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囚》[仙囚] - 第三章:從此修仙,斷凡塵

陳小子一聽,心中熱血沸騰,啪的砸了一下拳頭暗呼,二師兄霸氣啊。

「不過他實在是太煩了,我沒辦法只好讓他無限期地外出歷練去了!」老道撇撇嘴一臉嫌棄的表情。說是去歷練,其實就是讓易狂離凌霄宗遠點,別老是在家門口給自己找麻煩,哪兒涼快哪兒待着去。

「那二師兄現在在哪兒?」陳小子現在非常想見見這位霸道的師兄,連忙問其下落。

老道抬頭望望天想了一下。「現在估計是在南域的無法之地—大亂洲吧。那地方龍蛇混雜,幫派林立,強盜悍匪數不勝數。每天都在死人。可謂是烏煙瘴氣啊。」

「不過易狂那小子從小就喜歡與人爭鬥,拼殺。像那種混亂的地方反而更加適合他。用他的話來說,就是,越亂的地方,成長的越快。」

「那,從這裡出發,多久能到?!」陳小子還是不死心想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老道接下來的話則讓他徹底的放棄了。「修仙大陸五大區域。東南西北中。域與域之間各有天埑相隔,或海或山或絕境之地。在你未到結丹期之前的,我勸你最好不要去嘗試跨域!」老道又抬手揉了揉陳小子的腦袋,讓他別太偏執了。

陳小子似乎是懂了,喪氣的一點頭。老道不作他想,偏頭看了看,發現天色已晚。本想今天就教導陳小子的。現在又想想,還是算了吧,反正也不急於一時。

「徒兒你先回房早點休息吧。明天清晨再來找我。」老道吩咐着。陳小子隨即恭敬一拜。「徒兒告退!」轉身步入自己的房間去。

老道也回到自己的住處點起一爐清香,打坐調息。

吱吱!

夜深時,即使是在這修仙之地也還是能聽到那蟲鳴之聲。

密集的蟲鳴聲讓陳小子心情煩躁不安,難以入眠。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

此時的陳小子已經洗凈身體換上了師傅為自己準備的新衣,平躺於床上。

十五歲的他,臉龐略有俊俏,白皙透紅。一頭墨黑長發隨意的披散在身上,發端之上還隱隱可見那未乾的水珠。身上穿得一身藍白相間的長衫。師傅說這是凌霄宗的標準服裝。胸膛上刺有一柄雲中劍,說是真傳弟子的標識。

陳小子雙手交疊枕於頭下。平靜地看着房頂。月光透過窗戶,照射到他的臉上,配合他那一身淡藍色長衫,此情此景突顯出一股落漠而惆悵之感。

他睡不着。他在想,自己如果修仙的話會不會死呢?聽老乞丐說,修仙的世界裏沒有仁慈只有利益。我真的適合這樣的世界嗎!

從懷中緩緩地取出一本陳舊枯黃的薄薄草書來,上面歪歪扭扭的寫着『酒劍仙』三個字。這書是陳小子自己寫的。他以前在一茶樓下面乞討時,聽到裏面傳出朗朗的說書聲,附耳聽去。聽到是說書先生在說關於一個酒劍仙的修仙故事。

他聽的是津津有味,心生嚮往。也正是自那時就在他心中埋下了一顆渴望修仙的種子。

這書是他連續去茶樓蹲點一個月之久才聽寫下來的。不過這本書也就他能看懂了。因為他的字都是老乞丐教的,有許多都是不會寫,所以他就用奇怪的符號,或者圖案代替了。

翻開這猶如天書一般的《酒劍仙》,第一頁上面寫着歪斜的字畫著奇怪的符。內容大致是這樣的。

「自由的劍仙行走世間,所到之處,盪盡世間不平事,斬斷紅塵繁雜線…輕輕揮袖,來去匆匆…逍遙天地中,酒作曲劍作舟…」

靜靜地翻看了一會兒,陳小子才心滿意足地合上書,又小心放回懷中,還拍了拍胸懷確認一下。

將手重新枕回頭下,舔舔乾乾的嘴唇。心思有些複雜了。他現在既想修仙,卻又因為老乞丐的話,而害怕修仙。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了。

突然,想起書中酒劍仙常說的一句話來。「聽天意,盡人意,都不如順心意。」陳小子默默的閉上眼睛。口中喃喃自語,「順心意嗎?」思量了一下,卻是笑了,「我還是更喜歡隨緣哩!」

老道房中,一縷清香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