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子戲談》[武子戲談] - 第2章 你方唱罷我登場(中)

和尚身上的傷,是被面前這個道人偷襲來的,為了護住老人,和尚單拳難敵雙手,處處施展不開,只得受了好幾處傷。

皮外傷倒是對他沒什麼影響,那道人陰險狡詐,偷襲的第一招就是內斂真氣的一掌,只拍到和尚後背,貫心而出,和尚金鐘護體勉強扛下,現在已然氣力竭盡了。

「你我無冤無仇,和尚也未曾招惹過你,道友你痛下殺手,因果孽障纏身,不怕遭報應?」

「笑話,你這禿驢倒是大言不慚,動了道家道兵,你死還好,若是挑起佛道相爭,這後果誰擔得起?」

「道友說笑了,你可曾親眼見過那道兵?哈哈……來,道友且幫老衲掌掌眼,你看這吃齋飯的缽,可是你那道兵?」

和尚解下背袋,取出一個破破爛爛的陶器,沿上還裂開好幾道口子。

「笑話,少拿你那碗來糊弄,莫不是把我當傻子不成?」

和尚心念稍動,這破缽在空中懸立,一縷縷善意、祥和的氣息逸散,金光浩渺,道人的心境甚至寧靜了不少。

「你少……」

「道友別急,且看這缽底刻印的字,你可認識?」

道人眼瞅着和尚面前的缽轉了一圈,缽底四個大字正對着他。

以氣刻字,筆走龍蛇,這四字就是道祖留下的真跡:

「極道陽兵!」

「弄虛作假,和尚你這手段倒是頗多,道兵是何樣子從未有人見過,且就算這是道兵,也是你那佛意故弄玄虛,騙不了我!今日你只有死路一條!」

「唉,如此說來,我這佛珠,也是一件道兵……」道人油鹽不進,鐵了心要殺和尚,和尚此刻才算是明白。既如此,那便……

「嗡!!!」

大呂洪鐘的聲音從四面響起,好似無數佛子念經修佛,善惡兩字在和尚臉上浮現,一半金光粲然一半黑氣縱橫。

和尚念念有詞,手中佛珠斷裂開來,顆顆碎裂。

道人也是絲毫不懼,軟劍舞出劍鳴立於前胸,一幅偌大水墨陰陽魚圖悄然浮現,緩緩流轉。

兩邊聲勢同樣驚人無比,卻見和尚眼中迸發出點點佛光:

「道友無須緊張,我這一生……不殺人。」

和尚說罷左手托起那滿是缺口的道兵,右手成掌壓下。

十幾顆佛珠被無形氣流帶動,那壓下的好似一座巍然大山,直衝沖奔着道兵而去。

道人一言不發,手中軟劍卻暗暗向下,真氣盡數輸送到陰陽魚圖之中,而後化為千鈞力道助和尚「化佛」!

「嘭……」微小的一聲碰撞傳出,頃刻間這一方天地被金光籠罩,根本不可睜眼。

道人瞬間被擊飛出去,臉上面具一寸寸龜裂化為灰燼,露出一副慈眉善目的面孔。

而道人腳邊那老人的屍體,也不知何時消失不見。

佛珠和缽撞擊的一剎,和尚看到老人的屍體消失不見,和尚也看到道人究竟是何長相。

「我這一生,也未曾……殺過人……」道人口中念念有詞。

「原來,如此……」

……

「王朝興衰,時代更迭,成王敗寇,浪子回頭……」

一襲黑袍,面容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