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血戰》[武林血戰] - 第4章 平天六術3

他不敢太大聲說話,因為在這宅第中,住了上上下下不少於兩百口人,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自己的行蹤。他本是一個沒有家的江湖人,楚家是書香門第,能容納他並視他如家人,已讓他感激不盡,他不想讓其他人再為他以及他的兒子擔心。尤其是楚清的雙親,如果他們兩位老人家知道牧野笛要去何處的話,他們是絕對不肯答應的!
楚清沒有回答。
牧野笛又將話重複了一遍,屋內仍沒有回答聲,卻響起了極力壓抑的抽泣聲。
牧野笛輕嘆一聲,倏地雙足一點,便如翩飛驚鴻,幾個起落,已消失於庄外!
屋內,楚清終於支撐不住,低呼一聲:「風兒……」便已軟軟倒地!
空靈子坐在牧野笛製成的木輪椅上,大猩猩大獃半蹲於他的身後。望着與自己所在這塊半崖突出的平台間的白雲,不由地想起了當年牧野笛稱這裡為「齊雲台」的情景。
此時的空靈子已鬚髮皆白,夕陽的餘暉照在他的身上,更倍添寂寥。
自從五年前牧野笛離開「齊雲台」後,多少個日日夜夜,空靈子都在這種寂寥與等待中度過。
倏地,自崖底傳來了清越的笛聲。
大獃聽得笛聲,大為興奮,手舞足蹈,因為它已聽出這笛聲是小主人牧野笛的骨笛所特有的笛聲。
空靈子亦是頗為欣喜。
但欣喜之餘,他又暗暗一嘆。
因為,他聽出那笛聲中有一絲難抒之鬱悶。
出現在「齊雲台」的除了牧野笛外,竟還有一個年僅三四歲的男孩,男孩以好奇的目光望着鬚髮皆白的空靈子,面對咧牙擠眼的大獃,他竟無懼怕之色。
牧野笛恭敬地跪於空靈子面前,道:「弟子不肖,四年前無意中遇險,幸得一位姑娘不顧避嫌全力相救,弟子深感其恩,更知男女授受不親這一世俗之禮,於是……於是弟子便與她結為夫婦,沒想到從此弟子所習練的『混沌無元』內功心法再無進展。令弟子更為不安的是,五年來,除了探知夕苦在離開不應山後不久便被殺外,再未探得其他五人的下落。也許,弟子出現於江湖中時,因他們識得弟子的容貌,所以早有所防備。弟子只怕難以完成師父的心愿。正因為如此,弟子將我兒牧野靜風領來,請師父加以教誨,他日風兒再入江湖,朝莫諸人對他一無所知,成功的機會必將更多。弟子亦會在暗中多加留意。」
空靈子早有所預感,聽到這兒,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伸手撫摸着牧野靜風的頭,緩聲道:「看得出這孩子身具異稟,武學天分也許不在你之下,但你我替他所選的路,又是何等坎坷……」
牧野笛心情沉重,垂手而立。他心中默默地道:「風兒,十數年後,你將肩負師門重任了。爹爹為你取名靜風,本就是一種難以企及的期望。人世間,又豈會有靜止的風?」
世上有沒有靜止的風?
沒有!
風,註定是一種飄泊着的美麗。
正如有一種人他註定會如星辰一般燦爛光輝!
凄艷的血光攪起滿天晚霞時,是一剎驚魂,一時心跳,一種慘厲的美,一場殘酷的夢!
在生生死死之際無怨無悔的是英雄——英雄卻並不總是要淚滿衣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