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醫聖婿》[相醫聖婿] - 第7章李家受辱

李澤安面前那個體重接近兩百斤的黑衣馬仔倒飛而去,最後重重砸到地上,口吐鮮血,再起不能。

常生倏忽出現在李澤安面前,冷冷道:「要我請你過去,還是「請」你過去?李大少爺,你選一個吧?」

這個請和那個「請」肯定是不一樣的,李澤安心裏明白的很。

「姓常的,我警告你,我爺爺可是李……」李澤安色厲內荏地道。

常生懶得聽李澤安廢話,不等李澤安話說完,一腳踹向他膝蓋。

李澤安栽倒在地。

他的那些馬仔有心上前救主,卻被常生一個眼神嚇退。

前車之鑒還在那兒躺着不知是死是活,現在誰還敢做出頭鳥?

「你……」李澤安磕掉了一顆門牙,一說話,血就淙淙往外冒。模樣那叫一個凄慘。

現在別說給常生一個下馬威了,整個一顏面無存。

常生彎下腰來,拖死狗似的拽着李澤安的後衣領把他拖進陵園,逼着李澤安,跪在常家太祖的墓碑前。

「磕頭或是被我廢掉雙腿,你選一個。」常生立在常家太祖墓碑一側,沉聲開口。

「你敢!」李澤安紅了眼,尖着嗓子喊道:「我可是……」

常家陵園是常家僅有的建築,如果陵園都沒了,常家就真的從這個世界上被徹底的抹去了,陵園是常生的底線、逆鱗,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對它不敬。

常生不容他多說,徑直走到李澤安身前,按着他的腦袋,逼着他磕頭認錯。

一下,兩下,三下……

常生的力度一次比一次重,不消一會兒,李澤安的腦門上便就鮮血淋漓。

許久之後,常生滿意,他才鬆開了手。

李澤安脫力了,跪在地上直不起腰,可是巨大的恥辱引爆了李澤安。

李澤安那些馬仔陸陸續續走來,常生背着這他們,寒聲說道:「回去告訴你們的主子,要磕頭道歉就拿出點誠意,派這麼個狗東西來,算怎麼一回事。」

最後,常生厲聲怒吼:「給我滾!」

「姓常的,你給我等着,今天的恥辱,我李澤安必定讓你加倍償還。」

李澤安說得咬牙切齒,可常生給他的眼神,卻只有不屑。他彎下腰,繼續清理陵園裡的雜草。不多久,他耳旁又響起引擎的轟鳴。

他狠狠的攥緊拳頭。

李家,欺人太甚!

李家大宅。

李一凡將偏院書房的門反鎖,接着他鐵青着臉,坐在一張藤椅上,盯着一面空白的牆,一言不發。

在他身旁同樣有一張躺椅,躺椅上坐着一個渾身包紮的像木乃伊的青年男子。

那人,便是李澤安。

「爸,那個姓常的,欺人太甚了。」李澤安異常激動,要不是被繃帶捆着,早就張牙舞爪了,最近李一凡也在因常生煩惱。

他熬了多少年了,好不容易要把老祖宗給送走了,結果,這個姓常的一出現,又把老祖宗給救活了。

一山不容二虎,老祖宗不死,他李一凡什麼時候才能真正當家做主!

李一凡越想越氣,更可氣的是,他根本不敢把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