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蕭》[武蕭] - 第3章 在出校門,我給你卸了

回到家,正要上樓,紅色捲髮的女子就叫住蕭皖,「小丫頭,能陪姐姐嘮嘮嗑嗎?」

蕭皖看着女人,道:「好。」兩人坐在院子里的樹下,院子里現在沒有什麼人,大家幾乎都躺在家裡。

女人道:「我叫王梅,梅花的梅。」

蕭皖道:「我姓蕭,單名一個白字旁的皖。」

王梅道:「家哪裡的?」

蕭皖道:「你說老家還是常住地?」

王梅笑道:「老家吧。」

蕭皖道:「老家是商都的。」

王梅笑,「我這輩子都沒去過商都呢,那裡是什麼樣子的啊?」

蕭皖仰頭,看着擁擠的居民樓,道:「那裡很熱鬧,建築跟我們這裡差不多,那裡的建築都是中西合璧的混合建築,倒是別有一番風味呢,那裡的金融很繁華,人也很好。」

王梅笑,「我從小就生活在這裡,幾乎就沒出去過,不知道外面是什麼樣子的。」

蕭皖看着王梅失落的眼神,沒說什麼,良久王梅道:「你一個小姑娘在這裡,你父母放心?」

蕭皖笑,「我父母已經不在了,他們在我十歲的時候就不在了,我不知道這對我來說是否是一個劫,我……」

王梅扶上蕭皖的後背道:「你這麼多年都怎麼過來的呢?」

蕭皖笑,「我叔叔一直在照顧着我,但是我覺得自己不可以拖累他,就自己出來了。」

兩人聊了好久,漸漸的天快黑下來了,蕭皖笑,「我該去打工了,有時間再聊吧。」王梅含笑,沒想到一次談話竟然可以讓人記起往昔,可以讓人想起這麼多東西。

蕭皖來到曹叔叔的店裡,今天一天休息的斷斷續續的,好在是休息的大差不差的了。

曹大叔道:「來了呀,今天玩的怎麼樣啊?」

蕭皖想了想,笑道:「是個不錯的經歷。」

蕭皖照例忙到九點半,從下午五點開始,一共100塊,每隔一個月蕭皖就會把錢都交給師傅保管,因為她的年紀還不可以辦銀行卡,錢又不能放在家裡,所以這邊忙完,蕭皖就往酒吧去了。

今天的酒吧有些亂。

三個帶着匕首的人站在酒吧里,蕭皖看着段哥身上兩道刀傷,蕭皖扶住段哥,詢問道:「段哥,這什麼情況啊?」

段哥擦着嘴角的血,一群酒保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掛了彩,段哥道:「他們是操事的混混。」

蕭皖一看到段培身上的傷,身上的氣息就變了,蕭皖扶段哥坐下,轉身撿起吧台低下的棍,朝三個人走過去,三個人不以為然道:「小妹妹想幹什麼?」

蕭皖道:「是你們先傷人的。」

段哥攔道:「小皖……」

三個男人上來亦是拿起酒瓶子就砸過來,蕭皖拿起棍就夯!轉身一腳踢在男人的腰腹,蕭皖力氣很大,直接給男人踹到門口了,一旁看戲的都愣了。

蕭皖不急不慢的一人一腳,全都給踹門外去了,蕭皖拿着棍出去,一時間一個小女孩和三個男人就打成一團。

沒多時,男人順着鋼管將匕首劃開蕭皖的手,霎時皮肉就是血肉模糊,直滴血,路邊上的行人都屏住呼吸,棍脫手,蕭皖一邊避免刀再次刺向自己,一邊按住男人手中的刀,一扭刀一脫手,蕭皖搶過來就是隨手一扔射在牆上!潛入了一道淺淺的印子。

