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白首》[誤白首] - 007 給大人服個軟

  「姨娘,奴婢伺候您梳洗歇下罷。」不知何時,軟竹輕手輕腳的從外面走了進來,壓低了聲音道。

  盛耘瞥了她一眼,「青杏在哪裡?」

  軟竹低頭道,「青杏姑娘昨夜發了急病,奴婢便做主將她送去城西別莊,好好將養着。」

  盛耘哪裡不知這是江擎的意思,半晌後,冷聲吩咐,「我這裡不用人伺候,你出去。」

  「那姨娘您的傷……」軟竹還想再說些什麼,盛耘豁然起身,指着外面道,「我說了,你出去!」

  軟竹見盛耘發怒,握緊了交疊在小腹處的手,屈膝福了下,默默朝外退去。

  待屋裡只剩下盛耘一個,她抬手抹去眼角猝然滑落的一滴淚,轉身朝凈房走去……

  次日晨起,軟竹小心翼翼的進來伺候,盛耘已經冷靜下來,並未再朝她發脾氣。

  梳洗過後,軟竹看着這位主子臉上青紫腫脹的巴掌印,小聲道,「奴婢幫姨娘您上點葯罷。」

  盛耘看了眼鏡中的自己,臉上白嫩和暗紫交錯,高高的腫起,嘴唇也破着,是有些可怖,便不置可否的「嗯」了一聲。

  軟竹鬆了口氣,立刻去五斗櫃那邊拿葯,然後用柔軟的指腹沾着,輕輕抹在盛耘的傷處。

  「你可知老夫人何時回來?」上完葯,軟竹收拾玉瓶時,盛耘突然問了一句,她只知江老夫人帶着江三小姐去了五台山看望早年出家的江老太爺,卻不知二人返程的日子。

  軟竹放玉瓶的動作頓了一下,接着輕聲道,「具體的日子奴婢也不曉得,只是聽途安大哥提過一句,守一大師年事已高、身子欠安,老夫人和三小姐實在無法定下歸期。」守一大師便是江老太爺出家後的法號。

  盛耘摩挲着手中的杯盞,未做聲。心中思忖着,守一大師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