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子戲談》[武子戲談] - 第5章 臨走(下)

「咔嚓!」

早有準備,張雪如落地雖然摔得不輕,卻做出了側身的動作,險之又險的避開這一拳。

那人手關節碎裂,水泥地上也顯現數道裂紋,可想而知這一拳有多重。

未等張雪如起身,兩腳便踩了下來。

張雪如兩腳瞬間蹬地借力,靈活無比。手中甩棍抽向那踩空的腿時,對方卻也閃的及時。

翻身而起,反應迅速的她扭過迎面而來的拳頭,反手一甩棍敲上去。而身後好似長了眼睛,一腳踢到偷襲過來那隻腳的膝蓋,兩人近乎同時中招,沒有意外的失去了戰鬥力。

七八個人,轉眼間都不敢再上來,傷得不重,卻疼痛難忍,他們也沒有餘力去阻攔面前這母豹子了。

「你這不是擒拿格鬥,你這是形意,武林中人不問朝堂,你犯了忌了,就算你進了這門,也出不來!」

「與你何干,犯了罪就要受罰!且我未曾用功夫手段與你們交手,何談犯忌?」

看似堅不可摧的門就在眼前,張雪如運轉心法積聚內力,一年的時間,六個受害者,每每想到他們臉上絕望驚恐的表情,她就感到渾身被怒火點燃,這是對所有人的挑釁。

而此刻,證據就在門內,那個殺人犯,就窩藏在這裡。

強橫的氣息逸散,張雪如腿上蓄滿了力量,一腳便足以破壞掉這鐵門。

眼神中滿是憤怒,張雪如正準備一腳踢出——一道聲音便硬生生打斷了她。

「且——慢!」

厚牆邊不知何時出現一個老頭,戴着個墨鏡彎腰駝背,一身藍布粗袍,手中拄着拐杖不時的點幾下地面。

「可是那張雪如張警官?」

這老頭離門口二十多米遠,身子也看着孱弱,為何聲音如此洪亮,喊得在場所有人心中一震,就連張雪如聚好的氣也被喊散了。

「是我,你也是來擋我的?一大把年紀了做什麼不好……」

「一年前水龍王遊歷此城,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