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血戰》[武林血戰] - 第6章 初展鋒芒2

牧野靜風猛地清醒過來,正待閃開,卻聽得有細微得幾不可聞的暗器破空之聲!
聲音雖小,但對牧野靜風來說,卻已可以在瞬息之間迅速地判斷出暗器的來向、速度、數目,以及大致的形狀!
暗器只怕是所有武學中花樣最多的一種了。
而空靈子卻將天下諸般暗器的手法融為一體,從諸般暗器手法中提煉出已臻返樸歸真之境的武學,又融合了四川唐家暗器的靈巧、東海塢堡暗器的狠辣、江南蔡氏堂暗器的多變,可謂是登峰造極!
牧野靜風一聽便知對方的暗器為細小的錐狀物,數目在六七枚之間,現在看似排作兩行分取上下兩路,其實真正的殺着尚未顯實!
這些判斷,他都是在不及眨眼的一瞬間完成的。
未作絲毫猶豫,他的身軀突然如風中柳絮般飄了起來,身姿之洒脫從容,讓人嘆為觀止!
牧野靜風所學之六術中,最擅長的就是劍與輕身功力。
這一次,可謂是初試牛刀!
他的身形以匪夷所思的角度和速度穿掠閃幻,令人目眩神迷!
更讓人吃驚的是他所閃避挪掠的方向,似乎恰好是迎向那六枚暗器的!
莫非他真的被迷了眼不成?
「酒窩」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安。
倏地,驚艷的六枚暗器行至半途,其方向突然齊齊一變!
這才是她最後的殺着!
但此時她所發出的暗器對牧野靜風已構不成任何威脅,因為牧野靜風本來看似要被暗器打中,但在六枚暗器突然變向之後,恰好可以悉數將它們安然閃過!
也就是說在驚艷暗器變化之前,對方早已極其準確地判斷了她的變化!
驚艷一招失手,大吃一驚,這本是她慣用的一手,不少人被她的美艷軀體所分神,加上她暗器手法亦是精絕無比,常常使對方未能回過神來,已遭了她的毒手!
不敢怠慢,驚艷的綢帶如靈蛇般向身在空中的牧野靜風標射而出,竟將空氣擊得「噼啪」作響,可見其疾其勁!
牧野靜風自然毫不畏怯,右掌一沉,便向綢帶抓去!
「嘶」的一聲,驚艷右腕一震之下,綢帶突然裂作五份,分作五個方向向牧野靜風電射而出,直取其五處大穴!
牧野靜風沒有料到驚艷的綢帶還有如此變化,雖然抓住了其中的二份,但同時他的右腿「血海穴」已被掃中!
右腿感覺一麻,竟已無法動彈!
他的身形不由一滯!幾乎就在同時,驚艷內力一吐,綢帶中突然迸射出數枚銀針,破空而出!
牧野靜風又驚又怒,一聲暴喝,反手一帶,綢帶被他扯得筆直,驚艷的身軀也飛了起來!
牧野靜風疾運「混沌無元」,無形勁氣從他身體的每一個部分迸射而出,他的衣衫無風自鼓,獵獵飛揚!
數枚銀針在離他的身軀尚有數尺之距的時候,被他的無形真力一阻,立即直墜而落!
驚艷此時已掠至牧野靜風的上空,一聲盪笑,她身上本就遮不了多少風光的衣衫突然離開她的身體,向牧野靜風當頭罩下!
牧野靜風此時正好用體內真力沖開右腿被封住的「血海穴」,忽覺一陣幽香撲鼻,驚艷的羅裳已如一片輕雲罩在他的身上!
牧野靜風暗叫不妙,出掌如風,已在瞬息間縱橫穿射如刀!
「嘶嘶」之聲不絕於耳,那是驚艷的衣衫被劃作絲絲縷縷的聲音。
倏地,牧野靜風的右掌反撐之時忽有異樣之感,一種溫軟柔膩之物被他撐個正着!
如果此時牧野靜風內力一吐,驚艷定會血濺當場!
但牧野靜風卻覺右臂一麻,如遭電擊,猛地向回縮來!
幾乎就在同時,驚艷已飛身從背後貼上,修長的四肢如八爪魚般纏住牧野靜風的身體!
