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靈覺醒》[仙靈覺醒] - 第5章草率了啊

第五章草率了啊聖師!
法壇上,聽着群妖的稱呼,王多寶心中大定。
總算過關了!
他看了玄都、廣成子一眼。
講完了。
該回家吃飯了。
第一次講道,他完全不知道其中的流程,究竟是講完就結束,還是有個儀式啥的。
敵不動,我不動。
見王多寶默不作聲,玄都平淡的看了一眼,這才淡淡道:青丘傳道到此結束。」
王多寶聞言,心裏的石頭落了地。
接下來就是回去山洞,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以自己現在的身份,傳道是繞不開的話題,這才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要求不高。
下次講道不要兩眼一抹黑就行。
全靠忽悠實在是太刺激了。
聖師且慢。」
然而,就在他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突兀響起。
王多寶循聲望去,就見一頭全身毛髮黯淡,身形佝僂,看起來皮包骨頭的老狐越眾而出。
他心中一動。
想起之前狐族的舉動,暗道:這是要給我送童子了?
就見老狐恭敬跪伏在地上,凄聲道:青丘狐族大長老塗瑜斗膽,驚擾聖師尊駕,實是有難言之隱,還望聖師見諒。
老狐深知聖師今日講道已是天恩,本不該再多乞求,但吾青丘一脈功法殘缺,難登仙途,每至渡劫,總會中途隕落,仙路渺茫,縱有今日講道機緣,然以吾等淺薄資質,只怕也難悟其中真玄,故懇請聖師 賜下成仙之法。
吾青丘一脈願永奉上清,永尊截教,永拜聖師,世世稱仆,代代為奴。」
一旁,廣成子聞言,眼睛眯了眯,目光落到王多寶身上,露出看戲的表情。
剛來青丘的時候,族長塗桑就率領塗瑜、塗柏、塗瑜等幾位狐族長老,來拜訪過自己,聲稱願意獻上全族忠誠,求一份完整的功法。
當時他也很心動,可現實卻是,根本做不到!
洪荒的修行體系太繁雜了,不同種族之間身體構造千差萬別,想要替狐族完善功法,就相當於是給猴子編教材,根本不可能實現。
如今的洪荒,仙之下是沒有統一境界劃分的。
各族都是各練各的。
修鍊體系、境界劃分千奇百怪,有時候一個種族,都有十幾種不同的體系。
如採氣、煉體、內丹、外丹、融骨、奪脈、蠱術、魂術、器修、陣修、神通、戰技等等。
說白了就是嘗試。
它們也不知道那條道路最好,只能跟着感覺摸索。
這也是為什麼傳道,講的都是修心的經、或者神通術法一流,而非正統修行之法。
因為根本就沒有一種適合洪荒萬族一起修鍊的成仙法。
沒想到這些狐族還不死心,竟然想找多寶解決。
有意思!
王多寶一陣頭大。
完善功法?
我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是修行,你讓我幫你?
當然,這話不可能說出來。
雖說憑藉自己的『身份』,就算拒絕狐族也不敢怎麼樣,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要不然前身咋可能會死。
再加上,正好自己想了解一下這個世界的『修行』,看有沒有辦法恢復法力。
青丘的功法或許就是一個契機。
無中生有很難,可如果有了基礎,再觸類旁通,就容易多了。
想到這裡,他從容望向老狐,淡然道:汝狐族功法有何問題,可否誦出?」
是。
聖師,我狐族修行之法,講求采太**氣,化為本身真元,凝真而為液,煉液為丹,丹破結胎,以胎化神……」狐族大長老塗瑜沒有遲疑,口吐玄機,將一連串玄奧複雜的經文背誦出來。
它清楚,狐族的功法,對於聖人弟子而言不值一提,根本沒必要藏着掖着。
當然,對其他生靈還是要保密的。
龍漢一戰打的太凶,洪荒秩序崩碎,大部分仙隕落,殘存下來的,也都躲在角落裡舔舐傷口,致使傳承不存,修行功法變得極為珍貴。
哪怕殘缺不全,對其他生靈也有致命的吸引力。
是一個種族安身立命之本!
在塗瑜誦經的時候,塗桑等青丘群狐的尾巴都在發光,形成一道乳白色的光幕,將整個山頂籠罩,隔絕其他妖、獸。
王多寶聽的很認真。
相對於玄都、廣成子講的經,青丘狐族的功法要好理解的很多。
因為用的不是『神語』,而是平時交流的語言,只是有些字眼晦澀難懂,想來是指某些特殊的部位,或是器官,或是經絡,或是穴位。
王多寶將之暗暗記在心裏,仔細推敲。
塗瑜老狐在青丘狐族的地位極高,僅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