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囚》[仙囚] - 第七章:緣起

仙界之地…

記錄仙界歷史的大道碑今日竟然顫抖了。

「師尊不好了,不好了。」

端坐虛空的老者,平淡一語:「都是仙君級別的人了,怎麼還這般毛毛躁躁?」

下方中年模樣的漢子立身一拜,急忙指着外面叫道:「師尊,外面的大道碑,出現異變了!」

「嗯!?」聽到仙界的聖物大道碑出現異變,老者立馬坐不住了。嘩!大袖一揮於虛空之中顯化出大道碑的影像。

此時的大道碑顫抖不止似乎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老者難得一見的眉頭一皺,心裏頓時有了許多不詳感覺。感覺仙界要變天了。

修仙界…

雲峰上空,風雷大劫漸漸消失不見。封雲老道凝視陳塵所在之地,自問一句:「塵兒估計要醒了吧?」

由於天劫激起的灰塵,在清風的吹撫下消散了,眼前的景象清明了起來。封雲老道定神一瞧,卻是嚇的差點把鬍子給扯斷了。因為山峰之上除他之外再無他人空空如也。

「我徒弟呢?」看着被天劫糟蹋後的空地,封雲老道一臉的發懵。陳塵不見了?

見過渡劫而死的,沒聽說過渡劫而沒的啊。頓時大驚失色,這徒弟他還沒怎麼教呢,咋就沒了呢?

正欲卜算一掐。抬起的手頓了一下,隨即一拍腦袋,恍然一叫:「唉呀!我怎麼把那個神通給忘了。」雙手一碰合成一個奇怪的形狀,雙目緊閉口中還念念有詞地說道着。

……

修仙大陸,『萬脈』北域區。

定風山脈

一條溪水邊上有個火堆,烘烤着一身破爛衣衫,有個渾身污穢的男子正站在水中清洗着身子。

俊俏白皙的臉龐破水而出,嘩啦啦!水珠似撒花一樣的散開,拍打在水面上。男子擰了擰濕潤的黑髮,感覺頭腦輕鬆了不少,隨意地扯了一根水草用來束髮。

踏水上岸,套上那身爛衣服坐在火邊烘烤着身子。

這人正是從凌霄宗憑空消失的陳塵本尊了。因為在天人合一的狀態下枯坐一年之久,在無數的風吹日晒之下衣服早就不堪重負了。

天人合一。他在最後突破的關頭身體徹底的融入天地之中了。後來就隨意的出現在了大陸上的某個地方了。

鬱悶的陳塵,蹲在火邊長嘆了一口氣。「哎,好不容易有個師傅了,現在又沒了,又要四處遊盪嘍!」嘴裏叼了根雜草含糊不清地嘀咕着。

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大腦中響起,「好徒兒有沒有想念為師啊?」。噗,陳塵嚇了一跳噴出了嘴裏的雜草。聽清楚是師傅的聲音,忍住了破口大罵的衝動,埋怨道:「師傅您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嗎?」

凌霄宗內的封雲呵呵一笑,「徒兒,為師現在是用傳音秘法『千里尋』,在和你交流。」一聽是修仙的秘法,陳塵頓時眼冒金光:「師傅,這個是不是現在就要傳給我啊?」即使是相隔十萬八千里,封雲也能感覺到此時的陳塵肯定是在眼巴巴的望着。

尷尬的乾咳一聲,打岔道:「這個秘法是有時間限制的,傳授什麼的等你回來再說吧。」陳塵一聽回去就傳他,立馬擺正臉色乖乖聽講。嗯嗯!

「徒兒為師剛才算了一下,你現在應該是在北域之地,離凌霄宗的所在的東域之地,相隔甚遠啊。」陳塵聞言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原來在不知不覺中他已經跨越了一域之地,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對你來說也未必是壞事哩,正好你可以藉此好好遊歷一下這修仙大陸。親身去感受那修仙的世界。下次回來的時候告訴為師,你為何而修仙!」陳塵默默的點頭,他也正有此意呢。

「不過你十年之後記得要趕回來。凌霄宗有個『真傳大比』之類的東西。需要你回來參加一下!」老道漫不經心地補充了一句。

「十年?不是等一下,師傅您是說我十年之後回去?還是說我回去需要十年?!」陳塵急忙訊問。

封雲猶豫了一下,「嗯~最好十年之後能趕回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