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白首》[誤白首] - 004 折辱,噁心的男人

  盛耘聽他逼問,眸光一閃,言不由衷道,「忘記了。」

  江擎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裡,冰冷的拇指磨了磨她的下巴,「盛大姑娘,我說過,我不是不求回報的人,現在,給你兩個選擇,做我的通房,還是妾?」

  盛耘反問,「若是我都不選呢?」

  「盛家人、霍據,都得死。」江擎直起身子,言簡意賅,輕描淡寫。

  盛耘卻後脊生涼,江擎能在而立之年坐上侍郎之位,她知道他什麼都做的出的。

  江擎一雙利眸晦暗的盯着盛耘,等她選擇。

  盛耘倒是不擔心盛家人,但霍據她不得不多顧慮幾分,他自幼身體孱弱,怕是不堪受刑,江擎只需尋個由頭,將他在大牢里關上八九日,他便可自然病逝。

  想到這裡,她心頭騰起一絲無力感,抬眸眼波清泠的看向江擎,字字道,「我可以跟你,但我要做正室。」

  「正室?」江擎聽她這般說,眼底多了一抹嘲諷,「你也配?」

  盛耘眼底發紅,憤怒的看向他。

  江擎又低了低頭,嗅着她身上的暖香,嘲諷道,「這親自求娶的和送上門的可不一樣,盛大姑娘別會錯了意。」

  這是記恨她曾經的拒婚。

  「通房,還是妾?」江擎薄唇輕掀,又問了一句,似是刻意折辱。

  盛耘眼眸低垂,艱難道,「妾。」

  「賤妾,還是良妾?」江擎又問。

  賤妾是要簽賣身契的,份同奴僕,主家可以打殺買賣,良妾可以帶嫁妝進門,有些身份,又稱貴妾,犯了錯,可被遣出門,而非隨意打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