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子戲談》[武子戲談] - 第6章 初顯崢嶸

古朝丁午年,坐落於蘇州南巷大街的一家客棧,此刻正人滿為患。

熱鬧繁華的大街上來往的行人絡繹不絕,嘈雜喧囂是大街再也熟悉不過的景象,百姓雖說並未富足奢侈,卻也不少衣食。

市井小販的吆喝和這家客棧里戲台的唱腔是這一條街上最獨特的風景,也是人們必不可少的「儀式感」。

這條街鄰近蘇州秦王府,廟堂和江湖在這裡只有一道牆的界限。

這幾十年官家治理得當,老天也給面子,國家發展蓬勃,百姓也安居樂業。

「小莫,去西口那邊張屠戶鋪子里買十斤肋條來,快點快點,戲唱了了客人吃的可不夠了。哦對了,你再去他們那隔壁買三捆蔥葉來,腳程放快啊。」

王府家長子學識淵博、知書達理,且練得一手好字,平安客棧檐上掛着的匾就是秦王兒子秦麟提的,不說好不好看,認得是人家這個身份。

本就生意紅火的「平安客棧」,從此更加一發不可收拾。裏面請的是搭台唱戲的戲班,掌柜的早些年是江湖渾人,積攢下來不少人脈,退隱了以後開了這間客棧,四方朋友便來討個喜,來往走動走動。

本想着安生歇息,卻不料自己那手藝是真的招人喜歡,國家安定,人民生活得到保障以後,自然而然的想着享受,這平安客棧就以實惠映入了蘇州百姓的眼帘,在秦王府也頗受歡迎。

此時時間正值正午,李掌柜忙得不可開交,趕緊叫人去買食材,廚房這些剩下的怕是撐不到半個鐘頭。

李掌柜乃是巾幗不讓鬚眉的一號人物,這人結交頗多,人善性格又好,早些年當了江湖渾人也是隨丈夫一起,卻不料江湖險惡,早早就讓她經歷人生中一大痛苦,她傷心不已,再無心爭鋒,這才開下這家客棧。

本來是落腳歇息順帶吃個飯的地方,生意紅火以後乾脆把鋪子擴大。後來又遇上一個戲班子,他們一看這地段好生意好,便和李掌柜合作,在此地賣藝生活。

搖了搖頭,李掌柜把雜念逐出腦海,生意最重要,忙活起來自己也有了動力。

忙裡忙外的,李掌柜抽空看了一眼大堂那戲檯子,那個瞎眼的先生翹着二兩腿,兩撇山羊鬍,口中唱詞不斷,手中拉着他那不知道多少年的二胡。

其餘幾位也都是專心致志,台上演的不知道又是哪個大將軍的故事,看的客人們如痴如醉。

飯菜可口,戲又唱的精彩,李掌柜的也心裏頭高興,這平安客棧不就寓意平安,平安盛世不就是她李掌柜後半生的追求嗎,哎呀,滿足了滿足了……

就是不知道讓小莫買的東西多久能送回來,還得抓緊處理呢。

「掌柜的!掌柜的!」肩上搭着一個白色汗巾,跑堂的小二從外頭進來,進門就嚷嚷着掌柜的在哪。

「廚房呢,有些忙不過來,掌柜的在裏面忙活呢,你幹什麼去了,還等你招呼客人呢……」

「掌柜的,呼…….掌柜的,這王府裡頭派人找我了,今兒個中午,還要咱們家飯菜,您看……」小二顧不上搭話,幾下跑進伙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