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農女》[小農女] - 第9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雞

蘇夢珂本來以為陸悟會說些「必不敢忘恩負義」的話,結果他聽完後沒有任何表示,開始吃第二碗餃子和第三張餅。

蘇夢珂撇撇嘴,繼續啃她的雞爪子。

夜幕降臨,蘇夢珂把床讓給陸悟,自己在堅硬的炕上硌得渾身疼,翻來覆去睡不着。

陸悟也沒睡,從他的呼吸聲中蘇夢珂就可以判斷。

「陸悟,」蘇夢珂喊了他一聲,「你睡著了嗎?」

「沒有。」

「冷不冷?」

臨睡之前他已經退了燒,但是蘇夢珂害怕還會有反覆。

陸悟說:「不冷,不難受了,被子給你。」

他在黑暗中彷彿也能視物,一床被子被準確地扔到了蘇夢珂身上,把她結結實實蓋起來。

這也是她唯一一床被子。

秋天的夜裡還是寒涼,蘇夢珂想想道:「那你把褥子扯起來,鋪一半蓋一半。」

陸悟「嗯」了一聲。

被子給了她,那些彷彿她身上帶着的淡淡葯香也散去不少,讓他悵然若失。

這種前所未有的感覺,讓他覺得新奇而茫然。

兩人都睡不着,蘇夢珂道:「咱們來講鬼故事吧。」

從前大學宿舍里,幾個人晚上經常講鬼故事嚇唬彼此,前世的記憶漸漸遠去,蘇夢珂固執地想抓住什麼,卻什麼也抓不到。

她自己在的時候,根本不敢往那方面想的。但是現在她屋子裡睡着個高大的男人,即使身有殘疾,仍然讓她倍感安心。

「我沒聽過,不會講。」陸悟道。

蘇夢珂翻了個白眼,忽然變了話題:「陸悟,你從前是武將吧。」

陸悟一驚,隨即「嗯」了一聲。

「看你筋骨就像,而且你虎口、掌心皆有硬繭。」蘇夢珂得意地道。

雖然握筆也有繭子,但那不一樣。程宣的手,也握劍,但是很少,所以他的手很白皙,手指修長,骨節分明。而陸悟的手掌很大很硬,泛着健康的血色,指節也更粗,硬朗有力。

這個男人,每個細節上都透着硬朗之氣。

陸悟以為她會繼續說,但是蘇夢珂卻把話題又轉回去,開始給他講《倩女幽魂》。

講到控制小倩的樹精姥姥時,她故意發出怪笑,結果陸悟沒嚇到,她自己被自己嚇得毛骨悚然,上下牙都開始打仗,艱難地講完了故事。

「不說了,不說了,我要睡了。」蘇夢珂沒出息地用被子捂住頭。

結果她做了一夜噩夢,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蔫蔫的,懊悔道:「再也不說這些了。」

陸悟卻道:「鬼也好,妖也罷,都有善惡之分。人心險惡,又有什麼資格去嘲笑排擠鬼妖?」

蘇夢珂訝然,他竟然有這樣的覺悟,不覺得人鬼殊途,孺子可教。

「就是。」她附和着道,又打了個哈欠,「我把剩下的餃子和餅熱一下,將就着吃。今天是初五,鎮上趕集,我去賣草藥,再買些東西回來。」

她在陸悟的灼灼目光中,從椅子腿里掏出了一個五兩的小銀錠,狡黠道:「我藏錢的本事一流。」

只是可惜了,她從程家出來的時候,一文錢也沒帶出來。

不過沒帶出來也好,從此路歸路,橋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