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在危險游戲裏封神很正常吧》[無限:在危險游戲裏封神很正常吧] - 第5章 第一個犧牲者

鄭帆死了。

就是那個瘦小的男生,原本在客廳里待着的人,可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竟然死在了一樓衛生間。

而且死狀那麼凄慘,但卻沒有一個人發現。

「怎麼會這樣……」陳斌喃喃自語了一句,隨後看向其他人,「昨晚,你們有誰見他上衛生間了?」

「沒,沒有……」何紅剛吐了半天,臉色蒼白無力。

而林倩也忍不住哭了起來,「昨晚大家都在一起,沒見他獨自離開。」

沒有獨自離開?

那怎麼會死在衛生間里?

而且鄭帆死狀殘忍,應該會發出很大的響動,可怎麼沒有一個人察覺?

陳斌越想背後就越發寒,有個不太好的猜測,突然從腦袋裡冒了出來。

這時。

樓梯口有人下來了,是昨晚一早就去休息的壯漢,見眾人哭的哭,吐的吐,他忍不住說了一句。

「不就死了一個玩家,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呵,更恐怖的你們還沒機會見呢。」

其他人沒敢出聲反駁。

這哪是死了一個玩家?明明就是一條鮮活的生命,被人殘忍的殺害了啊!

這壯漢怎麼可以說出這麼冷血的話?

然而他們不知道,當他們在危險遊戲待久了之後,也會慢慢變得麻木,死人……不過是最常見的事情罷了。

沒一會。

蘇九晨也從樓上下來。

昨晚他夢了一夜的花海少女,覺得莫名其妙的同時,又忍不住猜測,會不會跟這遊戲副本有關?

「早啊,各位。」蘇九晨看向一樓的幾人,隨意的打着招呼。

但其他人臉色都很難看,根本沒心思和他說早安。

還是那林倩,走到蘇九晨旁邊說了一句,「昨晚,鄭帆死了……」

死了?

蘇九晨看向她,「在哪裡?」

林倩眼睛哭的泛紅,見蘇九晨看着自己,又連忙低下頭,「在衛生間里。」

「好。」蘇九晨點了點頭,「謝了。」

林倩紅了臉,但又想到有人死了,她竟然還在亂想,瞬間覺得自己這樣,真的太過分了。

另一邊。

蘇九晨走到衛生間門外時,就聞到一股惡臭味,還有濃烈的血腥氣息。

果然他才走進衛生間,就見到鄭帆的屍體,胸膛被木塊**,死狀非常凄慘。

這極為血腥的一幕。

蘇九晨除了有一點點不適應,但很快就冷靜下來,認真的查看起鄭帆的屍體。

四周的血跡很多,但並不感覺凌亂。

而且也能看出鄭帆死之前,沒有太多掙扎過的跡象,但這麼多木塊**胸膛,那讓人難以忍受的疼痛感。

鄭帆他怎麼可能不會掙扎?

若是他叫出聲,或者努力反抗,鬧出一些大的動靜,至少也會引起陳斌幾人的注意。

但昨晚卻很安靜,沒有任何響動。

這就很奇怪了……

隨後,蘇九晨又將目光落在,**鄭帆胸膛的木塊上,隱隱約約還能看見,似乎還有一塊破布的樣子。

蘇九晨也不嫌噁心,隨手扯着破布的一角,用力的往外拉扯,很快就露出破布的真面目。

似乎是塊破舊的桌布……

蘇九晨的腦中,直接開始回想昨晚的記憶,彷彿間他突然就回到了昨晚的客廳,而屋子裡的一切再次重現。

那時的鄭帆還活着。

他正在客廳里到處找能燒的木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