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血戰》[武林血戰] - 第7章 初展鋒芒3

牧野靜風心道:「他們之間果然是積怨已久!」
正思忖間,水紅袖已搶先出手了!
青瑩瑩的劍光在她手中吞吐着電光似的掣閃冷芒,幻作形形**的光亮之景,以迥異的角度穿掠飛射,破空之聲格外地尖銳,身形閃幻間,她已逼近驚魂!
驚魂半步不退,手中長槍宛如石火猝閃,已在瞬息之間暴扎萬點繁星,真幻不辨,虛實難分,偌大一個酒樓,幾乎已被他的槍影瀰漫個嚴嚴實實!
金鐵交鳴之聲不絕於耳!
犀利的光影翩飛,流閃的寒芒交織,兩個人在死亡與生存的陰暗線條間閃掠騰跌!
轉瞬間,兩人竟已過了三十幾招!他們相鬥時,可沒有牧野靜風與驚魂相鬥時那麼「斯文」,只聽得「乒乓」之聲響成一片,兩個身形翻飛穿掠之處,酒樓的物什已是四散飛射,滿地狼藉!
牧野靜風發現水紅袖的劍法果然極其不俗,在對方似可穿雲射月的槍芒中仍從容應付!
對於這樣的局面,牧野靜風是再滿意不過了,驚魂與水紅袖戰得難分難解之際,他恰好可以脫身離去。
正當他悄悄轉身,向門外走去之時,卻聽得一個如冰般有徹骨寒意的聲音在窗外響起:「不驚堂已覆滅,你還負隅頑抗嗎?」
聲音不大,但每一個字都那麼的清晰,像一粒粒水銀般貫入人的思想,縱使有再多的喧鬧聲,也能清晰聽聞。
連牧野靜風這樣的局外人聽得此聲,也是一怔!
此聲剛落,便聽得一聲悶哼,驚魂已倒跌而出!
他是因為這冰涼刺骨的聲音而不由心中一凜,他的武功本就與水紅袖在伯仲之間,這麼一分神,立即吃了大虧!
他的腹部幾乎被水紅袖一劍洞穿,而後背也被拉開了一道長長血槽,血肉齊翻!
他的臉一下子因為痛苦而扭曲了,本是挺立如標槍般的身軀終於彎曲了。
只聽得水紅袖高興地道:「多謝如霜姐姐相助!」
牧野靜風有些驚訝地回過頭來,不明水紅袖話中之意。
卻見一個窗戶處,白光一閃,屋中便多出了一個身着白衣的女子,只聽她道:「這一次不是我設計幫你,我說的是一個事實。」
水紅袖有些驚訝又有些欣喜地道:「不驚堂真的被滅了?」
白衣女子淡淡地道:「不驚堂的人只是一些跑跑腿的角色,如果在他們身上也費了那麼多周折,我們還如何成事?」
牧野靜風第一眼看到白衣女子時的感覺就像看到了冰雪雕就的麗人。
是的,惟有冰雪,才會有如此懾人之寒意!
被水紅袖稱作如霜的女子有着令人難以置信的清麗容面和高貴而不可侵犯的身姿,但她的目光極其的冷漠,一種難以形容的冷漠,似乎天地間已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引起她的熱情。
在淡漠之後,似乎還有永世也化不開的憂鬱與痛苦。
她背上插的同樣是雙劍,奇怪的是她的劍一長一短,劍如她的人一般,古樸高拙,泛着冷冷的光芒。
牧野靜風有些發怔地望着白衣女子,他深感奇怪的是驚艷與如霜都是絕世麗人,為何給人的感覺是如此的不同?
