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世界任我穿越》[小說世界任我穿越] - 第1章 我叫高首

我叫高首。

今年三十歲。

他們都說我是個狠人。

微信群里發紅包,我能忍住不搶。

快遞包裹拿到手,我能忍住不拆。

吃飯睡覺上廁所,我能不看手機。

王者榮耀十連跪,我能不摔手機。

大胸美女穿的少,我能…我能…我能目不斜視、目不轉睛、目光之所及都是……

(✪▽✪)

我看見~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

咦?怎麼好端端地唱了起來?

此情此景,我想吟詩一首~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好詩好詩~~~

蘇東坡同志,不愧是大文學家!

對美好的事物,總是有着獨到的見解!

666~

晚輩高首,也只有在YY的時候,才能體會到蘇東坡同志登峰造極的文學造詣,才能領悟到此詩中蘊含的人生哲理和生活真諦。

可是,人不能總是活在YY中,靈魂一回到現實,滿目皆是瘡痍。

想我高某人來這人世間混了三十年了,平平庸庸,碌碌無為。

六歲那年以優秀畢業生的身份從幼兒園畢業,走上人生巔峰!

第二年還以優秀校友的身份回母校,準確的說是母園,參加了一場「如何學好阿波呲的鵝佛歌」的主題演講,收穫一眾小學妹們的芳心,那是我人生的高光時刻!

然而,也就是從那刻開始,我的人生彷彿遭遇了滑鐵盧,開始走下坡路。

一年級尚且跟得上,二年級開始便漸漸地力不從心了,三年級就激流勇退了,四年級的課本對我而言宛如天書,到了五年級,我便成為了老師們時常掛在嘴邊的極個別同學。

每當上課鈴一響,便立覺困意上頭,頭腦稀昏,昏昏欲睡,睡眼惺忪。

而當下課鈴一響,又立刻睡意全無,無比開心,心花怒放,放浪形骸。

隨着成績的下滑,我的座位也是逐漸從第一排調到了最後一排,成為了班上的拖把管理員。

多虧國家的九年義務教育制度,我獲得了到初中深造的機會。

然而,初中三年還是渾渾噩噩中渡過了。至於學到了什麼知識,現在回想起來,也就記得一句詩了。

詩的名字早已淡忘,究竟是哪位大作家的作品也不得而知,只是依稀記得其中兩句,彷彿是經常吟唱以至於刻在了腦子裡,那便是:

奇變偶不變,符號看象限。

最痛苦的莫過於高中三年了,每天都活在煎熬中,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

想想不禁覺得自己好偉大。

淚目!

由於成績差,索性就報考了家門口的大專。

在那所默默無聞的大專里浪了三年,二十三歲畢業,步入社會,成為打工人。一腔熱血投入工作,忙前忙後,東奔西走。

本以為終於能夠支愣起來了,可拿到手只有1000塊錢的實習工資,直接掐滅了我心中那本就忽明忽暗的夢想小火苗,讓我覺得如墜冰窟。

我跑去找老闆理論,可是老闆告訴我,本科畢業的小強在這也就一千五。

我不服。

「那小明怎麼有abc 呢?還有五險一金!」

老闆點了根華子,悠然地吐了口煙圈,道:「小明是985名牌大學畢業,業務能力強,不管是PPT、PTT、TPP還TTP,啥都會,你呢?」

我沉默了。

老闆厲聲喝道:「外面本科生一抓一大把,要不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我都不可能招你一個大專生進我公司。想乾乾,不想干滾!」

「老闆,我錯了!」

我灰溜溜地逃離了老闆的辦公室,走在回家的路上,兩眼空洞,感覺看不到希望。

可苦逼生活還是得繼續。

現在再後悔沒有好好讀書,也沒有用了。

獎勵了自己一包辣條之後,收拾心情,重新上路。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

我不得不向生活低頭。

三年後,小明當上了部門主任,小強當上了小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