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後,九爺攜崽追妻火葬場》[五年後,九爺攜崽追妻火葬場] - 第5章

第5章 死變態到底是人還是鬼?
怎麼樣?
敢賭嗎?
如果全部是正品,我免掉之前的abc 萬;如果你翻車了,按照合約,賠償總價值的20%。」
司清瑤眉尾挑了下。
這是在和她打對賭協議?
總共有多少包包?」
五十個,鉑金鑽扣!」
兩億五千萬的單,如果翻車,她要賠償五千萬!
如果沒翻車,她能節省abc 萬!
司清瑤在心中算了一筆賬,為了保住鑒定行,這是唯一的一個辦法。
何不賭一把?
行!」
司清瑤點頭,時間?
地點?」
君九淵已經轉身離開,明天我會派人過來接你!」
見他乾脆離開,司清瑤愣了下。
難道他過來只是為了說鑒定奢侈品包這個事?
不過,她也懶得去理會他,轉身徑直地回到店中,加入夏小悠的行列中。
君九淵轉身,看着司清瑤的背影,墨色的眸子中,飛快地滑過一絲暗芒。
這時,他的助理,許晨氣息紊亂地跑過來。
九爺,剛才闖紅燈的違章已經全部處理好了。」
一想起剛才的經歷,許晨額頭又是一層冷汗。
他還是第一次見九爺開車如此不要命了,在市區上演速度激情,連着闖了好幾個紅燈。
君九淵轉身就走,邊走邊吩咐,準備明天飛S城的私人飛機。」
好,九爺,這次多少人陪您去S城?」
一人!」
許晨猶豫了下,小心翼翼問道:是男的還是女的?」
女人!」
許晨差點倒吸一口氣,這還是九爺第一次帶女人出差。
他不禁好奇這女人的身份?
不過,他很快調整好面部表情,掏出手機開始訂酒店。
……月亮灣酒樓,頂樓,總統套房一間……」他話還沒說完,便感覺有一道凌厲的視線,殺過來。
抬頭一看,便和君九淵深邃的目光對上。
少自作主張!」
丟下這句話,君九淵已經鑽入車內,揚長而去,留下吃了一嘴尾氣的許晨。
許晨傻愣在原地,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
立馬改口說道:定兩間,一間總統套房,一間商務房。」
第二日,司清瑤來到店裡的時候,君九淵的車已經停在外面。
車后座的車窗緩緩落下,露出君九淵的側臉。
今日的他,黑色頭髮全部梳到腦後,露出漂亮額頭,銳利的黑眸,直挺的鼻樑,削薄輕抿的唇,稜角分明的輪廓,簡直就是上帝最完美的傑作。
特別是下顎線,完美的無可挑剔。
更讓人驚艷的是,從他身上自然散發出來的矜貴氣質,如開在雪山之巔的雪蓮般清冷,讓人不敢靠近一分。
司清瑤有點失神。
五年過去,雖然他整個人都變的冷漠疏離,但絲毫不妨礙他的帥氣。
上車!」
一聲冷冽的聲音,夾雜着不悅,把她從晃神中拉出來。
她抬頭看去,車窗已經關上。
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後,她又恢復成了那個幹練的奢侈品鑒定師。
在司機的幫助下,司清瑤放好行李,本來想坐到副駕駛座上,結果發現已經有人,不得不坐到后座,君九淵身邊。
一上車,司清瑤便閉目養神,而君九淵似乎還在處理公事,兩人全程無交流。
就連上了君九淵的私人飛機,也是如此。
一直到入住月亮灣酒店,兩人竟是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司清瑤很滿意,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