任他拿捏。

裝聾作啞才是正經的。

牧珩轉移話題道,「對了,昨晚上我看那些人走的挺急的,他們是不是調查出了什麼,我這裡也知道了一些信息,或許咱們可以公平的進行交換。」

牧珩把公平交換幾個字咬的清清楚楚,着重強調。

陳寅一本正經地說道,「個人是沒有資格和管理局進行信息交換的。」

「那算了,當我沒說。」

話里話外都是想把自己拉入管理局,牧珩雖然知道自己十分優秀,可面對這種連環扣,心裏也是十分難受。

「不過…」

陳寅突然話音一轉,本來生硬的語氣里,突然帶上了一絲狡黠的意味。

「今天是咱們哥倆說著玩,有些事情我也是道聽途說。

那東西和咱們市發生的幾起乾屍案有關係,不過之前都是一個東西作案,而昨天晚上最少有兩個!

其中有一個竟然還會剪電線,這是我沒想到的,這麼高智商的異物,太棘手了。」

牧珩點了點頭,這和自己看到的一樣。

牧珩裝作不經意地說道,「我還以為昨晚剪斷電線的是人呢,我從窗戶往外看,看到巷子里有一張人臉。」

「人臉?」

陳寅並沒有確切地反駁牧珩,疑惑道,「有人臉的異物應該不少,你為什麼猜是人,有什麼依據嗎?」

「只是可能而已,我在那房間里看到了一道黑影,那黑影沒有腦袋,但是巷子里那個有腦袋,我才這麼猜的。」

陳寅輕嗯了一聲,隨即皺眉說道,「我們還沒見到過人類和異物共同作案的案例,是人的可能性不大,更可能是其他東西。

那道黑影有什麼特徵沒?」

牧珩撫摸着額頭,作出思考的模樣,「誒?不對啊,我怎麼記得有人說今天是哥倆討論來着,現在怎麼有種被審問的感覺。」

「……」

看到陳寅一臉憋不出翔的感覺,牧珩感覺自己反過來拿捏了他。

新聞官方報道過,異物出現的地方,所有的監控錄像都無法拍到任何的影像。

似乎是有某種存在刻意為之,除了不能看到異物的模樣,其他類型的電子設備反倒不受影響。

有專家曾提出把所有監控失效的地方連接起來,繪製路線圖,全球異變第一天白天,這是可行的,畢竟異物的出現十分稀少,很容易捕捉信息。

但第一天晚上的時候,所有的監控都變得更加詭異了。

專家發現,監控畫面從一開始的雪花點,變為了正常畫面,人可以出現,只是單單看不到異物和奇物的存在!

也是因為如此,想要知道異物的具體信息,只能按照異物殘留的信息一步一步偵查,或者直接看到異物。

可惜異物神出鬼沒,能夠親眼看到異物的人,大部分都死相凄慘怪異,像牧珩這種親眼看到過兩次異物的人,可以說是國寶了。

陳寅看着牧珩一副天真單純的模樣,感覺自己實在是個老實人,自己和牧珩兩個人的心眼加起來恐怕得有799個。

陳寅沉默了幾秒鐘,破案的壓力讓他眼神一定,說道,「這件事很重要,如果你能說一些關鍵的信息,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讓你跟着我們,看我們使用奇物和異物進行戰鬥,當然,我們不會要求你做任何事。」

牧珩心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