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恨晚:豪門老公找上門》[相愛恨晚:豪門老公找上門] - 第九章 封殺楊俊峰

  「哈哈哈,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不過是時柒那個小賤人的姘頭,時柒小賤人呢,喊她出來,敢打老子我,我要把她賣進窯子里,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楊俊峰面目猙獰,恨意已經蒙上了他的大腦,特別是在看到眼前這個優秀的男人之後,一切都開始不正常了。

  「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報警吧。」說著,檀沐寅撥通了手機里的號碼,楊俊峰的臉色隨即大變,像只兇惡的野狼般撲上來想要奪走手機。

  檀沐寅側身一閃,靈巧的躲過他的襲擊,眸中的陰鷙更盛,這種男人就是找死!

  楊俊峰站起身來,檀沐寅長腿一掃,又將楊俊峰輕輕鬆鬆撂倒在地上,楊俊峰的父母在一旁狠狠指責道,

  「你居然打人!報警也好,等**收拾你!」

  檀沐寅冷笑一聲,帶着十足的嘲諷探下身去掐住楊俊峰粗壯的脖子,手腕上一用力,楊俊峰的臉上已是呈現豬肝色,連氣都喘的不均勻。

  「俊峰!!!」楊俊峰的父母在旁邊大聲的哭喊着,這時,時柒從外面走了進來。

  「你來的正好,那個小賤人,居然在外面勾引別的男人,你怎麼不去死!」楊海峰的媽媽湊上來像個潑婦罵街般指着時柒。

  「去死?」時柒眸色一冷,一記響亮的巴掌扇在楊母臉上,由於力度過大,楊母被震的連連退後好幾步,像只笨重的鴨子一樣摔在地上。

  「你還敢打人?」楊父揚起手來狠狠的扇回時柒一巴掌,卻被檀沐寅及時遏制住了。

  楊父的手被緊緊捏着,幾乎受不住控制的顫抖起來。

  「怎麼?就你能打人?」檀沐寅用力的甩手,將楊父用力的扔了出去,現在,盛氣凌人的一家三口都躺在地上,囂張氣焰全無。

  「時柒,你背着我出軌,憑什麼在這裡裝一副白蓮花的清純樣,怪不得當初林總沒得逞,原來是得了貴人相助啊。」楊俊峰清冷的聲音從地上傳來,時柒身子一僵,愣愣站在原地。

  她還是忘不了那種被人背叛的滋味,真的永生難忘。

  「楊俊峰我警告你,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講,做人要厚道一點,不然你這輩子,永遠別想找到真愛。」時柒的語氣從始至終保持平淡,話語間聽不出對楊俊峰的半點留戀。

  「怎麼?你出軌了還容不得別人說了?你以為找了個厲害的姘頭,自己就是公主了嗎?他遲早有一天也會拋棄你的,也不看看自己的樣子,人家憑什麼對你……」楊俊峰的話還未說完就被檀沐寅搶先一步的扼住了脖子。

  「還……來?」楊俊峰嗚嗚咽咽的從喉嚨里發出幾個單音節的聲音,腳上還在胡亂蹬着,想要掙扎着起身。

  「檀先生。」時柒衝上來叫住檀沐寅,只怕再這樣下去要出人命了,好歹父母都在裏面,要是看到楊俊峰就這樣被掐死了,他父母不會放過自己家的。

  檀沐寅眉頭緊鎖着,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的冷俊,幽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澤,濃密的眉,高挺的鼻,絕美的唇形,無一不在張揚着從容和優雅。

  「呃……」伴隨着楊俊峰的一聲低吼,檀沐寅白皙修長的手指倏地離開他的脖頸,時柒能清楚的看見楊俊峰脖子上的勒痕,隨着楊俊峰的呼吸逐漸紅腫起來。

  「我……我要告你!」楊俊峰憤然喘着粗氣,粗硬的黑髮下沾上了許多地上的灰塵,整個人看上去狼狽不堪。

  「哦?告我?」檀沐寅從口袋裡抽出一條絲綢質地的手帕,嫌棄似得擦了擦手指,像是挨碰到了什麼不好的東西。

  「你真當自己有此本事?」檀沐寅冷眸一動,薄厚適中的紅唇這時卻漾着令人目眩的笑意。

  「**馬上就要來了,我脖子上的勒痕還沒消掉,只要**一來我就說你襲擊我們,還把這裡給砸了,到時候就算你是大老闆又怎麼樣,難不成你還能逃掉刑法?」楊俊峰的話到給了檀沐寅一絲警醒,說到犯法的事情……

  檀沐寅從口袋拿出一隻錄音筆,手指輕輕摁在開關鍵上面,播放——

  「楊俊峰,你什麼意思?你到底下沒下藥?不是說了下好了葯,保管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保管會纏着我欲仙欲死的嗎?可是你他媽看看我的頭!」

  「不是,這我也不知道啊,照理說,我下的量足夠弄倒兩個女人了,就怕你到時候玩的不開心,可是誰知道時柒的身體那麼強硬。」

  「不知道?你一句就想要把這件事情掀過去?我告訴你。沒門兒!」

  「這…可是我當初真的下了足夠分量的葯,我也保證葯起了作用啊,後來……難道出了什麼意外?」

  嘀,錄音筆內的話戛然而止,時柒和楊俊峰的臉色接連變了變,哪怕是自己親耳聽到,親眼看到,再聽到一次他如此絕情的話,心裏還是不免動容。

  「怎麼樣?要告是嗎?」檀沐寅眉頭一挑,話語中多了幾分譏誚。

  「俊峰……你。」楊俊峰的父母聽到錄音後也紛紛睜大了眼睛震驚着,時柒冷笑,看來他也是沒告訴自己父母了。

  「不是我,這是他找來污衊我的,我沒說過這樣的話,時柒,你要相信我,一定是這個男人害我的,你要相信我。」楊俊峰慌張的從地上一個骨碌翻滾起身,用骯髒沾滿灰塵的手湊近時柒,想要抱住她。

  「到了這個份上,你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