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恨晚:豪門老公找上門》[相愛恨晚:豪門老公找上門] - 第十章 情人坡的秘密

  這是時柒腦子裡的第一想法,身體快於腦子的操控第一時間沖了出去,像護小犢一般護着那盤菜。

  「小柒聽話,別跟客人搶東西,這次能趕走他們,全靠這位檀先生。」時柒之前和楊俊峰的對峙他們躲在門後面也都聽見看見了,對於檀沐寅這種智勇雙全的男人簡直是滿意至極。

  「小柒,這次分手了,不考慮再談一個了?」時柒的媽媽偷偷打量了一圈面前這個完美似神祗一般的男人,五官輪廓分明立體,猶如最嫻熟的工匠雕刻出來的至寶一樣。

  這種男人才是真正配得上女兒的真命天子。

  「媽,你誤會了,我跟他半毛錢關係都沒有,況且經歷了今天這件事情,我已經不想再戀愛了。」

  時柒深知是母親誤會了,連忙跳出來解釋,反觀對面悠閑吃菜的人,眼底笑意斑駁,分明是故意讓父母誤會的!

  「檀先生,要不要吃點大蒜漱漱口。」時柒氣不打一處來的從牙縫裡硬生生擠出這幾個字,然後在父母滿懷期待的目光下,

  夾起了一顆盈潤飽滿的大蒜放進檀沐寅的碗里。

  在時柒含情脈脈的目送下,檀沐寅優雅從容的夾起碗里那顆大蒜,塞進了口中,一口一口的嚼着,是不是還發出幾聲大蒜瓣裂開的脆響聲。

  「好吃嗎?」這句話從時柒艷唇中說出,帶上了幾分魅惑的色彩。

  男人冷眸滑過一絲笑意,圓潤修長的手指夾了一塊切得厚厚的薑片,那是放進去去腥的,木筷一送,嫩黃色的薑片被送進時柒的碗中。

  「嘗嘗,這個味道。」

  該死,時柒臉上掛着一抹虛假的笑意,暗地裡早就把檀沐寅罵了千八百遍了,你個狗日的,敢逼老娘吃生薑!

  「嘎嘣——」生薑咬下去一聲脆響,辛辣的汁水一下子浸入時柒的口腔,惹得時柒倒吸一口涼氣,硬生生的將生薑一頓亂嚼,吞咽了下去。

  一頓飯吃下來,兩人暗暗蓄力整垮對方,額間已經滲出了薄薄的薄汗。

  時柒眉目沉靜,口裡還在大口嚼着馬鈴薯牛肉里放置的香葉。

  二人已經吃了不少辛香料了。

  檀沐寅眼角一抽,悶哼一聲,渾身的戾氣緩緩升騰起來,很好,女人,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在家鄉遊玩了幾日,時柒已經想要回去了,要是誤了工說不定老闆把自己也給開了。

  檀沐寅卻偏要見識見識當地的特色——情人坡。

  按道理來說,這種地方本就不該他們兩個去的,況且這個地方之所以叫情人坡是因為四面被樹環繞着,形成了一個較為幽閉的環境,上面還有一個特別陡峭的坡,坐在坡下的四周,誰也看不到小情侶們在做什麼事情。

  故越來越多的小情侶喜歡來這個地方擠,還起了一個這麼瑪麗蘇的名字,聽起來就很蛋疼。

  時柒剛經歷了失戀等一系列的打擊,對於小情侶手牽手一起走的行為嗤之以鼻。

  倏地,時柒身子一輕,被檀沐寅的長臂一帶,整個人面對面的坐在了檀沐寅的腿上。

  時柒的臉蹭的一下紅到極致,小幅度的掙扎着想要從檀沐寅身上起身。

  「嘶……別動」檀沐寅臉色又沉了一些,時柒感受到胯下逐漸變硬的什物,心裏如小鹿亂撞般跳的很快,怔怔坐着一動也不敢動。

  「要不是這個地方偏僻,我真想把你就地吃了。」檀沐寅臉色緩和,魅惑的舔了舔嘴唇透露出一種危險曖昧的信號,手上的動作也開始不老實起來。

  「你再動的話我要叫了。」時柒隱忍着咬牙,理智漸漸支撐不住慢慢起反應的身子,明明從來不經人事,為何身體會變得這麼燥熱?

  檀沐寅一怔,狹長的冷眸微微地眯起,溫熱的氣息一下一下的噴洒在時柒光潔嫩滑的頸間。

  「你可以試試。」說著,時柒的肩膀上感覺到一陣酥**麻的疼癢感,檀沐寅竟然開始細密的啃咬自己的肩膀!

  時柒咬住下唇,努力憋着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響,要是這個時候叫出來了可真丟人丟大發了。

  「舒服嗎?」檀沐寅的吻隨着頸脖一路向上,啃咬過的地方像是被點了火一般疼癢無比,還留下了一排紅腫不堪的印子,做過的人都知道那是什麼。

  「唔……」時柒感覺身子里好像燃起了一把火焰,一下子把她的身體變得燥熱敏感,明明是被挑逗了,為什麼還會發出一聲這麼舒服的嚶嚀。

  「接下來——」檀沐寅低下頭,富有磁性且喑啞的聲音從時柒懷下響起,檀沐寅竟然公然將她的衣服朝上推了一把,圓潤溫熱的指尖在時柒的小腹上來回遊離。

  「啊……放手!」趁着僅存的一絲理智,時柒從檀沐寅的桎梏中逃離出來。

  「這就是你來情人坡的目的?」時柒將露出半邊肩膀的衣服塞回去,一邊笑意極寒。

  檀沐寅錯愕的失了會神,他當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