他對女人的閱歷幾乎是一片空白!而一日之間,便讓他見了二位姿色卓絕的女子,無怪乎有「惶然不知所措」之感。
如霜冷冷地掃了驚魂一眼,道:「你走吧,我不殺你。」
聽她的語氣,似乎要殺驚魂只是易如反掌的事——也許這的確是事實,驚魂的傷口處鮮血一直在流,他能夠站到現在而沒有倒下,已是頗為硬朗了。
水紅袖有些不解地道:「斬草不除根,必有……」
如霜輕輕地揮了揮手,水紅袖立即緘口不言了,看得出,她對如霜是又敬又畏。
驚魂怨毒至極地看了水紅袖、如霜一眼,然後踉蹌着步子,將暈絕於地的驚艷抱起,跌跌撞撞地向外走去。
水紅袖有些不甘心地看着驚魂離去的背影,卻聽得如霜冷冷地道:「我怎麼可能讓他活過今日?」
水紅袖與牧野靜風都吃了一驚,水紅袖愕然道:「姐姐的意思是……」
如霜不帶一絲感情地道:「現在不是殺他的時候,這兒也不是殺他的地方,我要讓他的死發揮出最大的價值。」
水紅袖似乎有些明白,又有些糊塗了。
牧野靜風只聽得心中泛寒,心想:「不驚堂已亡了,不管這樣的結局對他們來說是否過分,總而言之,對我來言,大概不會有什麼壞事,再也不會有不驚堂的人對自己糾纏不清了。」
想到這兒,他心中略有一種如釋重負之感,便徑直向外走。
「請留步。」聲音很淡很冷,說是「請」,卻沒有多少「請」的意思。牧野靜風心中很不是滋味,但不知為何,他還是停下來了。
這自然是如霜的聲音。
只聽得水紅袖道:「他不是不驚堂的人,對我……對我幫助很……很大。」
牧野靜風心中好笑,他何嘗有過「幫助」之心?
如霜冷冷地道:「不驚堂如果有他這樣的人,我們又怎能動得了不驚堂?我只是要與他說幾句話。」
牧野靜風只是緩聲道:「我聽着。」
如霜道:「無論你是什麼來頭,從今天開始,有二股勢力都有能力要殺你。」
牧野靜風沉默不語。
如霜繼續道:「一股力量就是我們;另一股力量是不驚堂身後的勢力。」
牧野靜風輕哼一聲。
如霜道:「我知道你的武功很高,但我要告訴你殺人與武功高低並沒有絕對的聯繫。」
牧野靜風聽罷道:「現在我可以走了嗎?」
如霜目光一跳,立即又恢復了原來的淡漠,她道:「請便!」
卻聽得水紅袖叫道:「等等,接着這個!」
牧野靜風只聽得身後有輕微的破空之聲,從聲音上聽來,並不像暗器,他不假思索地反手一抄,已有一硬物在手。
「人在江湖中,就要像一個江湖人,我第一次見到你,就感覺到你是個初入江湖的人,所以才選中你寄放一下包裹,以後你若還是以獵物換取食物,那麼你就永遠別想真正地融入江湖!」
牧野靜風手中握着的是一大錠銀子。
水紅袖繼續道:「這是我借給你的,以後還我就行了。」
牧野靜風奇怪地看着水紅袖,半晌,方點頭道:「多謝了。」竟真的把銀子揣入懷中,然後轉身離去。
他在心裏道:「一切都有些莫名其妙。」
這是這座小城最大的客棧,今夜,客棧內住進的全是武林中人,他們正是為角逐「霸天十衛」而來的,奇怪的是安置他們的竟是官府中人,顯然霸天城勢力之盛,竟已滲透到周遭官府之中。
牧野靜風亦居於這家客棧中。
一個以刀為兵器、黑道絕世高手、年歲四五旬之間——霸天城城主足夠引起牧野靜風的興趣。
也許,霸天城城主會是師祖六位逆徒之一?
牧野靜風心知若是如此,那麼他的名字將足以讓對方有所警覺,因為世間以「牧野」為姓的,只有他與其父牧野笛,所以牧野靜風在找到霸天城設於此城的招募處後,並未說出真實姓名,而是自稱「穆風」。
與牧野靜風同居一室的人連他在內共有六個,六張床一字排開,牧野靜風是最裡邊的那一張。
當所有的人全躺下之後,有人便吹熄了燈。
誰也沒有說話。
因為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