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白首》[誤白首] - 002 不潔,就是死罪

盛耘見盛夫人怒不可遏的模樣,原本沉靜下來的雙眼閃過一抹疲憊,不過很快又消失不見,她踩着軟鞋,一步一步走向盛夫人,看着她的眼睛,淡聲問道,「母親,你讓我跪下,請問我何錯之有?」

盛夫人盯着她,默了幾息,厭惡道,「你作為女子,不潔,便是死罪。」

盛耘見盛夫人只提她被人玷污,卻絕口不提她是被盛妍所害,不由掐緊了掌心,嘲諷道,「這麼說,母親是想逼死我,以保盛妍清白了?」

盛夫人只道,「你如今已經江大人的人,自然由他做主,明日我會讓人將你送去江府。」

盛耘聽到這裡,頓了一下,轉念想到送她回來的途安,還有什麼不明白,心中霎時一片冰涼,臉上無一絲血色。

是江擎,他佔盡了便宜,卻不肯放過她!

盛夫人打量着盛耘的臉色,緩緩站起身,握住她冰涼的手,諱莫如深道,「你這孩子,打小就聰慧,如今木已成舟,便安生候着江府的轎子罷!」話落,扶着身邊嬤嬤的手,緩步朝外走去。

「母親!」下一刻,盛耘突然出聲,望着她的背影道,「如果被強迫的人是盛妍,你是不是就算拼了命不要,也會為她討一個公道?」

盛夫人腳下停頓了一下,不過很快,便頭也不回的離去。

盛耘慢慢合上眼睛,她只是盛家的養女,盛妍還未出生時,盛夫人對她尚有幾分喜歡,可盛妍出生後,盛夫人便不再避諱她養女的身份,盛妍才是她唯一的心頭肉。方才,是她自取其辱了。

自知局面已無轉圜,盛耘只擔憂霍據,想着他的身子,她去了書房,伏案許久。待藥方字跡干透後,又生了一隻火盆,將這些年存下來的醫書、藥方及一些私物全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