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 第9章 封印卑微打工壽衣

話一說出口,牧珩覺得自己整個人從頭到腳都麻了一下。

那股縈繞在心頭的不詳和詭異,讓人有些心慌。

陳寅聽到牧珩這話,頓時皺緊了眉頭。

在異變還未完全降臨的時候,這家店就已經非常有名了。

當然,不是說他的商業名氣,而是指他在警局和一些特殊機構里很有名。

就像之前在店裡看到的那兩件事,這家店所賣出的壽衣,總有一部分會涉及到人命。

這些事調查起來根本沒有任何證據,也只能不了了之,可牧珩剛才那句話,卻讓陳寅心中想到了一件極為驚悚的事情。

那些買壽衣的人究竟是為了死去的家人買壽衣,還是為了買壽衣而…害死家人!

就像那些莫名其妙死掉的「對手」,他們家人的死亡看起來也是正常至極,可如果…兇手都是異物呢…

陳寅突然意識到,這次的乾屍案恐怕牽涉甚廣,不僅僅是異物的事情,其背後恐怕還有很深的陰謀!

想到這裡,陳寅看向一旁靜靜沉思的牧珩,語氣鄭重道,「我希望你不要參與這件事了,這件事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牧珩一直在思考着各種可能,聽到陳寅的話,牧珩腦海里回想起昨晚那張人臉,又想起剛才從壽衣店離開時店員的笑容,他知道,自己或許已經進入了某些東西的視野,想要脫身,恐怕不太可能。

而且牧珩也沒想着脫身,逃得了一時,以後異變增多,世界變得更加恐怖了,該怎麼辦。

牧珩看向陳寅,眼裡似乎閃爍着一道光亮,「我已經得罪了它們,離開這個漩渦哪有這麼簡單,儘快把他們一網打盡,才是正道!」

朝氣蓬勃,儘是少年英氣,陳寅彷彿看到了年輕時的自己。

陳寅臉上罕見的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容,眼中一閃而過的追憶之色被牧珩看在了眼裡。

陳寅輕輕嘆了口氣,這口氣似是釋懷,似是擔憂,說不清是擔憂牧珩的未來還是釋懷華夏未來可期。

一路上,車裡的氣氛有些奇怪,兩人都沒說話,卻好似神交於心,或許沒有什麼內容,只是兩人的關係更近了一些。

把牧珩送回租住的老舊小區,陳寅伸出右手,重重的按着牧珩的肩膀,沉聲道,「牧珩,我很看好你,一切小心為上,如果你能得到一個奇物再好不過,有我在,我會盡量保證你不被強制加入管理局。」

眼前的少年具有強大的意志,機智的頭腦,還有不要臉的本性,或許未來的世界裏,會流傳着他的名字。

雖然世界上這種人很多,但兩人遇到了,就是一種緣分。

陳寅不介意在規則以內利用一下自己的權利,權當投資。

聽到陳寅這句簡短卻又信息量十足的話,牧珩重重點了點頭,「謝謝陳…大哥。」

在牧珩眼裡,陳寅給他種可靠的感覺,讓他回憶起了小時候的孤兒院院長,兩人都是不苟言笑一臉嚴肅,但心底善良溫柔。

看着牧珩回到家中,陳寅從車上拿出對講機,吩咐道,「第九小隊全體成員在城南廣場集合,有任務。」

……

踩着老舊的樓梯,牧珩慢步向著六樓走去。

牧珩的腦海里,分析着剛才陳寅對他說的話。

首先,奇物是可以掠奪或者購買的,並不會只有一開始擁有它人才能使用,這也就是陳寅說的最好能獲得一個奇物。

牧珩知道陳寅了解自己的經濟情況,購買絕對是不可能的,只能靠奪取,或者…路上撿。

路上撿,概率太低,那就只有掠奪這一種可能!

陳寅竟然對自己有這麼大的期望,甚至包容!?

牧珩心裏有些小確幸,有這麼一個人做後台,最起碼一開始的路不會太過坎坷。

第二,就是關於個人得到奇物後的結果,可能有三種或者四種,自願加入管理局,強制加入管理局,被殺,逃走。

最後兩種結果,定然只針對那些野心勃勃,妄圖用異物的力量獲取利益的人。

如果把官方力量作為第一組織,

或許…不,是一定存在第二組織,甚至第三組織!

這是以史為鑒,經驗之談!

那些不想被約束,卻有着自我和底線的人,他們是中立的第二組織。

而那些不擇手段謀取利益的,便屬於第三組織。

在一番推測之後,牧珩的心裏明朗了一些。

可能,壽衣店便是第三組織的一員了,而且在世界大範圍異變之前就存在!

牧珩心中的警惕提高了一些,不再只把乾屍案看成一件變異壽衣在作怪。

「越來越刺激了!」

牧珩的鬥志被激了起來,越發渴望在這個異變世界闖出一個名堂。

「看來,我屬於第二組織了,不過也不一定,萬一我會殺人奪寶,騙人錢財呢。」

牧珩想着事情,也走到了自己家門口,把鑰匙**了鑰匙孔。

「啪嗒…」

牧珩看着門縫處消失不見的頭髮,手中瞬間出現了一根長蔥。

「有人進來過!」

牧珩沒有打開門,而是立刻關上房門,直接轉身上了七樓!

七樓是閣樓,也是最高的一層,閣樓的兩家沒住人,灰塵布滿了樓梯和走廊。

沒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