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囚》[仙囚] - 第六章:破境而出

厚厚的積雪之中模糊可知是一個人坐在那兒。

轉眼之間,一年的時間過去了,陳塵一動未動,封雲老道也在旁邊護了他一年。如果陳塵還是不醒,封雲也會一直陪下去的。

奇境狀態之中的陳塵從未間斷過對外界靈氣的吸收。若是有心人在這裡一定會發現,這座山峰之上的靈氣一直都比別處的要稀薄一些。就連花草樹木都比別處的略顯枯黃一些。

這一切,都是因為陳塵在天人合一的狀態下無意識地大肆吸收了天地靈氣。導致別的生物都無靈氣可以吸收了。這對於別的生物雖然是不公平的,可陳塵是受仙道眷顧之人,有強大的規則為他撐腰。也就不存在什麼公平不公平的了。

在長達一年的修行之中,陳塵體內的丹田裡,靈氣匯聚的水珠早已灌滿丹田空間,隨時都可以自浮空落下,匯聚靈氣之海。衝擊築基期!

初春的第一抹陽光照耀進凌霄宗內。山峰上的雪漸漸融化去。冰雪融水從陳塵的發端,順着臉頰滑落打**衣衫。

嘩!靈氣微微一震,封雲老道撣去了四周高聳的雪堆。露出一片空曠之地。

封雲老道緩緩睜開眼,向陳塵所在之地看了一眼,道:「還是沒醒嗎?不過似乎到突破的關口了啊。」心下一喜,他心知這種奇境狀態維持的越久對陳塵來說越好。

呼!轟!

嗯?封雲老道下意識地抬起頭仰望天空。發現剛才還好好的天氣突然間說變就變了,迅速烏雲密布,雷霆如龍在雲層之中翻滾不斷。黑色的大風刮過,吹的呼呼作響,咔!連粗壯的樹枝都折斷了幾根。頗有一番大場面的感覺。此來所謂者,正是奇境狀態中的陳塵。

老道站起身來眉宇一湊,抖出一隻手於指尖快速掐動。稍卜片刻,一頓!驚叫出聲:「風雷降,秘法創!」。表情無比的震驚。

他本來以為一悟築基就已經是很驚人了。但是萬萬沒想到,初出茅廬,剛修仙的陳塵,竟然是獨創出一篇秘法來了。

轟隆!

醞釀已久的雷霆蠢蠢欲動了,冒出蛇形的閃電對陳塵當頭劈下。連續擊了幾下都轟再周邊的岩石與泥土之中。碩大的石塊在閃電的攻擊下如同豆腐一般輕易的爆開了。

陳塵依然是靜閉雙眼,對外界發生的事,不聞不問就好像與自己無關一樣。

撫摸一下花白的鬍鬚,封雲老道樂呵呵的笑着,「這天劫也有為難的時候啊,身處天人合一的陳塵已經與天地相容,使得這天劫都無從下手了啊。呵呵…」

那四下如蛇般圍繞陳塵轟擊的閃電就像無頭蒼蠅一樣找不到目標。只能亂打一氣。其實也就是做做樣子而已,畢竟它與陳塵一樣,同屬於仙道規則的管轄範圍內,也算是自己人呢。所以它不可能會對陳塵下死手的。

此時在凌霄宗里也是引起了一點小轟動。秘處之地有不少的大人物動用元神之力摸索而來,想一窺究竟。

本來挺開心的封雲老道突然臉色一板陰沉了下來,低沉的聲音從口中迅速擴散開來:」我不管你們是誰,但最好別給我打什麼歪心思。不然,休怪我不講同宗情義!」聲音在山峰之上浩浩蕩蕩的傳開震懾人心。

比較弱勢一點的直接隱去元神之力唯唯諾諾的絲毫不敢停留。稍稍厲害一點的,也只是嗤之以鼻的哼了一聲默默離開。至於比封雲強的那些人,他們可不會被這一個小小的天劫擾亂了自己的修行。

凌霄宗另一處山峰之上,申鬼所居之處『鬼峰』,一個身形偉岸相貌堂堂的男子舞一杆子大氣霸道的長槍,虎虎生風。

這男子是申鬼找到的傳人,比陳塵稍大一歲子,叫『烈烽』,手上拿的是家族祖傳的『烽火霸王槍』。老鬼看重了他那以槍使火如臂使指的強盛天賦,所以收其做傳人。

鐺!槍桿戳地一立,烈烽停下抬頭,遙遙看向那風雷大動的雲峰之地。這時,申鬼神出鬼沒的出現在旁邊,烈烽臉上沒有什麼驚訝的樣子顯然是習以為常了。

「哦,瘋子的徒弟還真是鬧出了不小的動靜啊,估計這下要成為眾矢之的了吧?」申鬼桀桀一笑,還是那一副陰險狡詐的樣子沒有絲毫高手前輩的風範。

烈烽眯了眯眼。他聽申鬼說過陳塵,說那會是自己的一大勁敵。現在看到這番景象,心中鄙夷:這人還真是會嘩眾取寵啊。嘴角一撇,絲毫不將陳塵放在眼裡的樣子。

砰!腳下用力一跺,將插在泥土之中的烽火霸王槍震起,手探一把奪過,自天空舞出一個槍花,槍鋒一轉瞄準一塊岩石,面色一怒單手持槍,槍擊如雨般落下,口中怒斥:「槍落驚雷!」砰砰砰………

竟是連刺上百槍,直接把兩人合抱的岩石捅成了篩子前後通透。烈烽收槍斜指於地。陽光透過岩石一個個亮光點相連成了一個字。「戰!」

「好槍法,桀桀桀桀,不愧是我申鬼的傳人。」申鬼拍手大讚。烈烽看着通透的岩石口中喃喃自語:「這世界不需要那麼多人成仙!」

轟隆隆!天雷滾滾而動,封雲不着急,陳塵更不急。奇境之中呈現出的是另一番景象。

陳塵已經醒來半年了,但他在這如同原始森林一般的地方迷路了,他找不到出去的辦法,晃晃悠悠轉了半年左右。剛開始還是有意的去尋找出路,最後發現一直在原地打轉。隨後就放棄了,開始旅遊一般的四處閑逛。餓了就吃果子,渴了就喝溪水。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但他知道這一定是自己的機緣。因為體內的靈力一直在增長着從未間斷停止過。

拍了拍自己的小腹,感受着丹田之中已經是如同海浪一樣洶湧澎湃的靈力。陳塵一笑而坐。「是時候築基了!」

隨意的坐姿與天地卻是異常的契合,渾然天成一般。

四周不管是高聳入雲的樹木,還是低賤無力的小草皆向著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