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子戲談》[武子戲談] - 第9章 落魄劍客(2)

「字子楓,也就是,李子楓。」

李晟看着自家孩子那張熟悉無比的臉,但是卻有着如此陌生的神情,子楓眼神里透露出來的成熟和落寞都不該屬於他這個年紀。

房燕珊是李子楓的娘,此時她正抱着高燒才退去不久的子楓落淚,生怕她這孩子就病死了。

房燕珊不管自家孩子覺沒覺醒宿慧,這都是她的親生骨肉,是她的孩子。養了十幾年,還能怎麼樣?

李晟雖然心裏也擔心的緊,但是看着子楓漠然的神情,一時間也只能呆愣在原地,腦中思緒紛飛,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們放心,爹,娘,我只是多了一份不屬於我的記憶,但我依然是你們的兒子,養育之恩永世不忘。」

「」他爹,你看看孩子多聽話懂事的,你倒是說兩句,杵在那和杆子一樣,你不認識你兒子了!?」

李晟把子楓眼中變化全都捕捉心底,他的孩子他最是了解,這孩子,已經變了一個人了。

「哈哈,子楓當然一直是我最驕傲的兒子。我說他病沒事就是沒事,這不好處就來了,兒子,你和爹說說,那劍客厲害不。」

「爹,那劍客練了一輩子劍沒出過一招,最後劍出鞘的時候,便被敵人幾招打敗了,實在不是什麼厲害角色。」

「不打緊不打緊,爹武功早就教不了你了,你自小就喜歡練武,這下有了這劍客的經驗,你在武學成就上可就了不得了,將來開個武館,成個門派,爹想想都開心吶。」

房燕珊本是一直不支持子楓練武的,江湖險惡,有着一技之長傍身便足夠了,習得武功少不了打打殺殺,一旦自家孩子遇到危險,他們可是一點辦法沒有。

但此刻,她也沒說什麼話,李晟的話就是一種試探,她看着那張和子楓一模一樣的臉,心裏頭比他爹還要明白,子楓的靈魂已經換人了。

「我現在不喜歡武功了,爹,我想跟您打魚。」

「啊?那哪成,你可得好好讀書,然後入朝當官,到時候咱家祖墳就冒青煙了。打魚哪來的風光,一天累死累活病還多,老了以後骨頭上全是病根……」

「也成,不過閑了我還是想和爹出海。」

「讀好書,這自然不是問題,哈哈……」

……

李子楓不是那個李子楓了,這個時代的李子楓高燒不退,已經入了地府,自己那個時代的李子楓也死了,不過那個李子楓死的是心。

相當於一輩子沒出過山門,作為現代人,他的世界只有一把劍和師父師妹,他未曾入世根本不懂現代人的活法,所有的知識,都是師父教的,所有的武功,都是自己練出來的。

現在到了這個不知道什麼朝代的地方,失去了劍,失去了師妹,也失去了一切。

李子楓一個人坐後院的樹上,看着遠處的落日發獃。

這個時代的李子楓有着十五年的記憶,包括了他的性格,他的想法,他的爹娘。

自己有什麼呢?什麼都沒有,這一生漫長,自己拿不動劍了,也沒有了向上之心,安穩過着日子,給李晟和房燕珊養老,自己再結婚傳宗接代,體驗一下正常人平凡的一生,這樣,應該挺好。

不想回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