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白首》[誤白首] - 001 江擎的壓迫

盛耘躲了江擎兩年,眼看就要離開江家,可沒想到最後還是撞到了他手裡。

月色下,男人周身的氣勢冷峻,薄唇輕掀,漠然道,「盛大姑娘攔着我,是有什麼指教?」

盛耘身上彷彿有火在燒,眼尾泛紅,紅唇翕動,聲音顫顫着破碎道,「江大人,我……,幫我。」中間那幾個字,幾不可聞。

江擎與她對視着,片刻後,冰涼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反問,「決不後悔?」

盛耘閉了眼,算是默認。

一個時辰後,盛耘披着月色,踉踉蹌蹌的離開水榭,往朗月山莊的後門走去。

到了後門,卻發現一道熟悉的身影,背對着她正站在後門的花牆下,是江擎。

他轉過身,居高臨下的盯着她,久久未語。

盛耘見他無話,慢慢走向後門,路過江擎時,卻突然被他突然攥住手腕。

兩人視線相接,盛耘舔了下破皮的唇,眼神露出一抹擔憂。

江擎看着,面色溫和了一些,摩挲着她柔弱無骨的手背,別有深意道,「本官不會虧待你的。」

盛耘愣了一下,隨後又含糊的「嗯」了一聲,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送盛耘回去的是江擎用慣了的途安。

馬車裡,盛耘白皙纖細的手指緊緊的絞在一起。

江擎對她是什麼心思,她早就知道。這兩年為數不多的會面,他的眼神,每次都讓她生畏。

何況有了這次意外,她更確信他不會放過她。

可她決不願意做他後宅眾多女人中的一個。

江擎回到竹院時,一向嚴肅的眉眼間帶了一絲笑紋,連聘禮都合計好了。

途安是一個時辰後才回來的,他卸下身上的蓑衣,拍打了下身上的雨珠,然後就着婢女打起的簾櫳,繃著臉進了暖融融的內室。

「回來了。」靜坐在圓桌前,握着茶盞半合著雙目的江擎突然睜開眼,饜足自得的問了一句。

途安打了個激靈,他是知道自家大人對盛大姑娘的心思的。

盛大姑娘帶着妹妹來盛家學堂借讀的第一日,自家大人就託了二夫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