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白首》[誤白首] - 008 為夫由你

  男人身上帶着一股酒氣,盛耘屏住了呼吸,奮力掙扎,卻怎麼也掙不脫,反而被抱的更緊。

  「放手!」在江擎吻上她脖頸之前,盛耘冷聲道,「大人就算想做點什麼,也請先去凈房洗去這一身酒氣。」

  「你嫌棄我?」江擎貼着她的耳鬢笑問。

  盛耘忍住噁心,道,「既然無法反抗,那不如就躺下享受,不是嗎?」

  江擎沒想到她會這麼說,抱着她的胳膊微僵,默了片刻,才道,「那就如你所願。」

  江擎去了凈房。

  盛耘看着他的背影冷冷勾了下唇角,重新燃起東屋裡所有的燭台。

  江擎仔細沐浴了一番,出來後,一眼便看到坐在妝鏡台前用干帕子絞頭髮的盛耘,女子豐臀細腰,曲線玲瓏,白色的寢衣系帶松垮,十分宜解,一時喉結滾動,眸色不自覺的深濃。

  片刻後,他視線繼續上移,看到的卻是銅鏡中女子臉上影影綽綽的傷口,而此時屋中燈火亮如白晝。江擎好似明白了什麼,忽然走向燈架,漸次吹熄了所有燭火。

  東屋的燭火次第亮起,又次第熄滅。

  盛耘眼神晦暗下來,乾燥的帕子也落到腳邊。

  江擎無聲出現在她身後,將她打橫抱起。

  「你的這些小心思,對我沒用。」深青色的帷帳放下時,他咬着她唇上的傷口說道。

  盛耘揚起脖子,「既然沒用,大人何必熄了所有燭火。」

  江擎已是箭在弦上,此刻偏要停下來,喘息着道,「耘娘若喜歡,為夫現在就讓人進來將燭火都燃上。」說著,竟當真去掀帷帳。

  盛耘不似他厚顏無恥,忙伸手握住他的手,帷帳又重新落下。

  次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