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囚》[仙囚] - 第十章:一擲五千靈石

舉牌小姐當真是欲哭無淚啊,要是再這樣下去,估計她會被黎璃直接打擊死的。不過幸好有人趕來救場了。

一陣推門的嘎吱聲響起,黎璃與舉牌小姐同時好奇的轉過頭來。兩人的表情剎那間凝固了。

陳塵邁步入門,依然是一身淡藍色的長衫,因為他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顏色的衣服,索性就選了一件與凌霄宗衣服差不多的換上。

重新洗漱後的他,白皙的臉蛋上帶點暈紅,臉頰俊俏兩鬢長飄而垂落齊肩,束髮的雜草被棄掉,換上了一根白色的綁帶緊緊扎住頭髮。一身長袍藍白相交,襯托出一股儒雅之氣,清新脫俗。讓人一看便會感覺此人做事乾淨利落不失風度。

黎璃心裏不免有些觸動了,小聲道:「沒想到,這傢伙洗乾淨之後還挺好看的嘛。」正值青春懵懂的她,第一次有了對異性的心動感。

「怎麼樣?我穿的還行吧?」來到黎璃身邊,陳塵隨意的側個身問道。

旁邊的舉牌小姐倒是看的痴了,她在此地作事也有好幾個年頭了,還從未見過如此俊朗的少年呢。心裏難免有些躁動了。情不自禁地開口道:「公子,穿的甚是合身呢。」

「真的嗎?」陳塵驚喜一問,舉牌小姐給予了一個肯定的眼神。

身後的黎璃卻是小眼不滿地瞪了舉牌小姐一下,示意着:他是我的,你休想有什麼想法!

面對黎璃挑釁的眼神那舉牌小姐只得無奈的收起自己諂媚的眼神,沒辦法誰讓她只是一個普通的下人呢。

「陳塵,你總算是來了,你要是再不來我都快睡著了。」早已站起的黎璃湊上前來,與陳塵對視一語。

陳塵心頭微動,心裏有種衝動,想要抬手去觸摸一下那張近在咫尺的精緻臉蛋,但還是控制住了道:「我這不是來了嗎。」隨後話鋒一轉,調頭看向場下的拍賣台上,問道:「現在拍賣到哪兒了?」

「啊!」黎璃突然想起來,這已經是第三件拍賣品,下一個開始就是藏劍谷名額的拍賣了。遙指那台上的上品靈藥道:「那是第三件拍賣品了,下一個就是我們想要的了。」陳塵聽完默默的點下頭,便把精神都聚焦到會場之上了。

黎璃順勢就站在陳塵身邊,安安靜靜宛若處子,若是她的娘親在這兒看到如此情形恐怕會嚇一跳吧。

看着眼前的一對佳人並肩而立似天作之合般完美。伺候在旁的舉牌小姐,心裏有苦澀也有祝福。不過她不清楚的是,這兩個人並非道侶呢。

台下的拍賣還在繼續……

「四千三百塊下品元石兩次,還有更高的嗎?」親柔而有穿透力的嗓音響起,台下許多人的臉上陰晴不定。暗暗道:若是再加價,即使是拿下了這一株靈草,那恐怕後面的名額也與自己無緣了。

大多數的人皆是左右為難,不好抉擇啊。

拍賣會台較遠之地,有個身穿白雲長袍的白須老者袖口綉了一種特有的祥雲紋路,身上還散發著淡淡的丹藥清香,由此可知這是一個長年煉丹之人。

他面色掙扎地看着台上的靈藥。此葯對他來說極為重要,他十分想得到呢,只是他的錢快不夠了。掙扎片刻後,狠狠一咬牙喊道:「四千五百塊!」,話一喊出緊張地盯着那草藥,祈禱着千萬不要再加價了。

「好,這位先生出價,abc 五百塊下品靈石了。請問還有更高的嗎?」

台下不少人都紛紛搖頭暗嘆,這顯然已經超出他們的預算了。

「四千五百塊下品靈石,一次。」

台下一片平靜已經無人再願意出加價了,反倒是上面的人來了興趣,在黎璃的解釋下,陳塵大致的了解了這件靈藥的用途與價值了,心裏也有些躍躍欲試,可惜囊中羞澀啊。

望着陳塵希冀的模樣,黎璃偏頭說道:「怎麼樣?想要嗎?」話語吐出落入陳塵耳中,他下意識的點點頭「嗯嗯」,隨後察覺不對勁又是搖頭又是擺手道:「不不不,不用了,這種東西太貴了。還是不要破費了。」雖然他修仙的時日不長,但在流浪之地的耳濡目染之下也是知道這靈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