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凡後,小祖宗她嬌寵了渡劫神君》[下凡後,小祖宗她嬌寵了渡劫神君] - 第5章 幼崽!想rua!

    「鏡啊,萬一,我是說萬一啊,生孩子的過程中出了差錯,會怎樣?」

    輪轉鏡堂堂一個神器,從混沌之處就誕生於天地之間,說句託大的話,連仙帝都得管它叫一句「祖宗」。

    如今被這膽大的貓精拖到了凡間不說,還問它、問它這種問題!天理何存?!

    神器可殺不可辱,輪轉鏡視死如歸,堅決不回答白阮阮這個愚蠢的問題!

    白阮阮倒也沒想着輪轉鏡能回答她一下,而是自顧自地說:「一般情況下我肯定不出手干涉神君的命數,但要是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就得另當別論了吧?」

    「不然神君沒辦法降生,這命數還怎麼應驗?」

    「我也是替你們星君府的工作擔憂啊,放心,我該出手時肯定出手,不會讓你們難做哈。」

    輪轉鏡:「……」

    乍一聽很有道理,但它總覺得哪裡不對的樣子……

    若是了解白阮阮的人,肯定能看出來她眼下有多緊張。

    以前在碧落宮,她還在裝小動物的時候,神君就已經能把她的心思猜出個七七八八。

    比如她不喜歡吃後山的婆羅果,雖然那東西無比珍貴,據說萬年只結一顆果子,吃一個就能增長一千年靈力,是三界夢寐以求的無上至寶。

    但白阮阮就吃不慣那個味道,嫌棄得不行,神君還偏要給她吃,一口氣拿了一堆放在她面前,纖細修長的手指點在她的額頭上,屏蔽了她的味覺。

    白阮阮至今還記得那人含着笑的聲音,他說:「嘗不到味道就不嫌棄了,乖乖吃完,我帶你出去玩。」

    到了最後白阮阮也沒吃完。

    雖然沒了味覺,但她心裏還記得那個味道啊,一想到在自己感受不到的情況下,嘴巴里全都是那種難以接受的氣味,白阮阮心裏就一陣不舒服。

    後來神君還是帶她出去玩了。

    即便她撒氣一般踩碎了好幾顆婆羅果,自顧自生了一場悶氣,在她自己都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的時候,神君那雙鎮守了整個天界的手,還是很輕柔地托起了她。

    白阮阮黑溜溜的眼睛裏泛起了一層霧氣,神君那麼好那麼好的人,竟然還需要下凡歷劫,辣雞天道,辣雞司命!

    還在天界收拾爛攤子的司命星君一口氣打了好幾個噴嚏,愁得頭髮都快白了。

    到了傍晚,負責接生的穩婆終於頂着一頭熱汗出了產房,懷裡還抱着一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小嬰兒。

    「恭喜老爺!小少爺很健康,足足有七斤呢!」

    「好好好!你們幾個趕緊叫馬車過來,把三十九少爺送到仙師府!」

    百里牧整個人鬆了一口氣,對自己剛出生這個孩子看都沒看一眼,想的全都是趕緊把他送去測仙骨。

    哪怕白阮阮早就知道神君這一世的父母沒一個好東西,還是忍不住氣得渾身發抖。

    她走上前一步,從穩婆手裡把小神君接了過來。

    「老爺,奴婢帶着少爺過去吧,剛出生的孩子會哭個不停,侍衛大哥們恐怕應付不了,到時候萬一惹得白髮仙人厭煩了……」

    「你說得對!那你就跟過去照顧好少爺,務必讓他安靜乖巧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