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倒追:便宜丈母娘逼我搞科研》[校花倒追:便宜丈母娘逼我搞科研] - 第8章 現在技校生都這麼牛逼?

這位研究員沒來由的一頓懟,頓時讓在場的其他人都有點尷尬。

林如畫當時小臉就一寒,張嘴就打算噴回去。

然而還沒等她出聲,陳傾城已經開口了。

「張工,咱們科學家講究用事實說話。」

「徐如龍的方案你連看都沒看,怎麼就知道人家說的不對了?」

她看向禿頂男,臉色非常不好。

「另外,這個方案我是看過的。你這麼說,意思就是我狗屁不懂嘍?」

說到最後一句話,她的音量已經提高了好幾度。

一個寡婦帶着兩個孩子,十幾年把他們拉扯大。

可想而知陳傾城的性格絕對不是那種溫婉內向的。

她這一發火,禿頂男當時就有點慫了。

「小陳,你又開始無理取鬧了。」

雖然嘴上依舊不肯示弱,但是說完這句話之後卻後退了兩步、不再搭理陳傾城。

「哼!」

看到他退開,陳傾城這才冷哼了一聲、暫時放過了他。

「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吵了。」

而這個時候,幾人之中看起來年紀最大的研究員才終於找到機會說話。

「咱們去會議室,讓小徐好好給咱們說一說他的方案。」

「大家都是能源方面的專家,一聽就知道到底可不可行了。」

徐如龍聞言看了一眼陳傾城,後者則輕輕點了點頭。

於是一行人這才來到了已經準備好的會議室。

幾人分別落座以後,徐如龍也不怯場、主動站到了白板旁邊。

「好了,首先感謝各位研究員願意抽時間出來。」

「咱們廢話也不多說,現在就開始。」

徐如龍非常明白。

想要讓夏科院把他弄進夏朝科技大學,那就必須得拿點真東西出來。

不然人家憑啥要這麼做?

「納米線電池的基本原理,在座的諸位都非常清楚。」

然而他剛開了個場,下面的禿頭男已經不耐煩了起來。

「能不能少說點廢話?」

「你以為我們這些夏科院研究員的時間和你的一樣不值錢?」

「你要是說不出的什麼有用的,就趁早坦白。」

「浪費我們的時間,就是在浪費國家最寶貴的資源!」

嘖!

這一次,徐如龍終於忍不住了。

這狗東西,特么的有點蹬鼻子上臉了啊?

「這位老哥,如果你的時間這麼寶貴的話,那確實不應該浪費。」

他冷笑一聲,直接看向了禿頭男。

「我給你提一個小小的建議。」

說著,他伸手指了指會議室的大門。

「看到了嗎?那個叫做門。」

「從門裏面走出去,就可以離開這裡。然後你就可以該幹嘛幹嘛,不用在這浪費時間了。」

這話一出,禿頭男臉色頓時就是一變。

雖然徐如龍的話里並沒有任何的髒字,但是核心意思已經表達得非常明白了。

簡單總結一下。

就是愛聽聽,不聽滾!

再濃縮一下。

就是滾!

禿頭男被一個技校還沒畢業的小孩罵了一頓,當時就炸毛了。

「你這個小孩,怎麼說話呢?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說著,他忽然轉向年紀最大的那名研究員。

「老李,你看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