這正是她一慣常用的伎倆,就是要利用她有魔鬼般誘惑力的身體給對方造成無形的心理壓力,然後讓對方在熱血賁張的激情中死去!
這一招她可謂是屢試不爽!
溫熱而柔若無骨的嬌軀緊貼於牧野靜風身上,使他一時腦子一片空白,竟不知如何是好!
驚艷一翻腕,寒光一閃,一把柳葉般的短刀已赫然在手,閃電般直刺牧野靜風腹部!
冰涼的刀刃使牧野靜風一下子清醒過來,他沉喝一聲,身體突然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形,同時帶着驚艷一起長身掠起,身軀扭旋如風!
短刀不知什麼時候已脫手而飛!
而牧野靜風的雙手已絞住了驚艷的雙手!他再一使力,「咔嚓」一聲,驚艷的左手已生生折斷!
驚艷也的確硬朗,折骨斷臂之痛竟也被她忍下了,銀牙緊咬之際,玉腿倒卷,已向牧野靜風膝頭踢去!
牧野靜風並不在意,準備與對方硬接!他堅信定是對方的腿先廢!
但驚艷的腳尖突然一綳,「錚」的一聲輕響,一把薄如蟬翼般的刀尖從她靴底彈出!
「嘶」的一聲,牧野靜風的腿部被劃開了一條深深的口子,鮮血湧出,一下子將他的一條腿浸得透紅!
驚艷全身上下竟無一處不可殺人!
牧野靜風只覺右腿有些涼意,低頭一看,才知受了傷,因為對方的刀太薄,加上又極其的鋒利,所以雖然傷得不淺,卻並不如何地疼痛!
牧野靜風大怒!他感到驚艷的武功並不十分高明,沒想到自己與這樣的角色對陣,居然也會受傷!
一聲暴喝:「拳法無邊!」
無數凜烈勁暴之拳影霍然攻出,強烈已極的拳風充斥了酒樓的每一個角落,滿屋子的東西一時如同遭到了龍旋風般飛舞飄零!
掌風如狂風暴涌,似可席捲一切!
驚艷神色終於變了,她發現牧野靜風的武功比她所想像的還要高明許多!
在對方密如連珠鋪天蓋地般的掌影中,驚艷快逾石火的一閃,身影掠走宛如一抹有形無質的幽靈!
但牧野靜風的拳已幾近格殺勿論!
一聲慘呼,驚艷已如風中敗絮般倒飛出去,一直飛出數丈開外,方砰然落地,身形過處,有熱血拋灑!
牧野靜風一拳擊中了驚艷的肋部,驚艷已清晰地聽見了骨骼折斷之脆響聲!鑽心般的劇痛一下子傳遍了她的全身,她感覺到自己的心在抽攣!
落地之後,驚艷獨自強撐着想起身,但她根本無法做到這一點,身體才略略一動,便一陣劇痛襲來,她一聲慘叫,暈厥過去!
未待牧野靜風有絲毫喘息的時間,驚魂一聲怪嘯,手中黑亮之槍猝然疾揚,人影亦隨之暴竄而起,槍尖點紮起萬千寒星,挾着暴烈凌厲之勢,向牧野靜風撞擊而來!
牧野靜風驀聞音響,不用回頭便知是驚魂已猝然發難了——看樣子,他與不驚堂真的是要結下難解之怨仇了!
從破空之槍聲聽來,驚魂的槍法極為不俗!空靈子在與牧野靜風縱論天下時,曾提到各類兵器各種武學的絕世高手,說到槍時,空靈子說他自己尚身在江湖時,天下有四位使槍的絕世好手,倍受世人推崇,他們分別是「怒槍」柏楊、「破月槍」談易、「槍鬼」席舟、「亂槍」胡深。
其中「亂槍」胡深的槍法似亂非亂,似斷實精,走別人不敢走的路,一式一招莫不是別出心裁,看似雜亂無章,全無規律可尋,其實是亂得中規中矩!
空靈子最後評價說:當時四大絕世槍手中的「破月槍」談易已退隱江湖;「怒槍」柏楊的槍法自狂暴如排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