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今天哭了嗎?》[仙君今天哭了嗎?] - 校園文里的惡毒大小姐3

蘇呦站在原地,張望着漸行漸遠的汽車,眉宇間略帶憂愁,眼尾低垂,好不可憐。

站在身側的管家更是心軟,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就很容易情緒化,一時間管家有些埋怨少年的冷酷,害的他家大小姐難過。

可管家的心軟還持續不到三分鐘,幽幽開口的蘇呦嘆息道,「他身高剛好,可以幫我摘梨子的。」

管家:……:)

「大小姐,很晚了你該休息了。」

一腔真心餵了狗,管家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他催促着蘇呦回別墅,自己也要回去吃速心丸了。

回到卧室的蘇呦很快便洗漱完了,她躺在她豪華席夢思公主床上,整個人都在下陷,周圍都是她熟悉的清香。

很快就陷入了沉沉睡夢中,一夜好眠。

另一邊,大概凌晨多點,沈奚也到了家。

破舊的小區很黑,原本街邊還有路燈可以照明,但不知被哪家人偷走了,現在剩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幸好沈奚早已習慣摸黑回家,不至於在路上摔倒。

樓道上,沈奚也小心的邁開步子,他手裡提着從蘇呦家裡打包好的食物,準備帶回家留給那個女人吃。

雖然有百分百會被對方嫌棄,但起碼不至於讓對方一直餓着肚子。

沈奚輕輕轉動門把手,屋內一片漆黑,修長白皙的手在牆壁上一陣摸索,

「啪嗒——」

燈開了,雜亂不堪的客廳,堆着各色各樣的衣服,還有外賣包裝被隨意扔在了地上,幾包垃圾堆在原地。

「起來,吃點東西再睡。」

沈奚漠視的走到了沙發前,撥開茶几上的垃圾,將保溫桶放好,又去叫醒了躺在沙發上熟睡的女人。

「滾開,別煩我。」

女人皺着眉不耐煩的吼着,但還是強忍着睡意睜開眼,嫌棄的看了眼保溫桶里的飯菜,「怎麼只有這些?」

「沒錢。」

沈奚彎下腰開始打整地上的垃圾,他在自學炒股,可始終比不少女人花錢的速度,入手資金也很少。

「嘁,早知道就不嫁給你窮鬼爸了,當初追求我的可是位有錢有權的大少爺,真想狠狠抽自己一巴掌,放着好好的富太生活不要,跟你這短命窮鬼爸在一起。」

「早知道,我就答應了。」

女人的語氣里有惋惜有後悔,當初是春心萌動早就在生活的柴米油鹽里歸於平淡,她開始埋怨沒有出息的窮畫家。

這些年來,她都在後悔當初的決定,如果她能重新選擇,她一定要嫁入豪門當闊太太。

「我會有錢的。」

會賺很多錢,會努力讓你過上好日子,會把之前虧欠的都還給你,連帶着他的那一份,所以能不能不要一直想着離開。

昏暗燈光下看不清少年的神情,他聲音很輕卻格外清晰,像是一陣風就能吹散,「會好的。」

「會好?你看看我現在過成什麼樣子?名牌包包我又能有幾件?成天省吃儉用的生活,我真的要受不了了!」

「以前我還能和那些女人比,現在呢?她們都在看我笑話!都在嘲笑我嫁錯了人,過着這樣的窮日子!」

「放着好好的豪門不好,眼睛瞎了選這種窮鬼畫家,我真的受夠了!」

「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後悔!」

女人發瘋似的衝著沈奚吼道,話語譏諷,像把利刃狠狠扎進他的心裏。

等女人發泄完,沈奚也將家裡收拾的差不多了,他走進卧室,從抽屜里里拿出了攢了很久的錢,「卡里還有錢,省着點花。」

「這才對嘛,你跟你那窮鬼爸就不一樣,知道給你媽花錢。」

女人也正是沈奚的親媽,白柔。

白柔鬧了那麼久也無非就是要錢用,她曾經的家境不錯,也能夠她奢侈,加上白柔長的美艷愛慕者不少。

當初脫穎而出的二人,一個是溫文儒雅的畫家沈懷遠,對她關懷備至,照顧的體貼入微,滿足了白柔少女時期所有的美好幻想。

另一個則是富家公子哥,送禮物從不手軟,但人時常不在身邊。

那時白柔選了畫家,自認為金錢遠遠比不上純粹的愛,可十多年過去了,她後悔了。

「明天我就不回來了,你好好照顧自己。」

白柔對自己的親兒子說不愛是假,在沈懷遠還沒過世時,他們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可後面變了很多。

最開始白柔也想過為了兒子,一個人挺起這個家,可她沒有能力,一技之長也拿不上檯面,只能在外打工做點小活,卻根本不足以支撐整個家的開銷。

多方打聽到一個來錢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