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白首》[誤白首] - 005 狗男人,笑什麼

  盛耘還有些昏沉,就着軟竹的手喝了一盞玫瑰露,人才清醒過來,嗓子也沒那麼沙啞,懨懨問道,「大人可說了要帶我去哪裡?」

  軟竹搖頭,「途安大哥並未提及。」

  盛耘「嗯」了一聲,收拾妥當後,跟着她出了松風院,朝府外走去。

  「盛姨娘請!」江府外,途安一面打起馬車帘子,一面朝軟竹打了個眼色,示意她回去。

  盛耘一上馬車,就察覺到一股寒氣,只見江擎直射向她的眼神如冰刃一般。

  「坐吧。」許久後,他方道。

  盛耘欠身坐下,而後打量着他的神色,問道,「大人要帶我去哪裡?」

  江擎並未言語。

  盛耘心中狐疑着,斂了眉目,不再作聲。

  馬車是在兩刻鐘後停下的,最先響起的是一陣嘲諷的嬉笑聲,「書生,你說你要狀告誰?」

  「當今吏部侍郎——江擎!」

  熟悉的聲音傳來,盛耘伸手就要掀起帘子,江擎卻先一步動手,鉗住了她的手腕,他眼底一片暗沉,驟然狠厲道,「你敢出去,我要他的命!」

  馬車外,衙役嬉笑聲還在繼續,「你想告江大人,那你可知民告官要先打五十大板,看你一副癆病鬼模樣,只怕有命挨打,沒命遞狀子……還是回去吧!」

  「若我非告不可呢?」馬車外,霍據一襲青衫,瘦弱卻蒼勁。盛耘自身難保的時候還在為他徹夜籌謀,他不可能什麼都不做。

  「給你臉不要,那就別怪我們兄弟不客氣了!」幾個差役朝霍據走去,不知誰先動手,一棍子將人打的跪倒在地,霍據膝蓋觸地,臉色煞白,劇烈的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