四個人來到酒吧門口就看到了,這一幕,蕭皖一腳直接給那個沒刀的男人踹到了路**!蕭皖撿起地上的棍子隨手一掄,直接狠狠的抽着另外一個男人的腿彎。

**從呂陽身旁跑過,男人跪地,蕭皖更是一腳,踹倒另外一個男的,手上的血和身上的血還在滴着,而另外三個都只是紅腫,並沒有任何刀傷,倒是蕭皖身上有好幾處刀傷。

**道:「放下手裡的東西。」蕭皖扔掉棍,段哥道:「小皖~」

蕭皖笑,「段哥,沒事,我不疼的,你回頭記得擦藥,我恐怕這兩天來不了了,對了我包里的東西給我師傅。」

段哥看着蕭皖和另外三個人被帶走,蕭皖看着四個人,眸中微閃,呂陽微皺眉頭想說些什麼,蕭皖笑,「不用說了。」

蕭皖跟着**來到**局,**叔叔先給蕭皖止血,**叔叔道:「可惜了,這麼漂亮的一雙手就要留疤了。」

蕭皖笑,「會消的。」

得知原委的**叔叔訓斥着四個人,蕭皖是未成年,**叔叔看了蕭皖的身份證,道:「蕭皖?這個名字我好像在哪見過。」

「王哥,你知不知道?」

王哥拿出檔案,翻了一圈,最後定格在一頁人物檔案上,震驚的看向蕭皖,蕭皖低着頭,看着手,並沒有看到**的反應。

**叔叔道:「小姑娘,你能跟我們去個地方嗎?」

蕭皖點了點頭,跟着**來到上級辦公室,**叔叔將身份證和檔案一同遞了上去,領導看了後,當即立馬打了電話。

「找到了。」

就三個字,對於蕭皖來說已經記不得這是什麼意思了。

良久,外面的聲音變得異常嘈雜,是機械槳的聲音。

啪一聲門被打開,衝進來一個一身軍裝的人,跑到蕭皖面前就是一陣查看,隨後緊緊抱住蕭皖道:「你跑哪去了?」

蕭皖有些怕怕的,但還是好想面前這個魁梧但卻英俊的中年男人:「蕭叔叔。」

……

四人看着酒吧里的人,段哥掛了暫停服務的休息牌子,呂陽道:「蕭皖她……」

段哥道:「她是孤兒,沒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別問了。」

四人呆了一會兒就走了,呂陽失魂落魄的,蘇味道:「我今早開始查的,家裡的人也用了,但是查不到關於蕭皖的任何信息,只有一些學籍信息,其他什麼都沒有。」

呂陽很想見蕭皖,想抱住她,想說她還有人可以擁抱。

一周的時間裏,呂陽每天都會往隔壁的高中學校跑,找人多番打聽後才找到魏娜星。

「娜星,外面有個帥哥找你。」

魏娜星以為是李希楊,之後才發現是呂陽,呂陽激動萬分道:「見到蕭皖了嗎?」

魏娜星道:「她已經好幾天沒來學校了,不過聽說有人正在給小皖辦理退學手續。」

呂陽整一大蒙圈,就要衝過去,最後被保安攔了下來。

魏娜星放學後就見呂陽在門口等着。

呂陽道:「你知道蕭皖的家嗎?」

魏娜星搖搖頭,楊紀道:「老四別喪氣啊!哥手底下有人,幫你打聽一下啊。」

就這樣經過一周的時間總算打聽到了,四個人跟着一個人找到地點,白天這條街更是顯得腌臢,呂陽不可置信的看着,眾人臉色都是不大好,走過小巷子,小巷子里稍不注意就會踩到屎,呂陽和其他人險些都要吐了。

呂陽道:「她住在這?」呂陽越看越不敢想,過了小巷子就是一棟又一棟擁擠的小樓,簡直就像是走進貧民窟一樣。

來到院前,看着毫無素質的男男女女,眾人看着進來四個白白凈凈的小帥哥,眼睛都花了。

一個穿着背心的女人道:「小帥哥是來找誰的啊?」

呂陽道:「這裡有叫蕭皖的女生嗎?」

眾人道:「你是找一個白白凈凈的小姑娘嗎?」

呂陽道:「是的,請問她住在這裡嗎?」

王梅走出來道:「你們是她什麼人?」

呂陽不知道他們之間的身份是什麼,開口道:「朋友。」

王梅道:「她已經不住這了,已經一周沒回來過了。」

呂陽眼神難言的失望,道:「能帶我到她房間看一下嗎?」

王梅看着呂陽,又看了看他身後的四個人,道:「你……擔心她?」

呂陽點頭道:「我想找到她,她還沒有給我答案呢。」

王梅似乎知道了,道:「跟我來。」

幾人跟着王梅,來到二樓的房間,王梅取下頭上的發卡,三兩下敲開了門鎖,呂陽怔怔的看着王梅,王梅推開門,「看吧。」

幾個人都不敢走進房間,門框就180,幾個大男生都得彎腰進去,裏面只有一張床其他什麼都沒有,簡單到呂陽都懷疑這是個空房子,幾件衣服規整的擺在一旁,整齊的很,房間的空氣也是有淡淡的清香,不同於外面的腥臭煙酒味。

呂陽表情難言的苦澀,道:「她真的住在這嗎?」

「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好,你很乾凈,我配不上你。」

蕭皖的這句話一直回蕩在呂陽的腦袋裡,幾人走出門,四個人都是沉默不語。

走在街頭,蕭皖和蕭叔叔下車後,走在街上,看着這條自己生活了快三年的街道,還真是有點不舍。

蕭皖道:「呂陽?」

呂陽抬眸就看到蕭皖一身素白的裙子,整個人都很溫暖,呂陽跑過去抱住蕭皖,蕭皖僵在原地,呂陽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