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子戲談》[武子戲談] - 第10章 落魄劍客(3)

李子楓退了學,一天在家倒也閑了下來,本想着和爹娘一起出海,但是他李晟卻死活不同意,無事可做的子楓或是四處逛逛,或是在家裡練練書法,那柄劍再也沒碰過。

武功荒廢了有些時日,他心裏頭也清楚現在的表現和原來的這身體的主人完全不一樣,但是也懶得復刻,自己到底是怎麼樣,就活成怎麼樣。

李子楓在陌生人眼裡看着也像個書香門第,就是衣服破舊了些,但總的來說氣質上就似一個秀才一般,旁人若是搭上話,也願意和他多聊幾句。

上輩子他武功登峰造極,內力也渾厚無比,那時雖說未曾沾染過鮮血,卻有一股子殺氣,蚊蟲近不得身,刀劍破不得膚,見了生人,只覺得他陰森森的,本能想和他遠離。

而現在這副身體雖然也有底子,但卻很是薄弱,他也沒有了精進的想法。

武技在他心中早是忘卻不了的記憶,此時雖用不出來卻想着這樣挺好。

這時的古朝百廢待興,經歷完戰亂,到處都還未安定,不過他們這海邊小鎮卻也無人叨擾。

戰爭時期的時候他們這裡就天高皇帝遠的,自給自足,就是徵兵走了不少人,現在回來的雖然沒幾個,不過大家都看開了,一天生活也算是如意。

李子楓常常坐在窗前,盯着外面海天一色,嗅着漁家氣息倒也不覺着難聞。

就這麼坐着有時就是一上午。

跟他一樣大的孩子旁邊人家也有不少,鄰里八鄉的就這麼些個人,房子都是沒有大門的,在自家院子便能看到那家孩子在幹什麼。

這個時代的李子楓有着不少玩伴,另幾戶人家都是普通老百姓,對武功可是一竅不通,這李子楓通過拼爹成功當上了孩子王。

跟他玩的也都是男孩子,他便教他們武功,一招一式倒也像模像樣。那些孩子們回了家有時便在自家院子里練了起來。

不懂發力,不懂技巧,孩子們只覺得帥氣的緊,便自己也琢磨着練起來,他們的爹娘也都是看個樂呵,覺着也挺有意思的。

現在的李子楓看着他們在自家院子里努力,再無那種孩子王的成就,滿眼都是乏味。

心死了,幹什麼都少三分力道。

李子楓有時候瞅着藍天白雲便莫名的傷感,他不知道自己來這古朝能做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義何在,現在也就剩下幫這個時代的「李子楓」照顧老了以後的爹娘吧。

呵呵,也是,上輩子沒爹沒媽的,這輩子好歹有兩個親人,就當是我報答了吧。

想起李晟和房燕珊深埋眼底的悲傷,李子楓也清楚這兩人是看穿了他拙劣的偽裝,只是接受不了那個現實。

他是行家,很多東西一看便知曉了,李晟和房燕珊兩人肩胛地方各自有着一個黑色的印記,那是紋過身洗掉的痕迹。

這兩人拇指粗於常人,腿部肌肉強健,指關節上全是厚繭,他們的過去,子楓便如此看出來了。

但是就像他們沒戳穿這個假的李子楓一樣,李子楓也不會提及一句他們的過去,有的事情就像沉積裝埋的腌菜一樣,隔得時間越久,掀開的時候就酸臭味就越重。

「如此也挺好。」他想。

那六月之後考試,是應了爹娘的希冀,入朝當官也是依着李晟房燕珊的意願,他們想讓「李子楓」成才、有出息,那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