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囚》[仙囚] - 第九章:拍賣會開始

在護衛的帶領下,通過一條幽靜的走廊攀登上二樓,來到了一間貴賓室,從貴賓室的看台可以直接看到樓下整個拍賣大廳,視野開闊。

黎璃滿意的一愕首。護衛抱拳恭聲道:「兩位請稍等片刻,在下這就去請主管前來!」黎璃隨意地擺擺小手示意他快去。

那護衛見其示意,立馬小心的退出房間。

「陳塵,你覺得這怎麼樣?」黎璃轉頭看向他問道。陳塵抬頭看了看,略帶喜色道:「我覺得挺好的,很安靜呢,而且視野也很好,能看得很廣呢」。說著走至看台邊扶着圍欄探頭望去。發現下面已經有人漸漸步入會場入坐了。有成群結隊的,也有孤身一人的,或三兩成群。

各型各色的人來到這同一個地方。其最終目標只有一個。「藏劍谷名額!」

黎璃也來到看台邊上,順着陳塵的眼神向下看去。嘴角揚起一抹妖異的弧度,開口道:「呦,來了不少人啊?看來這次藏劍谷之旅一定會非常有趣的,嘻嘻。」

在兩人觀賞拍賣會場的時候,一個身穿灰袍胸口袖一呂字的老人輕推門而入。拱手朗聲道:「老朽,呂十三。見過兩位貴客!」

黎璃與陳塵聞言轉過身來,陳塵連忙搖手道:「那個呂老,您搞錯了,我不是,她才是呢!」說著還用手指了指旁邊的黎璃。

呂老呵呵一笑道:「能來貴賓室的,對我來說都是貴客。小兄弟不必緊張。」

黎璃可沒陳塵那麼見外,只接開門見山說道:「我想知道關於『藏劍谷名額』的拍賣詳細事宜,不知能不能告訴我呢?」呂老依舊是面帶笑容,左手虛張抬起道:「當然可以,這是金龍令牌的特權。」

陳塵眼神一頓,心道:沒想到還有這種便利啊。

呂老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雙手一攏娓娓道來:「我們拍賣行會將那五十個名額分三天來拍賣。今日十個名額,明日十五,後日二十五。今日拍賣共五次,一次兩個名額。起拍價皆是一千下品靈石。拍賣時間,是在第三件物品拍賣之後開拍……」呂老仔細地講解了所有有關拍賣藏劍谷名額的細節。

同時在講解的過程中他也反覆地觀察着兩人,破衣服的陳塵並沒有引起他的在意。畢竟陳塵只是個築基初期的入門修士而已。倒是黎璃讓他大大的驚訝了一下。骨齡十五的黎璃竟然已經達到靈動中期的修為,看她的靈氣波動似乎是最近剛剛突破到中期的。如此天賦比之三大宗門的真傳弟子也是不遑多讓了。

呂老心想:此女竟然能拿出金龍令牌來,而且其修為天賦皆是極佳。想必應該是某個隱世家族或者神秘宗門的遊歷弟子吧!

「喂喂喂,呂總管回神啦!」見呂老突然停住發愣,黎璃不滿地呼喊。

呂老身子一顫,不好意思地笑道:「抱歉抱歉,是老朽失禮了!」拱手相讓道:「具體的細節也就只有這些了,請問還有什麼需要老朽幫忙的嗎?若沒有老朽就先行退下了。」

黎璃正欲開口送客,陳塵突然想起一事來,開口道:「不知道,你們這兒買不買衣服啊?」指着自己身上的破衣尷尬一笑。黎璃一瞧也是發覺需要給陳塵換身行頭了,不然穿這身去藏劍谷,一定會被認為是對三大勢力的挑釁的。

「對對對,幫他換件好看的,畢竟我們是要去藏劍谷與三大勢力奪寶,可不能落了面子輸了陣勢。」黎璃義正言辭的說道。陳塵卻一臉汗顏,心道:我們是去奪寶沒錯,可你怎麼說的就像是去比美一樣呢?

就他這築基初期的修為,去給人塞牙縫都怕是不夠呢。

呂老聞言一笑:「呵呵,這位小姐放心,我一定會給這位公子打扮的瀟瀟洒灑的。」同時眼神還不懷好意的瞥了一下陳塵。陳塵被看的心裏一陣發麻。心道:呂老怕不是有什麼心理缺陷吧?一想到這兒身子就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

罪魁禍首的黎璃沒有發現兩人的異樣,只是抱拳笑語:「那就拜託呂老嘍!」

「應該的。」又面向陳塵說道:「來公子,請吧!」偏過頭抬手示意了一下。陳塵悄悄在心裏給自己打了個氣:去就去誰怕誰啊。

「黎璃,等我,我馬上就回來了」還不忘與黎璃打了個招呼。

「不就去換個衣服嗎?哪來那麼多廢話呀?!」黎璃白眼一翻。

額…吃了一記閉門羹的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