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恨晚:豪門老公找上門》[相愛恨晚:豪門老公找上門] - 第五章 有了決定

  當晚向公司請了假之後,時柒就訂了另一天去杭州古鎮的機票,打算去散散心。

  剛到古鎮的時候,她的確被古鎮的風景給吸引了一把,都說美景西湖皆出於杭,果真是不假的,只可惜來這旅遊的人太多,能玩的東西也不多,時柒唯一的收穫就是認識了女生。

  女生是個活力充沛的女孩,永遠都有說不完的話題,跟她在一起,時柒完全不用擔心寂寞。

  兩人時常去西湖橋上看看風景暢談人生,女生是個十九歲的女生。

  十九歲,是個愛做夢的年級,她比常人更愛做夢,只是,也比常人更懂得世態炎涼。

  「時柒時柒,我在書上看到了一句話,我特別喜歡。」

  走在大街上,女生突然蹦出來這麼一句,當時大街上正在放時下最流行的歌曲,環境有些抒情,時柒便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然後呢?」

  「書上說,其實沙漠和大海是相連的,只不過由於版塊移動,最後分開了而已,可是很多人不相信。就像很多人不相信,到頭來你竟然會選擇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離開。」

  聽到這段話,時柒一愣。

  女生卻又絮絮叨叨起來,「其實我覺得吧沒有什麼相信不相信的,會離開的終究會離開,不會離開的一定會堅守在身邊,感情是奇妙的,但是你得相信它。」

  是啊,感情是奇妙的,但是你得相信它。

  恍不覺然,這句話驀然地就刻在了她的心上。

  又和女生一起玩了兩天,她決定回去了,因為心裏有了答案。

  畢竟幾年的感情,哪能說放下就放下。

  離開的時候,女生送了時柒一本書,是張小嫻的,時柒默默收好後,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坐在火車上,時柒思索着回去要怎樣給楊俊峰一個驚喜,設想了無數個場景,可是直到回去了,才發現現實永遠比想像更讓人難以接受。

  一回到家,時柒用鑰匙打開門,一低頭髮現玄關處放了一雙陌生的女鞋,尖根式,時柒非常確定她沒有這雙鞋。

  疑惑間,隱隱約約的喘息嬌吟聲傳來,她的脊背一瞬間僵了。

  靜下來,她才發現木床吱吖搖晃的聲音是有多大多刺耳,才發現身體碰撞的聲音有多噁心,整個客廳靜悄悄,只有喘息聲在回蕩着,嘲笑她多麼愚蠢。

  時柒握緊了拳頭,突然發現好想笑,這就是幾年的感情,不過如此了。

  她僵着步子,想要進去將那兩個男女給拆開,想要看看他們坦露着是多麼噁心可笑。

  可沒走兩步,突然嘴上一緊,她被人捂住嘴巴拖到了對面的房子,那人還順勢關了門。

  時柒狠狠地掙扎着身體,可沒有任何作用,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人拖着進了另一個房子。

  直到關門聲響起,世界才再度恢復安靜,身後強有力的臂膀,以及男性專屬的氣息讓她心慌不已,她身後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男人?他想對自己幹什麼?

  無數個疑惑閃過,看着面前裝修簡單的陌生環境,時柒渾身輕顫着,未知的恐怖瞬間席捲了她所有的思緒。

  耳邊突然吹來一口熱氣,痒痒的,時柒渾身一僵。

  「噓,別怕,我是帶你來看好戲的。」

  男人磁性的聲音掠過耳畔,如一道驚雷,瞬間打醒了還在驚顫的時柒,

  這個聲音,有幾分熟悉。

  她劇烈的掙紮起來,對方卻將她箍得越緊。

  皺了皺眉,檀沐寅不耐煩的開口,「別動了。」

  他本就軍人出身,渾身的氣場大得足以令人顫抖,而此時一低喝,時柒直接就嚇得愣在原地。

  空氣好似瞬間僵凝,周圍越發安靜起來,身後的男人再度開口:「你別再鬧,我就放開你。」

  她立時點頭,看樣子他不想做什麼傷害自己的事情,而這種情況,只能妥協。

  見女人變得乖巧,檀沐寅這才放開了她。

  這個時候,時柒才看清捂住她嘴巴的人是誰。

  時柒訥訥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是他!

  「怎麼是你?」她不可置信的開口。

  經過上次的事情,她對眼前這個男人說不上是好感還是不好的印象,但是他給她一種危險的感覺,像盤踞在草叢後的毒蛇,隱秘而又致命。

  檀沐寅卻只是輕笑一聲,「怎麼,不行?」

  說完,他自顧自的坐到客廳里的沙發上,見時柒還不為所動,好笑的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緊張什麼,過來。」

  看了看周圍,她悄悄的將手伸向身後的門把,用力一擰,卻發現擰不動,她不相信的轉身,瘋狂的扭動着門把,卻發現怎麼也扭不動。

  檀沐寅卻只看笑話似的看着她的舉動,半晌才輕笑着說,「別費力了,你打不開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