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血戰》[武林血戰] - 第9章 霸天十衛1

此刻,牧野靜風正在如同行軍將士所搭的帳篷之中。
從城門進城之後,牧野靜風驚訝地發現城內除了身佩兵器的人格外多些以外,與尋常之城並無很大的區別。
這兒也有**、妓院、酒樓、瓦肆……
當然,這應該只是霸天城的外圍,想必在核心層內,定是嚴密的地道的江湖組織。
一日三餐皆有人送來,牧野靜風樂得享受。
在不應山中,他很小便開始學會為自己及師祖設法弄到吃的了,長大後,這任務自然更是非他莫屬,難得現在可以飯來張口,何樂而不為?
他心想:「霸天城的人作了不少惡,也該他們伺候伺候人了。」
到了天黑之時,眾人正自無聊之時,突然帳門被人一掀而開,十個黑衣蒙面人突然沖了進來,每個人都是利刃在手,一進帳內,立即突出殺着,向帳內之人砍殺過來!
立即有一人被攻得措手不及,驚叫一聲,血濺五步,當場斃命!
眾人很快便明白了,這又是新的一輪「考核」。
不及細想,眾人紛紛拔出兵器,奮力抵抗!
牧野靜風又驚又怒,心中道:「來得好!反正你們矇著臉又沒打過招呼,我就假裝糊塗殺你們個片甲不留!」
如此一想,他在腰間一摸,那把購來的劍已脫鞘而出。
一出手,他便用了一招「生死由劍」,與他挨得最近的一個蒙面人還未反應過來,已被一劍穿喉,如同一根朽木般向後倒去!
空靈子傳給牧野靜風的武學之招式都很少,因為這些武學本就是化繁去簡而成的,其精髓便在於其返樸歸真的內涵。
譬如劍法,只有四招,分別為「生死由劍」、「魔消道長」、「大智若愚」、「逍遙容與」。
窮盡空靈子數十年的精力,集百家之精華而成的劍法,又豈是常人所能抵擋的?
牧野靜風一招得手,正待如法炮製殺個痛快時,忽然發覺如此殺法甚為不妥,因為如果自己的武功太過惹眼,必會引起霸天城中人的注意,而這不是他所希望的!
當下,第二招走至半途,突然變招!
這本是必殺一招,對方已陷於死亡前的絕望之中,沒想到牧野靜風突然變招,對此蒙面人而言,可謂是絕處逢生!
不敢怠慢,他趕緊舉刀一格,然後就地一個懶驢打滾,滾將出去!
牧野靜風有些遺憾地嘖了一下嘴,他相信方才他至少有三次機會可以殺了這位黑衣蒙面人。
帳內此時已亂作一團,不時有人慘叫着倒下,倒下的既有黑衣蒙面人,也有牧野靜風這幫人中的。
顯然,對方也是迫於命令,不得不全力相撐,要麼他們殺了帳篷內的人,要麼被殺。
牧野靜風極力剋制着,將自己的劍法打了折扣,戰了一陣子,又殺了一人,傷了一人。
倏地,外面響起了刺耳的號子聲。
便見尚活着的六個黑衣人立即反身掠出,退出戰圈,向帳篷外掠去!
這時,帳內十四人中已有四死二傷!
剩下的人面面相覷。
忽聽得門外響起一個嘶啞的聲音:「帳篷內的人全都出來。」
眾人相顧一眼,然後便走了出去。
原來霸天城的人要將角逐「霸天十衛」的人進行重新分組,而死傷者則被他們的人帶走了!
這一夜,如此經歷他們共進行了三次,殺手的武功一次比一次高明!
而牧野靜風則藉機殺了七個人,這些人皆是死有餘辜,牧野靜風殺得毫無心理負擔,可惜為了掩飾自己,他不能殺個痛痛快快。
待到天明時,本有百多號參與角逐「霸天十衛」的人已只剩下四十多個了!
當這四十多人被集中在一起時,牧野靜風不經意中發現文弱書生模樣的人仍在,還是漫不經心地懶懶洋洋的樣子。與他相比,大多數人則顯得有些緊張了。
畢竟,昨夜是連續的血戰,即使活下來了,感覺仍是會心有餘悸的。
這存留下來的四十多人,已全是一流高手了。
牧野靜風靜靜地站在人群中,他的餘光注視着自己身側的這些人。
高矮肥瘦俏丑不一,武功路子也是迥異,現在卻為了各種原因一齊走入了這充滿血腥暴力的境地,不知這些人中,有幾人會是心情平靜的?
或許一個也沒有吧?
這四十多人只是與牧野靜風在同一天應徵而來,而霸天城此次徵人共用了四天!
也就是說像他們這樣的人,少說也有一百多人!
……
決戰是在三日之後。
在這三日之中,又有一部分人被單獨引了出去——也許,這些人便是朴笑所說的「心懷叵測」之人。
三日之後,是一個陽光極好的日子。
這兒是一個廣闊的校場。
校場的東、西、南三側全是身着勁裝,全身披掛,殺氣騰騰的霸天城兵卒,在他們身後,是三排弓箭手。箭已在弦,而且箭尖呈一種幽藍之色,顯然是淬了劇毒!
而北側則高高搭起了一座彩棚,彩棚四周更是警衛森嚴,而且看得出守衛彩棚的全是一流好手!
彩棚中有一排氣勢不凡的太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