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諸天娶公主》[我在諸天娶公主] - 第10章 修行人日常的上午

「所以說,我們家現在的第一件事是先弄錢。」

「媽,明天中午你回來了,你陪着細君,我就去漢朝那邊看一看。」

「公主丟了,那邊估計已經急的亂套了。」

「那天我只匆匆看了一眼,那邊是草原,周圍的軍隊應該都是漢人。」

「細君,你那邊是什麼時候,是在和親的路上么?」李斯對劉細君問到。

「是的,夫君,也不知道那邊怎麼樣了。」劉細君答。

「當然是抓我這個擄走公主的妖人。」李斯笑道。

「為什麼說自己妖人?」吳椿不解,劉細君也同樣不解的看着李斯。

「主要是我們現在的衣服打扮,短袖短路短頭髮,然後直接抱起公主消失,媽你是漢朝人,你會怎麼想?」李斯笑問。

「細君,如果不是你,你只是個旁觀者,你看見我突然出現,然後抱着公主消失,你會怎麼想?」

吳椿、劉細君都想了下,果然肯定不是正常人就是了。

「我中午還問了細君,當時看到你有沒有覺得奇怪。」吳椿笑着說道。

「我有婚書,我知道你是夫君。」劉細君說到,看着李斯,又說「當時我以為結婚證是婚書,現在知道夫君你們這裡是結婚證。」

「其實都是一樣。」

「明天我過去的時候,我會告訴他們公主已經被我帶走了,然後離開。」

「等我甩開他們,細君,我會叫你過去,然後我們一起馳騁草原,找匈奴人的首領借點錢財。」

「當然我一定會在媽你上班前回來,不管有沒有甩開他們。」

「你把細君叫過去做什麼,你一個人不就可以了么?」吳椿問。

「我捨不得,我想要細君陪着我。」

吳椿無言以對。

劉細君心裏甜蜜:「媽,我和夫君一起。」

合著就自己多操心,吳椿心中鬱悶。

「你照顧好細君,有危險就趕緊回來。」

看李斯短期內事情都安排好,吳椿問到「你還有其它事要說的沒?」

「沒了。」李斯想了想答。

「行,你把電視打開,然後該幹啥幹啥,我和細君說說話。」

「媽,我答應晚上教細君用手機的。」打開電視,李斯腆着臉說道。

「我可以教。」吳椿說道。

「你自己手機就弄不明白。」看母親又想霸佔自己老婆,李斯小聲嘀咕。

「你說啥!」吳椿板起臉問。

「我說我去玩電腦。」李斯起身去了卧室。

「細君,別管他,媽和你說啊……」笑語晏晏的拉起劉細君的手。

以前沒老婆也沒見你這樣,現在有時間就跟我搶。

一個老婆有些不夠啊!

最起碼還要再找一個,一個老婆陪我的時候,另一個老婆就可以陪陪媽。

算了,現在再找有些不合適,而且我也沒想馬上就找下一個老婆,還是等我真的想找的時候再說。

……

清晨,天空剛剛泛白,屋外傳來鳥雀的鳴聲。

客廳中有淅淅索索的響聲。

「夫君,是母親起床了么,我們也快起來吧!」劉細君朦朧睜開眼,就要起身穿衣。

將劉細君拉住,重新抱進懷裡,李斯閉着眼說道:「媽是去上班,我們不用起,還早。」

「媽上班這麼早?」躺在李斯懷裡,劉細君問。

「媽真辛苦!」

睜眼看了劉細君一眼,李斯嘆了口氣,把臉埋進劉細君胸前柔軟之中,悶悶說道:「以後就會好了,休息。」

「夫君!」劉細君喊了聲,見李斯沒反應,只能再次閉上眼。

上午。

「夫君,這套衣服怎麼和我的水法衣這麼像?」

正在教劉細君玩某款換裝遊戲,李斯聽到說:「法衣的外形本來就是根據衣服的屬性,夫君的認知,然後公主老婆的認同來定型的。」

「就看這套衣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