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劫天書》[武劫天書] - 第4章 獨孤九劍

對於修行人來說,沒有靈力是很恐怖的一件事,但是在大家修為都還不是很高的時候,沒有靈力未必就是絕路。

上輩子看的武俠小說中,就有一門功夫,使用者令狐沖當時沒有一絲內力,卻依靠它擊敗無數內力深厚的高手。

獨孤九劍。

獨孤求敗所創的傳奇劍法,本身沒有具體招式,卻窮盡招式變化之道,觸摸到法與理,是無招勝有招的典型代表。

「獨孤九劍前八式,黃階武技,灌頂傳承,應劫:真空劫三日。」

獨孤九劍雖然玄妙無比,破盡萬法,但是在這個高武世界卻並非那麼強悍,因此屬於黃階武技。

唯獨第九式『破氣式』,神而明之,存乎一心,可看破靈氣流轉,從而化解靈力法術。這一招就算在高階修士中也是不可小視的,屬於准玄階武技。

但是准玄階武技的施展本身是有靈力和境界要求的,如果沒有達到相應的境界,就算學會,也施展不出來。好比令狐沖在《笑傲江湖》最後也沒有掌握『破氣式』,因為他境界還不夠。

不過,會前八式,在聚氣境也幾乎是無敵的…葉歡幾乎沒有猶豫便選定了獨孤九劍前八式,真空劫三日即是喪失一身修為三日,這對高境界修行者可說是毀滅性打擊,但是對此刻聚氣三境且中了五毒靈瘴的葉歡來說,卻是沒什麼影響。

獨孤九劍前八式的所有信息湧入葉歡腦海,並自動整合,葉歡瞬間便將之融會貫通,同時,本就不多的靈力散去一空。

接着便有了葉歡那句嘲諷。

「小崽子,你找死。」受到葉歡恭賀發財的譏諷,龔老大的殺意幾乎呈實質化直逼葉歡。

「葉兄。」金重威也被葉歡這一下給愣住了,他還真的不跑,在這會嘲諷不就是送死?

「金兄不必插手。」葉歡好似渾不在意般,兩手依舊擺弄着那柄簡易木劍,嘻嘻笑道:「龔老大,我一直都很想發財啊,要不你送我一劍如何,盡你速度,盡你的力量,別怕刺死我,送我一劍發財。」

「這小子,莫非有什麼詭計?」龔老大聽到這話,反而略有謹慎,不過他眼神何等銳利,一眼便看到葉歡的身子在很小幅度的顫抖,額頭上微微有汗珠沁出。

呵呵,原來是虛張聲勢。

「那好,我就送你一劍,接好了!」龔老大看穿葉歡的虛張聲勢,一聲暴喝,騰躍而起,這一劍去似流星,快若奔雷。

劍發龍吟,音浪席捲眾人,攝魂奪魄。一道匹練的劍光自幾十丈外產生,到了半路已經變成了浩浩蕩蕩的劍氣長江。

大江流日夜,慷慨歌未央。

劍光如江流,龍吟如長歌。

這一劍,正是龔老大之前和金重威一戰所積壓的氣勢爆發的一劍,灌注了他最巔峰的精氣神之作,即使聚氣九層的高手也不敢直攖其鋒。

眾人皆是被這一劍震懾住心神,即使是金重威想出手營救都無能為力。

「這麼恐怖的一劍,身處核心的人恐怕會被絞碎吧。」眾人皆是這樣想着。

然而被江流劍勢裹挾在**的葉歡卻毫無懼色,內心古井無波,他摒棄了所有雜念,眼中只能看到那柄龍吟劍。

在龔老大的眼中,只見到他忽然擺出一個古怪滑稽的姿勢,身子半蹲,縮成一團,右手木劍以詭異的路勁斜斜刺出。

這是什麼玩意…龔老大並不在意,龍吟劍去勢不止,就在此時,異變陡生。

葉歡似彈簧一般縱躍而起,整個人在空中詭異的轉折,好似一隻躍出水面即將下落的魚兒。

「這!」龔老大瞳孔劇烈收縮,這葉歡看似滑稽的凌空轉折居然妙到毫巔地移動到他招式的死角處,好比他用劍光織成了一道大網,葉歡卻偏偏是一條漏網之魚。

「他居然一下就找到了我劍勢中的破綻。」龔老大之前爆發的一往無前的氣勢太足,此刻已經無法後退,當即就要施展出江流劍法後續的諸般變化,以圖速戰速決。

「不對,他的劍哪去了?」龔老大心中忽升警兆。

然而,為時已晚,龔老大突然感覺原本瞎掉的那隻眼睛又一痛,彷彿有異物從眼窩直接貫穿入腦,他只來得及升起一絲明悟和後悔,便失去了一切知覺,陷入無邊黑暗。

他的獨眼,造成了視覺的死角。

而那柄劍從視線死角刺來,穿越層層劍光,葬送了他的性命。

獨孤九劍,「破劍式」。

漫天劍光消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