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我打的不是人》[小說:我打的不是人] - 第2章

沒想到,初入凡間,居然被一隻老鼠算計了。
這隻花栗鼠叫華田,身體原本的主人叫張順治,十年前病死了,華田曾經落入陷井,被撲鼠器殘害,是一個叫黃敏君的凡人女子救了他,於是在黃敏君兒子死後,華田溜進張順治的身體報恩。
如今黃敏君肉身已死,魂魄離體,要是去參加葬禮,讓她發現兒子的身體裏面住着的是一隻花栗鼠,還不迴光返照,起來掐死他。
華田不想黃敏君痛苦,於是千方百計不去參加葬禮,兒子沒有去送她最後一程,雖然有遺憾,但是記得自己與兒子十年的相處時光,至少是快樂的。
華田被打了也不惱,起身擦去臉上血跡,攬過姚元上神的肩膀:「姚哥,這次你幫了我,以後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我一定肝腦塗地,絕不後退。」
姚元上神看着華田胸前的繃帶,哼了一聲:「你也是天界記錄在案的鼠仙,為了凡人,把自己混成這樣,你可真出息。」
華田笑了一聲,倆人如今境遇明明差不了多少:「還說我,那你呢,堂堂姚元上神,為了躲東海太子,逃到下界。」
「我只是出來散心。」
嘴硬。
華田上下打量她,姚元上神穿着一件有些發黃的白色T恤,上面映着一隻棕色小熊,撘配一條因為洗得太多次,已經有些褪色的牛仔褲。
默默放開手,有些嫌棄道:「哥,你說你找身體就找身體,找一個好一點的,家境殷實一點的,怎麼找這麼一個小妹妹,你知道嗎?
你現在臉上就差寫着兩個字,落魄。」
我看了看自己這具身體,又聞了聞,沒有難聞的氣味,已經很好了,知道找一具熱乎的屍體有多難嗎?
要飯的還嫌飯餿。
「下界的時候,附近最新鮮的了。」
華田眯着眼,笑嘻嘻問道:「你缺錢吧,要不要借一點給你。」
我斜乜他:「你是不是還想挨一頓揍。」
瞧不起誰呢,這個女孩雖然看着落魄了一點,臨死的時候,還是給她留了一間十平米的房子,一輛破單車和兩份工作。
華田聽說要打他,捂着胸口:「這還疼呢。」
我眼射寒光:「少來,你可是鼠仙,一根人類肋骨而已,撐到醫院才癒合不容易吧。」
華田嘿嘿笑,也不裝了:「確實挺不容易的。」
他問道:「姚哥,那你

猜你喜歡