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諸天娶公主》[我在諸天娶公主] - 第8章 逛街,熟悉現世

熟悉着新的變化,原來《家中賢良妻》是這樣的功法。

共同修鍊,自己結出水元丹,細君那裡同樣結出水元丹。

兩顆元丹彼此共鳴,不管是誰修鍊,對方元丹都會得到同樣的修鍊效果。

這才是這個結婚證,夫妻一體的根本意義么!

老婆越多,修鍊越快?

白馬,一人一匹,這個結婚證,找個老婆送一匹白馬?

水旗到是只有一桿,但同時存在我和細君的元丹裏面,而且兩人可以同時拿出來使用,這就很不講道理!

法衣,水屬性法衣,這個到是簡單多了,水行之力法衣,水之力驅使,水之力越多防禦越高,主要是夠華麗。

「媽,媽,你們還在說什麼,好了就出來。」

時間過去這麼久,衣服早就該換完,卻還在裏面話說個沒完。

「喊什麼喊,喊什麼喊!我好不容易有個兒媳婦,就不能讓我們倆多說說話么。」吳椿不耐煩,拉着劉細君走出來。

「只是說說話的問題么?我剛把細君帶回來,還沒說到幾句話,你就把她給搶了!」李斯不滿。

「你的媳婦還給你,小氣巴巴的。」不耐煩說到,吳椿拉着劉細君的手遞給李斯。

劉細君有些懵,剛才不是還說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這樣了,難道這就是這個時代家人相處的方式?

順勢將劉細君拉到自己身邊坐下。

「媽,是你一說就沒完沒了,你不上班了?」李斯問到。

「上什麼班,我有兒媳婦了,半天不上班不行么?」吳椿沒好氣說道。

「你還知道上班,連個穩定工作都沒有,現在細君跟着你了,你準備咋辦?」

吳椿又擔憂起來。

「我正要和你說這個,媽,你把工作辭了吧!」提到工作的事,李斯說到「你兒子現在不難賺錢了。」

「你準備怎麼賺錢,用法術?這不合適吧!」吳椿懷疑說到。

「我不用法術賺錢,隨便去漢朝弄點值錢東西來賣就是了!」李斯答到。

「你不是已經把細君接回來了,你還可以去漢朝?」吳椿不敢相信。

「還可以,我和細君都可以過去。」李斯承認。

吳椿心裏放下心,知道李斯的確不難賺錢了,皺眉說道:「我們辭職要提前半個月,還要等半個月。」

「那就再等半個月。」李斯說道。

吳椿站起來,收拾東西就要去上班:「行,我去上班了,下午就跟領導辭職。」

看吳椿收拾東西,劉細君也趕緊站起來準備幫忙,吳椿趕緊阻止:「細君,你就陪着這個混小子。」

看劉細君重新坐下,吳椿就要出門,突然又想到劉細君身份證的問題。

「李斯,細君沒有身份證,你準備怎麼辦?」

「有啊,我忘了和你們說了。」

李斯這才想起來自己沒和母親細君說這個,畢竟和結婚證其它的變化來說,解決劉細君的身份問題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拿出劉細君的身份證。

「不僅身份證,連戶口就上好了。」

「這個是我的么?」一直沒說上話的劉細君問到。

「是的,這就是你在我們這個時代的戶籍證明。」李斯解釋到。

「有就好,我走了,你照顧好細君。」吳椿開門離開。

「我知道。」

「媽,再見。」劉細君站起身說到。

「細君快坐下,我們這沒必要這樣。」在門外狠狠地瞪了李斯一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