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在危險游戲裏封神很正常吧》[無限:在危險游戲裏封神很正常吧] - 第4章 夢中的少女,刺破胸膛

眼見那壯漢要離開。

圍着火堆的瘦小男生,有些緊張的看向他,「你,你要去哪裡?」

然而那壯漢頭也不回的說道,「廢話,當然是去睡覺!」

睡覺?

都發生這種詭異的事情了,怎麼還有人敢去睡覺?

瘦小男生不理解,茫然的看着壯漢離開,但他又不敢跟上去,直到看着對方,去了二樓的某個房間休息後。

他才慢慢的收回了目光。

只是因為壯漢的離開。

其他人卻莫名的鬆了一口氣,心情也放鬆了一些。

沒一會。

就見陳斌和紅毛,又找到了蘇九晨,前者態度還行,後者嘛……

「臭小子!你踏馬的剛剛陰我?」紅毛怒瞪着蘇九晨,似乎下一秒就要動手打人。

然而蘇九晨卻茫然的看向他,「嗯?你說的是什麼事?」

這副無辜又不明白的樣子,紅毛瞬間自我懷疑起來,難道剛剛沒有陰他?

陳斌不想多事,對着紅毛說道,「行了,剛剛的事情,就等它過去了,我們先去那邊,問問另外兩個人的情況。」

紅毛有些不爽,但也暫時忍下了。

「算你小子好運。」

而蘇九晨笑而不語,看着紅毛和陳斌的背影,也跟着去了火堆邊,打算聽聽另外兩人的情況。

……

「我叫林倩,是個學生,本來在家裡寫作業,但突然就被拉進游戲裏了,而且還在外面淋了一會雨,要不是剛剛那個大叔敲門,我應該也不會進到這裏面來……」

說話的是那個內向女生,很配合的說了自己的事情。

只是她的嗓音很小,但語氣卻透着堅強,應該是屬於外柔內剛的小女生。

這時。

那瘦小的男生,也猶猶豫豫的說道,「我叫鄭帆,也是學生,本來今晚吃了晚飯,打算早點休息,但剛剛躺到床上,就突然出現在這裡了。」

隨即。

陳斌也做了自我介紹,「我叫陳斌,你們可以叫我陳哥,本來今晚我在公司加班,也是同樣出現在這裡。」

至於紅毛叫何紅剛,今年28歲,是個無業游民,也是個徹頭徹尾的地痞流氓。

而躺在地上昏迷的女人,名字叫馮月菊,身份還不知道,但同樣是被突然傳進游戲裏。

最後。

幾人都做了簡短的介紹後。

蘇九晨也配合的說道,「蘇九晨,在校學生,情況和你們一樣。」

所有人都將信息交流完畢後。

以陳斌為首,開始說起這次的遊戲副本,大家最好團結在一起。

畢竟大家還是新人,沒有經驗,要是大家抱團一起度過任務,說不定很快就能重新回到現實世界。

接着,大家又說起了副本內容。

只是眾人聊了半天,也沒太大的進展,只知道有個惡魔,可能會潛伏在玩家之中。

因此以陳斌為首,決定讓大家不要分散,最好不要單獨行動,如果要去哪裡,至少三人以上才行。

這點,其他人也都同意了。

但唯獨蘇九晨想的不一樣。

第一,在這危險遊戲中,抱團也不一定能存活下來。

至少蘇九晨覺得,與其和惡魔共處一室,還不如單獨一個房間,至少不用擔心自己睡着後,會有人向自己捅刀子。

第二,就是之前離開的壯漢。

作為一個老玩家,先不說實力如何,但他卻選擇待在房間里,一定是有一定的原因。

多方面考慮完後。

就見蘇九晨突然站了起來,看着眾人說道,「既然你們都聊完了,那我也上樓睡覺去了。」

眾人:「???」

紅毛何紅剛立即炸毛,「靠,剛剛才說不要單獨行動,你這就要去睡覺?你玩我們呢!」

陳斌也皺着眉頭,神情有些不悅。

這個蘇九晨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今他們幾人都被拉進這奇怪的遊戲中,最應該做的就是團結一致,然後努力一起回到現實世界才對。

可他才說了,大家要在一起行動的事,這蘇九晨就說要去睡覺?

難道他是想單獨行動?

還是不想聽從別人安排?

然而不管其他人怎麼想,蘇九晨依舊轉身走人。

畢竟。

他們幾人做了決定,和他蘇九晨有什麼關係?

只是還沒等蘇九晨離開,就見何紅剛一臉不爽的走了過去,打算新仇舊恨一起算。

他勢必要收拾一下這小子!

「臭小子!」只見何紅剛提起拳頭,就往蘇九晨臉上揍。

然而蘇九晨臉色未變,隨意的一個側身閃過,直接伸手抓住何紅剛的手腕,微笑道,「大哥叫我做什麼?難道也想去睡覺?」

何紅剛手上一疼,臉色瞬間難看,用力的扯了扯,但根本扯不開!

這蘇九晨的力氣也太大了,捏着他的手腕,就像是鐵鉗一樣,痛的他想哭。

「我,你……」

何紅剛震驚,心情複雜的看着蘇九晨,從手腕的力度,他已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